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蛋崽(有仇必报的蛋!...)
首页
更新于 22-11-10 23:53:28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桑青青发现剑尊和谢渊是真的有区别。

如果说谢川是他元神出走的一段意外,那谢渊就是他整个人出走的一段意外。

现在的他恢复了往日秉性,眼神无悲无喜,无欲无求,不管她怎么胡搅蛮缠,他都不会生气。

他把她和蛋崽当成守护剑渊一样的责任,她有所求,他必应,只是没有过往的甜言蜜语和炙热的眼神。

他们双修,从前谢渊总是爱意满满,现在的剑尊就真的是在修炼。

不管她怎么勾引,他都不会动情。

他没有一丝羞涩,也没有一丝欲望,帮她双修就和教她练剑一样,非常淡定而尽责地指点她哪里运转功法不对,哪个动作姿势不到位,哪里……

他说这些的时候半点害羞的意思都没,就跟说下雨了,起风了,你走路外八字对身体不好一样。

桑青青忍不住让他闭嘴,“那是你以前帮我修改的功法,也是你教我这样的。”

剑尊淡淡道:“修炼就是修炼,不能耽于享乐,本末倒置。”

桑青青忍不住怼他,“你又不懂什么是乐,你管那么多呢?”

我们乐意!

剑尊闭嘴,不理她了。

桑青青就把他的眼睛用丝带蒙上,不想看他那无波无澜的眼神。

桑青青:“既然我也没什么特别的,你为何不陪别人双修?”

做个修真界活菩萨多好,造福大众。

剑尊:“我做谢川和谢渊的时候没欠他们的,对他们也没责任。”

桑青青:“那你对我有愧疚感吗?”剑尊:“没有。我没有任何感觉和感情。我知道欠你的,就要还你。”

桑青青:“那你欠我感情,你要还我。”

剑尊:“抱歉,我没有,没有办法还。”

桑青青:“那你就装,你有记忆,你装总会吧。”

很快桑青青就放弃让他装,因为他哪怕把谢渊说过最肉麻的情话复述出来,也真的就是毫无波澜地复述,没有半点感情,也没有任何不好意思。

她甚至威胁说要另外找个男人当道侣,他也没有波澜,反而非常客观地帮她分析,如果她是喜欢别人,那自然是可以的,如果仅仅是为了修炼,那还是他最好。

真就没有半点吃醋的样子。

桑青青最终给他贴了个标签,“你就是个工具人!”

人形封印!木得感情的机器人!

剑尊也并没有受到羞辱的感觉,“的确,人人有责任,皆为工具人。”

跟剑尊待久了,桑青青觉得好没劲。

谢渊愿意吃她做的饭,剑尊不爱吃,剑尊不需要吃东西,一口都不吃,水也不喝。

他就是个石头人。

剑尊还给她解释自己为何不吃东西,“之前元神有旧伤和残缺,吃到你的食物元神会得到抚慰,所以喜欢吃。现在,不再痛,就不用吃。”

桑青青定定地打量他,“你现在不痛了?”

剑尊:“痛,我感觉不到。”

桑青青心头划过一丝锐疼,他这是太疼了所以把自己的五感全都灭绝了吗?

他做剑尊,只有本能的责任,不害怕,不怕疼,没有爱,也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他除了修炼就是封印魔气,这样的人哪怕成神又有什么意思呢?

他可曾有一天为自己活过?

桑青青让他把蛋崽放出来,她不想天天呆在剑渊陪他,反正他也不领情,看她和看石头一样。

原本呢,守着这样一个俊美淡定的男人,其实看看也养眼,就当他是个玉雕像呗。可关键他以前是她男朋友啊,两人恩爱缠绵,他那么可爱,还那么会吃醋,这会儿变成个人形活动雕像,她当然不乐意啊。

要是玉雕像有用的话,无崖子也不会把那尊玉像丢在无量洞了。

蛋崽从亲爹空间出来,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他对桑青青奶声奶气道:“娘亲,爹爹空间好多灵石,还有好多好多宝贝。”

桑青青:“他那么小气,我们不稀罕,走,咱们找别人玩儿去。”

一点感情都吝啬给,谁稀罕他宝贝。

刚把空间对桑青青敞开让她自己进去随便挑的剑尊望着她的背影无语了一下,想解释自己不小气。不过他自己不会生气,也不知道别人生气什么样,只以为桑青青误会自己,想着回头让她自己随便挑,便不会误会自己小气。

