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寝殿(谢川果然有秘密。...)
首页
更新于 22-11-10 23:54:50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剑尊袍袖一挥就把桑青青整个罩住将她隐身了。

蛋崽从山下蹦跶到剑渊上来那可真不容易,每次都差点滑下去,得亏云闲现在更厉害给他画了符阵,忘剑还给他精简升级一下,他就这么蹦跶上来了。

蛋崽动作很快,声音一到人就到了跟前,“爹,娘亲呢?”

剑尊:“你砸烂她的琴了?”

蛋崽吁了口气,“好险,第一天没砸到,幸亏我跑得快,没被魔音缠上。第二天又没砸到,还差点中了他们的陷阱和埋伏。今天我速度更快,一击即中。我一下子砸碎她的琴,怕她拿新的琴出来,我就把他们撞在地上,踩踩踩,不小心把她的胳膊踩断,啊,我娘亲的那个姐姐被我不小心把胸骨踩扁了。”

他一副很内疚不好意思的样子道:“爹,我不是故意那么坏的。”

剑尊:“无妨。”

蛋崽:“爹,那他们大人来找麻烦,怎么办呀。”

剑尊:“不会的。”

一点伤而已,用完药接了骨就好,顶多受点罪。

剑尊有过全身零碎了都能拼起来的经历,肉身化成灰都能再恢复的经历,所以对这点伤没感觉。

蛋崽松了口气,“那你别和我娘亲说太多,说我赢了便好,我怕娘亲觉得崽崽太坏,把人家踩扁了。”

剑尊:“好。”

蛋崽往他手里凑了凑,想让他摸自己,“爹,你怎么不爱说话了?”

剑尊:“因为我在修炼。”

蛋崽一听,表示自己也要修炼,就在旁边卖力地吐火吐水。

依然是小火苗和小水泡。

等蛋崽撒娇玩闹够了,他也没下山,而是溜去悬崖那边瞅魔气去。

他不怕魔气,还能吞魔气,而且剑渊的阵法对他也无效,剑尊也就不再阻拦他,也不怕他会掉下去还是如何。

蛋崽站在悬崖上,往前歪了歪,做出观察的样子,然后发出声音,“喂,喂喂,呜呜,有人吗?”

漆黑的魔气开始涌动,渐渐生成一个旋涡,底下那深沉的声音翻涌上来,“王!王!”

蛋崽立刻回应:“汪汪,汪汪汪!”

我很凶哟!

那声音沉默一瞬,换了称呼,“魔尊!魔尊!”

蛋崽觉得很没劲,丢下一朵小火苗,吐出一口水转身就跑了。

等桑青青了解到蛋崽和海冰音几人大战的情况,已经是晚上修炼完毕。

她本来准备收拾一下离开的,剑尊给她说蛋崽的事儿。

她也有点担心,“会不会惹麻烦?”

剑尊:“无妨。”

桑青青就不管了,儿子惹事老子担着,没毛病,总不能让他白得那么好一个蛋崽吧?

剑尊却觉得蛋崽这样突然冒出来的确有些不方便,便又着手修建剑渊大殿。

他问桑青青有没有什么想法,说出来他修的时候就参考进去。

之前那个大殿,是他揣测她喜好来的,没有询问她的意见。

桑青青不以为意,“随便啦,反正你是剑尊么,也不是谢渊,我对你要求不高的。”

剑尊沉默一瞬,“我是谢渊。”

桑青青:“你随便吧。”

剑尊便按照以前的大殿自由发挥,当然没有完全复原,毕竟之前为了讨好她弄得花里胡哨,不实用。他修建大殿要消耗灵力和元神之力,没必要那么华丽繁复,够用就好。

桑青青嘴上说随便,看他走简约大气风就开始不乐意,“你怎么对付呀?这么简陋寒酸,也太敷衍了!就算你对我没感情那也有责任吧?你看到灵鸟求偶了吗?那都要把鸟巢修建得又好看又暖和。就连海里的鱼,它求偶的时候也不遗余力把家造得好看点呢。”

剑尊:“……”

他倒是没有嫌弃桑青青聒噪,也没有怪她马后炮,而是按照她的意见又细化一下,把宫殿尽量华丽一些。

桑青青又作了,“哎呀,你不要追求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外面大殿弄那么壮丽干嘛,谁看呀?百八十年的也没个客人来这里。”

剑尊:“……”

他是真的没脾气。

他思忖片刻,“那你说如何?”

