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拾荒坊市(什么云隐门,分明就是破烂...)
首页
更新于 22-10-04 00:43:55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拾荒坊市靠近妖兽森林,天气比别处冷一些,且没有什么护法大阵调节气候,八月初就冷飕飕的。

桑青青有身孕以后就格外怕冷,她紧了紧身上的裙袄,等攒够灵石一定要置办身带御寒保暖阵法的法袍。

她抱着肩膀快速跑进厨房,待看到见底的米缸时置办衣物的想法立刻抛诸脑后,买什么衣服,先填饱肚子最重要。

她搜刮了一下厨房,把所有灵米放进锅里熬粥,再把灶上挂着的妖兽肉拿下来清洗一下,斩块加上自配的调料炖上。

做完之后厨房就空空如也。

桑青青掐指一算,三师妹已有时日不着家,今儿该往家送妖兽肉了。

说起来本门可就靠三师妹和二师弟养活呢。

咱们云隐门,哦,现在应该是破落门,既无仙山也无宝库,只有破院儿一小座,弟子五六个。

师父云自在,被大家戏称为老头子,明明是个美大叔却总是在仙风道骨和油腻大哥之间反复横跳。

二师弟云闲生得清俊文秀,擅长画符,兼修阵法,放出去也能迷倒万千女修,却是个咸鱼死宅。

三师妹云卷,剑修,野驴子不着家,整天在妖兽森林横冲直撞,拾荒坊市的卷王之王,每天的行程就是练剑、练剑、练剑,隔几天把能吃的妖兽肉送回来当口粮。

四师弟云沧,生得魁梧高大,一身蛮力可倒拔垂杨柳,可惜是个丹修。因为师父说他是天生丹修,哪怕并未筑基就让他炼丹,结果就是十炉九炸,让他日常emo。

五师妹云琼,颜控,灵根不错却不求上进,日常喜欢围着大师姐转,给大师姐拉郎配。

小师妹云舒,又软又萌慢半拍,整日迷迷糊糊睡不醒,明明十卦九不准,师父非说她是个天才术士。

桑青青身为大师姐,却是资质最差修为最低的,偏偏老头子说她有大气运,当之无愧的大师姐未来的掌门人,一定会带领门派重回巅峰。

想到这个桑青青就有些“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唏嘘感。

前世她就是一个普通人,有普通的父母,普通的成绩,普通的人生,父母是那种哪怕对她好也得用一种别扭贬低的方式,仿佛让她不舒服,他们就舒服了,她总觉得他们对所有亲朋都好,唯独对她不好,对她不满。

他们自己那么普通,却总希望她不普通,希望她能靠着笨鸟先飞有大出息。她没考上重点高中,他们不觉得是她天分不行,只觉得她没努力。他们舍得给她花钱甚至为她死,却不舍的多表扬她几句,多找找她的优点。

意外来临的时候他们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她,用自己的生命换她活下去,可惜她依然没出息的还是死了。

死后她穿到这个陌生的修真界,成为云桑城一个小家族的小女孩。

原本她觉得死后穿越,还带着一个小空间,她可真是华丽逆袭,有出息了啊。

结果她身体有问题,是什么极品炉鼎之体,能够自动吸收灵气入体,对他人有莫大的好处,可惜她自己不能修炼,过了十五岁灵气入体越发凶猛,她根本活不过十八岁就会被活活爆体而死!

祖父的意思把她献出去为家族换来更好的修炼资源。

当今修真界,修炼资源和方法都被各大门派把持,普通人很难获得,小家族依附大家族,大家族依附门派,层层攀附。

家族把她软禁在巴掌大的后院里,除了一个丫鬟,她很少见到外人,甚至自己的父母也只见过两三次。

15岁那年生日,她差点被汹涌的灵气撑爆,仿佛筋骨寸断般疼得她满地打滚,求爹娘杀了她。

那时候她才知道爹已经出去给她寻药多年不回家,母亲也形容憔悴,以泪洗面多年。

母亲把她偷出去,宁愿她孤独地死去也不想她被祖父献出去被人吸干。

她以为自己会碎成血尘消失在这修真界,成为微不足道的养分,谁知竟然遇到搬家至此的云隐门。

掌门云自在说她是大气运之人,要收她为徒传她功法。

她有些不敢相信,因为祖父找有名的医修给她看过,她体质特殊不能修炼。

当时虽然落魄却依然仙风道骨的云自在洒然一笑,“他们治不得,是他们无能。”

师父要求她入门就当大师姐,以后要承担重振云隐门的重任,她自然答应。

于是桑青青拜师入门,成为了大师姐,未来的云隐门门主。

入门以后师父传她独特的功法,让她找人双修,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合适双修的道侣,去年妖兽潮的时候人又没了,哎。

如今她就是一个丧偶寡修,不但肚子里揣个球,还要带着弟弟妹妹们养家糊口。

什么名门大派,蜗居在拾荒坊市一处小院儿里,总共没有十间屋子,日生活拮据得不行,明明就是个破落门!

