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落霞小院儿(管是剑尊元衡,还是谢渊公...)
首页
更新于 22-11-13 00:23:4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剑尊微微挑眉,“我已经恢复记忆。”

厉羽:“啊?谢川就是……”

剑尊微微颔首:“是。我元神出走那段时间,化作谢川。”

厉羽很为剑尊高兴,“那公子元神旧伤可痊愈?”

剑尊:“不曾,不过无大碍。”

厉羽:“那丹药可还需要炼?”

剑尊:“要。”

厉羽直觉剑尊的旧伤怕是没好,说不定还有加重的嫌疑,他太了解剑尊。

厉羽答应,想起自己找到的东西,“尊上,那东西如何处置?”

剑尊:“那些都是无用之物,随便处置。”

厉羽虽然觉得匪夷所思,可既然剑尊说自己是谢川,那自然是真的。只是剑尊是如何变成谢川的?又是如何元神缺失回到法身的?

剑尊:“我知道你有问题想问,有些事情我不想说。”

厉羽便不问,只是和他聊一下对夫人如何,毕竟剑尊和前阵子性情大变的时候差别还是很大的。

剑尊告诉他自己没失去记忆,一切都记得,他会对桑青青母子负责的。

厉羽就松了口气,没失去公子的记忆就好,性情么说不定还会变呢。

公子能被夫人吸引,剑尊说不定也可以。

剑尊却看破他的想法,“我对她不再有从前的感觉。”

作为谢渊的时候可能对她的感觉极为浓烈,可放在他整个元神中,相当于被无数倍的稀释,那种感觉就微乎其微。

厉羽还想说什么,桑青青从外面飞进来,高兴地和他打招呼。

厉羽忙转身迎向她,“见过夫人。”

桑青青诧异地看着他,笑道:“厉前辈,你这是干嘛?”

厉羽:“既然谢川就是公子,那你自然就是剑渊的夫人。”

桑青青摆摆手,“不说那些虚的。”她拉着厉羽悄悄往外走,想躲着剑尊不让他听见。

厉羽小声道:“夫人,公子都听得见。”

桑青青:“别搭理他。你想个办法,把他敲晕或者催眠,兴许能把谢渊再叫出来。”

厉羽忍俊不禁,小声道:“夫人,尊上就是公子,公子不曾消失,只是恢复了往日的性子而已。”

又不是尊上一个灵魂,公子一个灵魂,住在同一个身体,你还能把公子叫出来。

桑青青眉头蹙起来,“我住到落霞小院儿去了,我们去那里说话可以吗?你以后常去看看我,看到你,我就觉得谢渊他还在。”

厉羽温柔道:“好呀,只要夫人需要,那我自然有求必应。”

说完他拿出一些新收集的灵植给桑青青。

桑青青看到其中一棵草有点眼熟,伸手挑出来,仔细看了看,“这个是……”

厉羽:“没成功的魔草。”

“魔草?”桑青青惊呼,这个谢渊在灵植课上给她讲过,不过这草看起来发育不良,的确是没长成。

厉羽道:“混元草已经在修真界绝迹,这个也不算是真的,估计是某些秘境留下的类似的植物。”

桑青青:“那我收着没问题吧。”

厉羽:“自然没问题的。”

他送桑青青回去,转身回到剑渊,对剑尊道:“公子,您作为谢川的时候在妖兽森林培育魔草,是为什么呢?”

剑尊:“应该是想找到魔草转化灵力的秘密。魔草除了能散布魔气,其实还能把魔气转化成灵力,只是没人成功过。”

厉羽:“应该?”

剑尊自己行事,为何说应该?

他又问:“尊上在那批失败的混元草中还带走两棵,不知道存放于何处?”

剑尊微微蹙眉,转首看向厉羽,“带走两棵?确定是我带走的?”

厉羽将地洞画面像剑尊展示,“您看,这里一共有十二个花盆,应该有十二棵,少了两棵。”

剑尊看了一瞬,搜寻自己记忆,面露疑惑,“我竟然不知道何时带走,带去哪里。”

他只记得这是自己撕裂空间从一个上古秘境中找出来的种子,然后找到合适的环境种下去。

厉羽又问:“那尊上可记得您是如何变成谢川的?”