他对她虽然没有感情,却有责任,是绝对不会小气的。

她要什么,他就必然会给她。

桑青青带着蛋崽离开剑渊,还是先去拜访忘剑,有些事儿得跟忘剑打听打听。

比如,现在的剑尊他还是不是谢渊,有没有可能变回谢渊。

忘剑之前刚去过一个秘境,得回来很多灵花灵草,他也没忘记给桑青青备一份。

桑青青道谢,拿出一大包月光花茶送给他,两人对饮。

如今忘剑和老祖们都知道谢川也是剑尊,蛋崽就是他和桑青青的孩子,虽然蛋崽看着有些奇特,大家却很喜欢他。

那日他在剑渊吃魔气,除了谢渊别人是不知道的,谢渊没讲,桑青青更不会讲。

忘剑一边和桑青青聊天,一边把蛋崽影像传到私密小群里,让老祖们相看一下。

老祖们立刻展开激烈的讨论。

不过最后他们也不能确定蛋崽到底为何物。

剑尊元神乃上古阵法所化,肉身乃谢家子,传承有上古大妖血脉。可蛋崽是剑尊元神出走时期和桑青青怀上的,那就是谢川的肉身传承。

不过剑尊元神出走怎么变成谢川,变成谢川之后又经历了什么,这些剑尊还没跟他们说。

他不说,他们也不能催,因为催也没用,他不会着急上火也不会和你辩论,只会说“不想说”。

等吧。

有老祖让忘剑悄悄探查一下蛋崽,看看他元神以及肉身如何。

忘剑就跟桑青青商量,问她是否知道蛋崽的情况。

桑青青摇头,“我不知道,我师父也不知道,谢渊……好像也不清楚。”

忘剑:“你介意我为他探查一下吗?”

桑青青:“蛋崽不介意就行。”

蛋崽丝毫不介意,只要人家对娘亲好,他就不介意,这个忘剑给娘亲好东西,是个好人。

他蹦到忘剑怀里,很稀罕地用蛋壳蹭他的长胡子。

云自在的胡子不够长,忘剑的却又长又飘溢。

忘剑神识一探查,却发现蛋崽的蛋壳封得密密实实,根本不让别人的神识和灵力进入。

他商量道:“蛋崽,让伯伯看看你。”

蛋崽:“你看呀,我又没有躲起来。”

忘剑就知道这孩子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群里和老祖们说一下,让他们得空亲自看看,如果他们也看不透,那还得问元衡。

有老祖起卦,结果这卦象比剑尊元神出走的卦象更乱,一团漆黑,怎么都看不明白,也只得作罢。

忘剑又问蛋崽怎么修炼,得自祖辈的传承什么样等等。

蛋崽:“就啊呜啊呜地修炼。”

至于传承那蛋崽可不懂,他给娘亲的功法是时间一到就会的,他自己的也是时间一到就会了。

以前他只会啊呜加蹦跶,现在他还会吐火吐水呢。

他乐颠颠地给忘剑表演,结果蓄好大的力气,就吐出小小一朵火苗,小小一蓬水,也就给自己加加温,洗洗澡。

蛋崽很兴奋,“我厉不厉害?”

忘剑拿手帕帮他擦擦,“着实厉害。”

一点都不说谎。

这竟是元衡的孩子呀,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的确是真的,让忘剑很是感慨。

老祖们也不是没有道侣,但是极少有子嗣,修为越高,越不容易有子嗣。

忘剑很慈祥道:“青青,有空多带蛋崽来坐坐。”

桑青青笑道:“就怕他太闹,惹大家不得安静。”

蛋崽一听娘亲说他太闹不安静,他立刻规规矩矩地站好。

以前还不能静态站立,现在已经可以做到,而且站得很乖。

忘剑瞧得好笑,又摸摸他,“没事,有空就到师伯这里来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

蛋崽立刻高兴起来,“谢谢长胡子伯伯。”

忘剑捋髯哈哈大笑。

待桑青青领着蛋崽离开掌门山峰的时候,几位老祖隐匿身形跟在后面悄悄观察。

老祖一:“元衡道侣是个什么根脚?瞧着不一般。”

老祖二:“能提纯血脉的体质,修真界谁家有这本领?”

几位老祖摇头,“海天门女娃虽然生的子嗣根骨都不错,却也没有这等本领,其他更是未曾听说。”

他们也没再卜卦,反正在元衡这一家子身上卜卦就没有什么结果,也不费那劲。

老祖一:“元衡加把劲,早点再生个娃。”

下一个难道还是蛋?

