返回
第482章 他喜欢
首页
更新于 22-11-26 23:17:04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付阮从封醒那离开,直接去了蒋承霖家,路上等红绿灯,她侧头看到临街有家花店,店面不算大,但是落地窗后一大桶红色的玫瑰花,付阮不是喜欢花的人,可莫名的,她觉得蒋承霖会喜欢。

想买花给蒋承霖,这是付阮脑中一瞬得出的结论,车上除了她之外,都是付长康身边的贴身保镖,她去了哪,见了谁,买了什么东西,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监控。

收回视线,算了,她懒得麻烦。

十分钟后,伴随着门上的清脆铃声,付阮推开花店房门,圣诞节一过,玫瑰立马变成滞销货,老板在柜台里看爱情片,正为别人的爱情流眼泪,听到声音,扭头道:“您好,需要什么花?”

付阮径直站在银色的铁皮桶面前,“这个。”

老板笑着道:“这是国外来的空运玫瑰,正常卖二十一支,节都过了,给您十五块钱一支吧,您要几支?”

付阮看着一堆挺好看的,淡定说:“都包起来吧。”

老板没成想还来个大户,意外地看了看桶,“都要吗?这里面估计有一百多支。”

付阮:“嗯。”

老板喜上眉梢:“您是送男朋友还是送谁?我给您准备包装。”

付阮:“男朋友。”

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精致女人,不看新闻,不认识付阮,只笑着夸她:“你男朋友上哪儿找你这么个大美女,还给他买花儿,今天他生日?”

店里很温暖,隐隐掺着各种花的花香,付阮在跟封醒聊完心里话后,没有意料中的痛心疾首,反而意外地平静,一如她从前都不会买花给蒋承霖,但是今天,突然就想了。

她没必要因为任何人的监视而远离蒋承霖,如果付长康真的不想让她跟蒋承霖走近,她反而更要跟他近,他们越近,有些人就越慌,慌才会有所作为。

当然,这些都不是付阮走进花店的主要原因,她想进来,理由只有一个。

“不是生日,他喜欢浪漫。”

付阮说完,老板都惊着了,看付阮的眼神,像是在说,哪来的田螺姑娘,还倍儿有钱。

老板想给付阮弄个精致包装,付阮说不用,主要懒得等,老板当着付阮的面数玫瑰,一共一百四十四支。

“您不要包装,我就收一百三十支的钱,您看店里还有什么喜欢的花,我送您一些。”

付阮刚要拒绝,余光瞥见角落处的一小扎郁金香,只有五六个花苞,浅浅的粉色,要不是看到透明花瓶里的水,看起来像是假花。

付阮问:“老板,郁金香怎么卖?”

老板顺势看去,大方道:“就剩这么几支了,我给您包好,不要钱,送给您。”

一百四十四支玫瑰,捆在一起,用暗黄色的英文报纸包着,足有一人怀抱那么粗,郁金香用透明包装袋裹着,精致又小巧,老板帮付阮开门,门外保镖迎上前要接,付阮左臂搂着玫瑰,右手拿着郁金香,哪样都没递出去。

上车,到地方天已经黑了,付阮抱着花站在门口,算上凌晨出去买药的那次,这是她第三次站在这里,可莫名的,她会觉得这是熟悉的地方,甚至有种家的感觉。

按下门铃,付阮等着‘家’里人开门,没多久,防盗门打开,门内门外,四目相对,皆是意外。

付阮意外的是,突然在蒋承霖家里看到乔旌南;

乔旌南意外的是,在付阮怀里看到玫瑰花,还是这么大一捧,他合理怀疑,正常女人是没办法抱动的,更何况还是单手。

互相愣了能有三秒钟,乔旌南马上伸手去接花,付阮松手,乔旌南胳膊瞬间往下一坠,真的好沉。

付阮:“蒋承霖呢?”

乔旌南:“跟全真在厨房做饭。”

付阮往里走,刚到厨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今天我就让你小刀喇屁股,开开眼。”是沈全真。

紧接着蒋承霖不紧不慢的声音响起:“我做白灼鸡,不要鸡屁股,你要不要?”

沈全真拔高声音:“我要鸡屁股干嘛?”

蒋承霖:“你不是要割屁股嘛。”

“你…”沈全真刚要反击,余光一瞥,看到厨房门口的身影,拎着菜刀喊:“阿阮!”

巧了,蒋承霖几分钟前刚被沈全真用这招逗过,此时头都没回:“换点新鲜的。”

沈全真哭笑不得:“你回头看看。”

蒋承霖慢条斯理的收拾食材,头不抬眼不睁:“你让她喊我,她喊我我就回头。”

沈全真面朝付阮:“你看你对象,疯了。”

付阮站在厨房门口,好整以暇地看热闹,蒋承霖还嘲讽沈全真:“没人跟你说实话吗,你戏真的很差。”

沈全真朝天翻了个大白眼:“没人跟你说实话,你脖子真的很硬,第六感真的很差,你老婆在冲你笑你都感觉不到!”

蒋承霖不是从沈全真的气急败坏中辨别的真假,是一瞬间,觉得有人在背后盯着他,他转过脸,跟付阮隔着五六米的距离,视线相撞。

付阮脸上带着似笑非笑,蒋承霖脸上…带着彩,不是打架后的红黄和青紫,而是一块一块的深褐色,活像是钻了地洞,蹭了煤灰。

付阮笑容很快收回,出声问:“你脸怎么了?”

沈全真:“我从我妈那儿拿的跌打药膏。”

蒋承霖洗了手,走到厨房门口,旁若无人的搂住付阮腰,“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刚。”付阮盯着蒋承霖局部区域反光的脸,狐疑道:“你竟然不怕沈全真害你。”

蒋承霖:“我本来不想用,她说三天见效。”

沈全真:“我主要告诉他,这药膏有美容功效,拦都拦不住,自己抹上的。”

客厅里传来乔旌南的声音:“插哪儿啊?”

蒋承霖抬眼看去,乔旌南抱着一大捧玫瑰花,正到处找花瓶,他眼底划过诧色:“你买的?”

付阮淡淡:“嗯。”

蒋承霖:“给我买的?”

付阮:“我买花赠的。”

说着,她提起手里的一小束郁金香。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