桑青青:“你把寝殿弄得舒服温馨点,床不要对着大门呀,也不要弄闪闪反光的东西对着床,我不舒服。”

剑尊有点为难,什么叫舒服,什么叫温馨?

他只好照着之前的寝殿还原。

桑青青又开始发挥甲方的作精本能,“啧啧,连点新意也没有。谢渊就是你一滴水,你好歹审美和创意也比他更海量啊。”

剑尊依然没脾气,毕竟什么叫舒服,什么叫温馨,他并不会判断。对他来说床铺软一点硬一点没区别,配色素淡还是花哨也没区别。

对他来说,审美和创意是不存在的。

不过他虽然没有七情六欲,却也不是傻的,很快就观察桑青青的衣服配饰,从她身上来学,把寝殿重新布置一番。

桑青青看得挺满意,却还是想做一个更加尽职的甲方——挑刺!

不管她怎么挑,剑尊都不生气,却也不无视她,而是按照她说的再完善一些。

最后桑青青挑累了,霸占着寝殿的大床就睡下。

剑尊在旁边打坐。

桑青青:“你上来!”

剑尊也尽职尽责,躺在她旁边,却还是要陈述事实,“我并不需要睡眠,你也不需要。”

桑青青就把他的嘴巴捂上,然后抱着他睡觉,她只需要他当工具人就行。

等睡醒一觉,桑青青就把工具人剑尊一丢,自己架着飞行法器回落霞小院儿了。

她得悄悄打听一下海冰音和桑黎黎她们的情况。

实际上蛋崽给他们造成的伤害不是那么好恢复的,就和脸上的淤青挂了好几日一样,这伤筋动骨,尤其是粉碎性骨折,更不是一下子就能好的。

硬生生让他们像普通人那样慢慢恢复。

桑青青是听花小鱼和蔺之星说的,据说海冰音的师父带他们去忘剑那里告状,结果向来好脾气的忘剑难得拉下脸,先责备他们几个人欺负一个蛋崽,着实不够善良,还让他们有力气留着最终考核比试,没事别瞎打架,影响不好。

不过忘剑却没和桑青青说,更没让她约束蛋崽不让蛋崽打架,笑话,剑尊的儿子岂能不会打架?

他把蛋崽亲自带上去好好检查一番,看看有没有被海冰音的琴音伤到。

音修不容易修炼,可一旦修成威力巨大,不但能攻击人的身体还能攻击元神。

蛋崽的蛋壳很坚固,对他进行很好的保护,只要他不打开蛋壳间隙,气、水、火、风等都不能进入,可声音却无孔不入,也能伤害蛋崽的小元神,所以让他脑袋瓜子疼。

原本被玄音波伤害的修士,如果得不到音修的疗愈,不狂也得傻三年,还会留下后遗症。

所以忘剑才那么生气,海冰音居然对蛋崽用这样阴险的曲子。

至于蛋崽把他们踩扁,那是他们咎由自取,老头子护短着呢。

忘剑心疼得很,除了一个劲地摩挲蛋崽,也不知道怎么表达疼惜怜爱。

他一堆宝贝没法给蛋崽。

毕竟这孩子呆在蛋壳里,吃不到拿不到的,好东西就送不出去,哎,愁。

蛋崽也不客气,“伯伯,你给我娘,让我娘给我收着。”

娘亲的空间大得很,装不满呢。

忘剑哈哈大笑,“使得使得。”他就用储物袋装了让陪玩弟子去送给桑青青。

蛋崽一看,有戏呢。

他现在学得鬼精儿,见自己脑袋瓜子疼,伯伯心疼他安慰他,还送他好东西,举一反三,那其他伯伯爷爷们肯定也会心疼的。

他也不去冒险了,带着俩陪玩去另外几个老头子洞府拜访,原本说是闭关的老头子听见蛋崽上门,秒接见。

一见面蛋崽就绘声绘色告诉人家自己脑瓜子被琴声打得很疼,求安慰。

于是那些老头子们,尤其几位老祖顿时觉得小崽崽受委屈,赶紧好一个安慰,各种宝贝不要钱地给他送。

桑青青的空间,一下子灵光闪闪,土豪得很。

其中就有三方息壤,能够无限再生,还能催熟灵植,简直就是种田小能手的宝贝。

桑青青立刻把仙珠草等珍稀药草种在上面。

她时不时带着蛋崽回剑渊住两天。

虽然剑尊没有感情,那也不能逃避带娃的责任,她可不想丧偶式育儿,她得让剑尊和蛋崽培养父子感情。

好在剑尊没感情,可蛋崽感情过分旺盛。

他在剑尊跟前,一叠声的爹爹,又是让爹丢蛋,又是让爹举高高,还要让爹搭滑滑梯,还得……

剑尊倒是不烦,只要蛋崽有求必应,哪怕他还得加固封印也不耽误陪玩儿。

桑青青看他这样,觉得也不错,很多夫妻一开始情浓意浓,可爱情保鲜期一过,不也是亲情和责任么?