桑青青一连数日没有回剑渊,她去学习班了。

蛋崽则被忘剑接走,他得空就陪娃,还专门安排俩弟子陪着蛋崽,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俩弟子也是懂分寸的,并不带蛋崽去人多嘴杂处,专门去那些山高水险的地方。蛋崽不怕,反而更兴奋,玩得不亦乐乎。

桑青青上的还是植修班,谢渊不来授课就换了忘剑掌门。

忘剑授课讲的就是修真界常见且有用的灵植,他授课深入浅出,好懂还好用。

桑青青受益匪浅。

这日下课,海冰音上前给掌门行礼,“掌门师伯,请问谢师兄怎么不来授课?”

开课已经月余,谢渊就来上过一节课,领着桑青青走后就不见人了。

忘剑为人平和宽厚,对小辈很有耐心,从不摆掌门架子。

以前海天门想把海冰音许配给谢渊,他是愿意的,不过谢渊不乐意那就作罢。

他笑了笑,“谢渊有事要忙,你们各自学习就好。”

他又朝桑青青笑了笑,问她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只管随时问自己。

桑青青也不客气,问了好几个灵植方面的问题,都得到很好的答案。

忘剑还有事,还要去看蛋崽,就先飞走。

众人叹道:“我们可真幸福,先是谢师叔给我们上课,现在又是掌门师伯,掌门人真好,一点架子都没。”

桑黎黎:“掌门自然是好的,就是有人不要脸。”

桑青青知道她想吵架,懒得理睬,收拾东西就要离开。

谢渊不来,花小鱼那丫头也不来上灵植课,跟着云琼去其他班了。

桑青青最近不回剑渊,而是住在忘剑另外给她安排的落霞小院儿。

落霞小院儿在剑渊斜下方的落霞峰上,整座小院儿修建在山体探出去的一块石崖上,仙鹤流云,落霞星辰,景色极为优美。

桑青青每次回去除了过山涧要飞行,其他时候都喜欢步行,一步步地丈量,顺便欣赏沿途的风景。

穿越前何曾想过能见到这等美景啊,也只有修真界才会存在。

正走着,却见海冰音带着桑黎黎几人拦在她的去路上。

桑青青站定,知道她们不敢对自己出手,不说宗门阵法内不让私斗,自己还戴着谢渊的小剑呢。

桑黎黎:“青青,你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也不回家看看你爹娘?你可真没良心。”

桑青青淡淡道:“我已经入了云隐门,与原来桑家就断了瓜葛。”

当年她离开桑家以后,师父怕她娘遇害,特意警告过桑家祖父的,他们并不敢对她娘如何。

师父后来还想帮她把娘接出来,不过娘说爹未归,本命灯也没灭,想在桑家等他回来,叮嘱她在师门好好修炼,不用记挂家里。

师父也帮忙打听过爹的信息,却无人知晓,就推测爹应该被困在某个秘境里。

占卜也显示爹没有危险,但是久出不归,何时归未定。

桑青青自然没什么好担心的。

她淡淡道:“你们有话就说,没必要东拉西扯。如果要问谢渊,那对不起,谢渊是我道侣,你们还是离她远点。”

海冰音面色冰冷,轻哼一声,“既未举行道侣大典,那就不作数。若是道侣,你为何从剑渊搬下来?”

桑青青扬下巴朝她一笑:“当然是我乐意呀。我们夫妻玩情趣呢,关你什么事儿?”

海冰音登时脸色一黑,随即又涨得通红。

桑黎黎:“不要脸!”

桑青青:“你要脸,你拦着我干嘛?好狗不挡道,起开!”

她冷着脸撞开桑黎黎就走。

桑黎黎:“桑青青,你别得意得太早,谢师叔也没说一定会要你,兴许他只是心血来潮玩玩呢,你等着被抛弃吧!”

这句话正戳到桑青青痛楚,她神念一动,都不见灵力波动,妖藤便抽了桑黎黎一下子。

没有灵力波动,就类似小孩子打架,阵法是没反应的。

桑黎黎被抽得剧痛,虽然没受伤却很没面子,气得她抽出法剑就要刺桑青青。

海冰音拦住她,“莫要私斗,要打就去训练场光明正大地比试。”

桑青青却不想和她们比试,她可不是海冰音的对手。

她冷冷道:“我肯定会用星芒剑,不怕死就上!”

海冰音和桑黎黎被她气势震住,生怕她真的用星芒剑,倒是不再激她比武。

她们头上就是飞来峰,蛋崽正在那里玩耍呢,正好感觉到娘亲的气息。

他蹬蹬就往那边跳,俩弟子忙御剑飞行跟上。

等蛋崽跳过去以后,桑青青已经走了。他落在海冰音几人跟前,“你们和我娘亲说什么?”

海冰音几个吓一跳,哪里蹦过来一个会说话的蛋?