门主还是个邋里邋遢的老头儿,整天抱着一个破烂法器看寻欢门女修唱歌跳舞,搁现代就是一妥妥的老年油腻男,每天混迹各大直播间,靠着打赏听人家嗲嗲地叫榜一大哥就眉开眼笑。

桑青青总是告诫师父“女不刷/单,男不裸/聊”,让师父带个好头,别整天带坏头儿。

老头儿却理直气壮,说他是正经交流,从无裸/聊之类不正经的勾当,末了还得涎着脸跟她要灵石,好给法器充灵力。

切~

她敲敲老头儿的门,“师父,不要再看寻欢门传影啦,咱们已经没有灵石啦。”

“乖徒儿别冤枉师父,为师正在打坐修炼呢。”

桑青青呵呵。

老头儿:“对了,青青,你今早是不是炖肉啦,给我匀一碗。”

桑青青:“师父啊,您老人家早就辟谷啦,好好修炼啊,弟子们还没辟谷,不吃东西会饿死的。”

“吱悠”一声,对面的房门开了,相貌秀雅的青年走出来。

他穿着一身素色粗布衣袍,整个人淡定优雅,不急不躁,没有一点脾气。

这是二师弟云闲,他递给桑青青一沓子符箓,这是要卖来换灵米的。

桑青青长舒一口气,“还是师弟靠谱,有你和三师妹咱们才不会饿肚子。”

云闲微微一笑,又递给她一个粗布荷包,“给你自用的符箓。”

桑青青:“谢谢师弟。”

她接过来看了看,有保暖的有防风的,还有护甲符、轻身符等,都是她日常需要的。

二师弟就是贴心。

对屋老头子隔着门喊:“云闲,你来点实惠的,咱不能没有青青。”

云闲原本云淡风轻的俊颜立刻裂开了,忙不迭给桑青青道歉,“师姐,不是我不愿意,是……”

桑青青笑眯眯的,丝毫不介意,“没事,师姐也不行的。”

太熟,下不去手啊,她两世为人比云闲大点,一直把云闲当弟弟的。

桑青青刚出屋门,院门就被人裹着风撞开,一道滴着血的红色身影大步进来,“师姐,我回来了。”

云卷肩上扛着好大一堆妖兽肉,她进了厨房径直丢在案桌上,又从腰间摘下一个黑色的储物袋递给桑青青。

这是他们门派最后一个储物袋,其他的都还债了。

桑青青接过储物袋,从里面倒出三只暴烈妖兔。

暴烈妖兔虽然有个兔字,却绝对不像普通兔子那么可爱温顺,相反它暴躁如牛,性烈如虎,动起来疾如风,弹跳力惊人不说蹬踹力也十分强悍。

兔子蹬鹰是普通兔子的力量,暴烈妖兔却能一脚蹬死一头牛。

炼气修士如果没有炼体,除非有强悍法袍护盾保护,否则都能被它一脚给蹬死。

这东西动作敏捷,十分难抓,擅长偷袭,经常有修士在妖兽森林边缘被它偷袭踹胸。

那胸口绝对一个窟窿。

尽管它如此危险,因为筋骨可入药强身健体,肉质还肥美无比,所以猎杀妖兔的修士也不少。

桑青青前几天伤寒,云沧说用妖兔筋骨和草药一起熬煮能帮大师姐治病,她就弄了几只。

桑青青:“卷卷,莫要独身去森林深处。”

让云卷不去妖兽森林是不可能的,她是云隐门武力担当,卷王之王,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在练剑。

云卷抬手抹了一把脸,“大师姐你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她原本就因为猎杀妖兽、扛妖兽肉弄了一身血腥,这会儿再一抹,那张清秀的脸蛋就血呼啦的。

桑青青赶紧打水给她洗洗。

所以他们虽然是修士,很多时候却依然像凡人一样生活,无他,只是太穷。

云琼抱着缝补好的衣服从房间里跑出来,看到云卷身上的衣服,噘嘴道:“三师姐,你的衣服又破啦!”

云卷没理会她的抱怨,把衣服脱下来丢在水盆里,“师姐,以后能不能给我做黑色或者红色的?”

浅色染血太明显了。

桑青青为了省钱都买不染色的布,只买最便宜的原色布,她笑道:“我攒灵石呢,过阵子给你买件法袍。”

法袍上附着简单的阵法,不但结实而且保暖性好,三师妹去妖兽森林那种湿气重的地方很需要一件。

云琼看到妖兔,欢喜道:“师姐,让小沧海用这妖兔筋骨给你炼温阳丹,你常吃就不怕冷啦。”

桑青青:“不用不用,我还是熬着吃更好。”

给师弟炼丹,那她肯定吃不到嘴里。

似是为了印证桑青青的话,后院传来“砰”的炸裂声,随即是云沧暴躁抓狂地嘶吼,“啊——”

云沧的丹炉又炸了。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