男人呀,对家庭有责任感就挺不错的。

她放心把蛋崽交给他带,自己乐得清闲,继续上课学各种知识。

剑尊可以帮她修炼,可是海量的知识她得自己学呢。

前世她觉得自己是个普通人,学习能力一般,成绩也不突出,可现在筑基了她发现原来大脑是可以得到改善的。尤其她跟谢渊学会用元神之力以后,学习起来事半功倍都是小意思,她掌握知识变得容易多了。

海纳百川的成就感,让她觉得倍爽!

她觉得爽,海冰音和桑黎黎却不爽至极!

海冰音和自己两个随从,还有桑黎黎和另外一个女修,几个人都被蛋崽砸得够呛。

已经半个来月,一个个还疼得直打滚。

海冰音泪水滚滚,“师父,弟子、弟子只能忍气吞声吗?”

云仙门酹月道姑道:“无颜仙子,断然不可就如此拉倒。这事儿不是简单的私斗,而是有人故意制造混乱,怕是邪修的阴谋。”

海无颜生得十分美貌,微微蹙眉,她道:“灵剑宗怎么会有邪修?”

酹月道姑:“灵剑宗没有,可外面来的人肯定有。那个桑青青一个普通小修士,却能迷惑剑尊弟子,而且当初在去海苍城的路上,一船数百名散修被杀,她和师弟却活下来,难道还不能说明问题?”

海无颜:“那是她运气好,还有剑尊送弟子的星芒剑。”

酹月道姑急道:“仙子太仁善,岂非就是自己人吃亏?这桑青青此前有个不明不白的道侣,也是谢家人,可他爹却是个邪修。他娘当初被逐出师门,谢川也被勒令终生不得回谢家。这谢川定然也是个邪修,他的道侣桑青青岂能是好人?”

桑黎黎忍着剧痛喊道:“桑青青那个蛋儿子,不是谢师叔的,是、是那个谢川的!”

海无颜大惊:“果真?”

酹月道姑:“自然是真的。”

海无颜:“既如此,倒是要和灵剑宗掌门说清楚。”

酹月道姑道:“不如我们先禀告各自掌门,由他们出面更好。”

她们觉得谢渊是剑尊弟子,如此尊贵的身份,找一个死过道侣的女修就够配不上的,结果还是给别人生过孩子的,那不是更不配?

这是对剑尊弟子的羞辱,会连累损害剑尊的威严,绝不适合!

再者谢川其父乃邪修,谢川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他和桑青青的儿子还是个会说话的蛋,更不是什么正经人。

把桑青青从灵剑宗赶出去,把蛋崽交给修真盟看押审讯!

这就是她们的诉求。

她们怕忘剑护短,便先各自回去跟自己长辈说,长辈同意再和掌门说。

云仙门不是什么大门派,能到灵剑宗来进学已经不易,要想和忘剑掌门说话自然不够格,除非有要事,先给弟子通报,然后才可能见掌门。

告剑尊弟子状,怕是见不到掌门,所以只能海天门出力。

酹月道姑则去找天机真人。

她和天机真人有私交,而天机真人嫉恶如仇,肯定会帮忙的。

天机真人的确对邪修很敌视,他是修真盟修补封印的长老之一,见多魔气外泄的惨状,对那些崇拜魔气的邪修特别憎恨。

上一次在妖兽森林枯叶道姑被魔气入体以后,虽然保住性命,修为却掉了一个境界,如今再难进阶,他也是物伤其类。

这会儿听酹月道姑说剑尊弟子竟然找了一个疑似邪修的道侣,还生了一个邪修的崽儿,他立刻不淡定,当场就表示要找忘剑说道说道。

他踩着自己的罗盘法器一气来到灵剑宗,递上印信进了山门,按照既定飞行道路去掌门山峰。

他想直接面见掌门,却又不肯说何事,掌门弟子自然不给他见。

天机真人可以直接找无垢峰主等低位修为相当的修士,要想找掌门却不够格,必须通过弟子通传预约。

忘剑本来就是个怕多事躲麻烦的人,恨不得把门中俗务都交给弟子办理,自然不会给别人来烦自己的机会。

除非有重大事故。

海无颜回到海天门想找掌门禀报,结果掌门有事去了东海,门中忘尘仙子代为管事。

海无颜知道忘尘仙子爱慕剑尊,必然会对谢渊的道侣多加挑剔,便将桑青青和蛋崽之事告诉她。

忘尘仙子听得很是惊讶,“剑尊弟子已经找到道侣?这却是稀罕事。”