灵剑宗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蛋?

这是什么灵兽灵鸟的蛋?如此奇特!

这蛋生得倒是好看,花纹繁复深奥,她们都看不懂。

海冰音:“你娘?”

蛋崽一点都不怕生,更不藏着掖着,“对呀,我娘就是桑青青,我爹就是谢渊。”

爹名字太多,他不耐烦记呢。

海冰音花容失色,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这、这居然是谢渊和桑青青的孩子?怎么可能!

桑黎黎也很惊讶,没想到桑青青居然和谢渊生孩子了,虽然这孩子奇形怪状的。若是祖父知道,怕不是要讨好巴结桑青青,那自己……不就悬了吗?

她心里很不是个滋味,面相就带上狠意。

蛋崽:“你是不是想欺负我娘亲!”他感觉到桑黎黎的恶意,立刻就变得凶巴巴的。

桑黎黎:“你……还能给你娘撑腰呢?”

蛋崽:“那当然,谁要是想欺负我娘亲,先过我这关!跟我比试比试!”

海冰音忍不住想试探他,她也是好奇得很,谢渊怎么可能和人生个蛋,他……他可是人啊。

难不成谢家传说中的血脉在他身上竟然显露出来?

也对,如果他血脉不好,剑尊怎么可能收他为徒?

海冰音心里越发难受,她一直想找个最优秀的人当道侣,本来谢渊非常合适,哪里知道竟然被一个如此普通的桑青青抢去。

她真的很不甘心。

她对蛋崽道:“我们不和小孩子玩。”

蛋崽看她们离去,也带着自己俩陪玩走了。

他如今大了,开始长心眼,支开俩陪玩说要去找娘亲,却拐去学院弟子宿舍找桑黎黎。

第二日桑青青去上植修课的时候,发现海冰音和桑黎黎两人脸上都挂着青,不禁有些奇怪。

这难道是新流行的妆容?

她可真没想到两人是被打的,毕竟大门派丹药效果那么好,别说一点淤青,再厉害抹抹也就好了。

她俩带着淤青,那肯定是故意留的吧。

两人对桑青青越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桑青青懒得理睬,她是来学东西的,不是来打架的,反正她们不敢和她打架就是。

下了课,她去看看云闲几个,师门小聚一下,聊聊感受需求。

云卷和灵剑宗弟子去演武台切磋比试去了。

云舒上摘星楼的班,摘星楼以卜算见长,她直接就不见人了。

云闲、云沧和云琼跟桑青青小聚,一起来的还有花小鱼和蔺之星。

桑青青拿出很多点心和花茶果酒来,大家边吃边聊。

云闲本就有画符天赋,现在又学阵法,进度一日千里,整个人比以前也看着开朗许多,眉眼舒展,又暖又俊。

云闲在班上人缘极好,据说已经有女修频频打探他的消息,还有人向他悄悄表示情义,他却只论学习不谈风月,让人说不解风情的书呆子。

云琼也是如鱼得水,她虽然修炼没有特别突出,人际关系却好得很。她班上有个云仙门弟子,是丹月的师妹,和她不对付,总是明里暗里地排挤她,结果大家反而更喜欢云琼。

云沧,云沧则有点低落。

云沧:“师姐,我炼丹现在靠运气。”

辟谷丹、养气丹、还神丹他都炼得非常熟练,筑基丹压根不行。

来这里学习,理论和其他知识学了一肚子,也学得非常认真,就是一实操就废。

桑青青半点不着急,她已经看出云沧的特点,这人需要点悟性,一旦某个瞬间顿悟他就会了,会了以后就百分百成功。

云沧支支吾吾说要换个班。

桑青青:“海天门弟子排挤你了?”

云沧摇头。

桑青青就知道是真的了,估计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海冰音让人给云沧使绊子。

她道:“回头我和掌门道尊说一下。”

怎么说蛋崽叫他伯伯,他答应得可乐呵呢。

云沧不想给桑青青惹麻烦,更不想让师姐欠人情。

花小鱼笑道:“没问题的,青青姐一说保管成。”

蔺之星表示自己可以去陪云沧两天,等掌门师伯帮忙解决以后他再去自己班上也行。

散会以后,桑青青就回落霞小院儿。

没一会儿蛋崽就蹦跶回来,一进院子就歪在草皮上,在草皮上滚来滚去,哎呀不停。

桑青青忙过去把他扶起来,“蛋崽,怎么了?”

蛋崽:“呜呜,娘亲,崽崽头疼。”

桑青青忙给他揉揉,虽然隔着蛋壳也不好使,“怎么会头疼呢?摔哪里了?”