谢渊虽然在拾荒宣告桑青青是她挚友,又在海苍城维护桑青青,可修真界毕竟很大,从拾荒到海苍城,再到东南边的海天门,距离甚远,大门派对拾荒那种地方也不甚关注,而海东升出糗吃亏,自然也不会回门派宣扬。

所以桑青青和谢渊的事儿也就是在小范围传播,并未全修真界传开。

毕竟谢渊表面身份是剑尊弟子,而且才面世三四年,也没有在外留下太多事迹,长辈们自然不会太关注。

若是剑尊找道侣,那怕是第一时间传遍整个修真界,连耗子洞都不会落下。

海无颜:“他找个邪修,有碍剑尊名声。”

忘尘仙子道:“确定人家是邪修么?谢渊少年有为,岂是能被邪修迷惑的?那定然是桑青青有其过人之处。”

海无颜冷笑:“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女修,靠着谢渊才筑基,生了个儿子还是颗蛋,能有什么过人之处?倒是一副狐媚子相,八成是合欢门的把戏。”

修真界有两个以女色、双修擅长的门派,寻欢门和合欢门。

寻欢门以录影、传影为主,弟子们也不多出外行走,找双修道侣也还严格。

合欢门却随意一些,名声就很差,被很多女修鄙夷。

而合欢门的功法,也有一门靠吸取男修修为提高自己的,很为人不齿。

海无颜觉得桑青青定然是靠这种功法才筑基的。

忘尘仙子不同意去灵剑宗找忘剑掌门,“此事是人家的私事,我等不宜插手。”

海无颜没想到反而是自己门派不管这事儿,难道自己弟子就白白挨打?不只是丢面子,也丢里子。

她对海冰音视如己出,非常珍爱,从小养大的徒儿,自己都舍不得说句重话,却被人敲成那样,她咽不下这口气。

她又不想跟忘尘仙子说具体经过,便自去找其他人帮忙。

桑青青了解了经过以后原本还怕海冰音他们寻仇,不过剑尊说无事,忘剑也让她不必担心,她也就无所谓。

这背靠大树就是好乘凉,若是她在拾荒时候,丁点纠纷就得小心翼翼化解,生怕惹出什么自家兜不住的麻烦来。

当初在海苍城不就是么,如果不是有谢渊帮忙,只怕她和师弟就被海东升给关到死,师父都不一定能把他们救出来。

想起谢渊,桑青青又叹口气,当初还笑话谢渊是地主家傻儿子、小霸王、中二病、恋爱脑,这会儿却后悔没有跟他多腻歪。

可她还是为谢渊高兴,毕竟他找回自己全部元神,恢复记忆,旧伤又好一部分,修为也更加精进,即便现在元神依然会痛,可他……感受不到,那也是好的。

她在落霞小院儿中侍弄自己培育的新灵花,她跟着忘剑上课以后培育出好几种新品种的灵花,还在落霞小院儿种了一个花圃。

这个花圃可以根据四季、节气、一日时辰来次第开花,颜色搭配、高低疏密,花种配合、花香灵光配合等,全都是她精心设计的,就连忘剑都看得失语,直说美过他的幻境。

她正忙着收到剑尊传音:“厉羽回来了。”

桑青青之前问过厉羽去哪里,怎么这些日子不见,剑尊以为她找厉羽有事,所以厉羽一回来就传音给她。

厉羽飞到剑渊,落地收回翅膀和羽毛,变成人形。

他大步朝着悬崖那边走去,“公子!”

公子没有像从前那般回头看他,而是站在悬崖之上,身姿挺拔,气势冷冽。

这是……剑尊之态。

厉羽一时间顿住,试探道:“公子?”

剑尊微微侧首,给了厉羽一个下颌侧影便不再动,“查到什么?”

语气清冷淡漠,没有任何温度和好奇。

厉羽心一沉,却还是道:“回公子,谢川果然有秘密,他在妖兽森林修了一处地洞培育魔草。”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