蛋崽的壳很硬,根本不怕摔,不应该会头疼啊。

桑青青有点着急。

她把蛋崽收进空间,带着他去找忘剑。

结果忘剑不在,桑青青只能去剑渊。

剑渊有禁制,除了掌门、老祖外人连进都进不去,就算守阵法的长老也只在山脚下,上不得山顶。

不过桑青青从来没考虑过这个,因为她和蛋崽想来就来,禁制从来没阻拦过他们。

剑尊站在悬崖边上,面对着起起伏伏漆黑如墨的魔气,波澜不惊。

在娘俩一进阵法的时候他就知道,便转身看过去。

桑青青很快到了跟前,收起飞行器,把蛋崽放出来,蛋崽一歪就倒在地上,哎呀哎呀喊疼。

桑青青跪坐在他旁边,急得不行,:“谢渊,你快看看蛋崽,他头疼得厉害。”

剑尊只一眼便道:“他这是被玄音波所伤。”

玄音波是海天门秘法,能伤害人的元神,此曲要金丹修士才能练,海冰音未曾结丹,估计是用长辈给的法器。

桑青青:“这是什么?”

剑尊:“伤人无形的曲子。”

桑青青:“海冰音?”她问蛋崽:“是海冰音打你吗?”

蛋崽呜呜呜,表示对的,他滴溜溜滚到剑尊脚边,在他脚上蹭来蹭去,“呜呜呜,爹爹,我好疼,她打我,呜呜……”

剑尊蹲下,伸出手指抵着他的蛋壳,输入元神之力进去,却无用。

桑青青:“是不是要去找海冰音?”

剑尊:“不用。”

他用灵力幻化出一把弓,揪下自己一根头发缠在指间,再朝桑青青伸手。

桑青青立刻散开发髻把头发放在他手里。

剑尊握着她一把青丝,触手柔顺光滑,竟然生出一丝感觉来。

他捻了一根轻轻弹断,再把自己那根头发和她的捻在一起,元神之力附着上去,细细的发丝变长变韧,做成琴弦。

一把简单的箜篌做好了。

他十指连弹,铮铮咚咚的声音响起,随着他的弹奏,蛋崽的头疼慢慢平复下来。

蛋崽蹭得站起来,“我要去报仇!”

桑青青忙拦住他,“让你爹教个破解之法。”

剑尊淡淡道:“不需要破解之法,要足够快,砸烂她的琴。”

破解玄音波的常规法门是以音压制音,蛋崽不会弹琴,此法约等于无。

桑青青:“……”竟然这样简单粗暴吗?

这倒是符合蛋崽的性格,他高兴地蹦蹦跶跶跑了。

桑青青忙喊他,想跟他一起去报仇,给儿子撑腰。

剑尊提醒她,“你双修时间到了。”

桑青青这才想起来,上一次双修剑尊又在他更强大的修为基础上帮她调整了双修功法和双修时间。

她筑基以后进展缓慢,剑尊建议她十天双修一次,一次三天,这样可以让她早日进阶。

他说这话依然面无表情地陈述事实,半点暧昧都没,不像谢渊那时候总要假公济私一下。

桑青青:现在想想以前的谢渊多可爱,多让人怀念呀。

她也不矫情,她需要修炼,需要增长修为。

筑基以前,她觉得活八十岁就很好,一点不贪心,筑基以后她就能活一百岁,随着修为一层层往上升,等筑基圆满的时候她能活两百岁。

结丹的话她至少能活三百岁,若是能金丹巅峰,至少活五百岁!

她在修真界乐子可多呢,用法术做饭、养花种菜、采集蜂蜜、织布,等修为高起来寿命长起来,她也要学画符、阵法等等,她要做的事儿多着呢。

她一点都不枯燥,不无聊,不寂寞!

这么有滋有味,快快乐乐地长生,谁不想呢?

能活几百岁那可真的太好了!

她要长生!

她把剑尊的眼睛一蒙,快快乐乐地修炼,开开心心地涨修为。

剑尊虽然被蒙住双眼,可他的眼睛已经不是普通肉眼,即便被蒙着也能将她看得清清楚楚。

她笑得那么开心,跟占他好大便宜一样。

他注意到她耳朵上一粒鲜红的小痣,锁骨那里还有一枚鲜红的印记。

原本对他来说,这些和鼻子眼睛头发没什么区别,可不知道为什么此刻他觉得它们分外鲜艳。

分外鲜艳,这是他对它们的感觉,

两人双修到第三天的时候,蛋崽蹦蹦跶跶地回来,嘴里急吼吼地吆喝着,“娘亲,爹爹,了不得啦!”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