剑尊原本觉得自己知道,可待要仔细讲述却又发现只知道大概,却细节不明。

他很清楚地记得,当初元神出窍的时候突然有一种陌生的感觉——他想找个一劳永逸的办法结束这一切。

他在五十多年前那场大战中虽然身心受创,元神受伤,却也凭空接受一些信息。

他知道了混元草的所在,知道去哪里找它们,如何培育,如何让它们突破极限不再散布魔气反而能将魔气转化为灵气。

如果能做点这个,那只要有足够的混元草,再多魔气也并不可怕。

于是他用元神之力撕裂空间闯了数千个秘境才找到二十几颗种子,只不过找到种子以后他元神衰弱伤势加重,一时间回不去自己法身。

他在某地修养疗伤的时候无意中闯进来一伙邪修,他们裹挟着一个小孩童,那就是小谢川。

小谢川被邪修掌控,宁愿魂飞魄散不愿屈服,还利用继承自其父的妖力发下血誓,求剑尊帮他报仇,他愿意将身心奉上。

这原本是他父亲引诱他,传授给他召唤魔王的血咒,却被他用来召唤剑尊。

也是因缘巧合,剑尊元神恰好在那附近,感受到奉献的力量,他帮小谢川完成心愿。

小谢川临终前也将所有力量奉献给他。

同为谢家子,血脉相连,且谢川加了父亲的大妖之力,为他提供一些力量。

他不想回去自己法身,反而幻化出小小的谢川肉身,以谢川身份离开此地去往妖兽森林培育魔草。

大部分元神化作小人儿,修为受限,需要一步步重新修炼,为了让自己心无旁骛,他又封存大部分元神和记忆,使自己不知是剑尊。

最终他应该将魔草栽培成了。

只是现在他仔细回想,当时邪修抓小谢川具体干什么,他培育好的魔草送到哪里,居然没有详细的记忆。

这说明他的记忆被人抽取过或者元神中还有未解之封印。

这到底是自己做谢川时候做的,还是谢川做的,他又不知道了。

剑尊有些不明白了,他明明是一个很简单的人,怎么突然变得这样神秘、复杂?

这是为什么?

那些记忆被他抽取出去保存到了哪里?

他仔细回忆一下,在他融合那一缕元神开启整个元神的时候,好像做过什么,做完以后他才爆发出全部的元神之力,将魔气压下去,顺便也恢复往日波澜不兴,无波无澜的性情。

那之前,他做了什么?他居然也没有清晰的记忆,好像有个念头留在脑海里。

他静静入定,回忆当时的情况,每一个细节都慢慢地回放。

元神刚融合的时候,谢渊是非常开心的,因为他知道谢川竟然就是他自己,桑青青心心念念的人是他自己,蛋崽是他和桑青青的孩子。

他的喜悦是无与伦比的,这种喜悦竟然压过因为元神融合开启之力太强大而带来的巨大痛苦。

最终画面定格在他的双眸上,他的痛苦之中还夹杂着一丝绝望和挣扎,因为他知道元神融合以后会重新变回没有七情六欲,没有爱的感觉的石头人,最后他居然强行从自己眉心抽取一段元神之力打了出去。

这个动作,他后来竟然不记得。

那段元神之力恐怕就是他想要的记忆吧。

秘密应该在桑青青身上。

平生第一次,剑尊生出好奇心,非常强烈,一如他当年元神出窍。

于是剑尊下山了。

全宗门震动!

已经几十年未出剑渊的剑尊,今儿离开剑渊了!

之所以说是剑尊下山而非弟子谢渊,那是因为剑尊在外人面前都是模糊的光影,哪怕元婴修士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他们这些普通弟子就更不用说,看到剑尊只是一团金光。

从前剑尊离开剑渊,要么出去降妖除魔,要么出入秘境,总之从无闲逛之说。

今儿剑尊离开剑渊却没出灵剑宗,而是去了……落霞小院儿?!

那不是谢渊的准道侣桑青青居住之所?

他们突然发现,大家有日子没见到谢渊,怎么谢渊不出门,剑尊反而出来了?

难不成?

有人立刻猜测:“会不会是剑尊知道徒弟找了个普通女修不乐意,要棒打鸳鸯?”

桑黎黎等人立刻幸灾乐祸起来,“这下有好戏看了!”

海冰音更是表面淡淡,内心期盼,希望剑尊把桑青青赶出去,让谢渊懂点规矩。

她师父海无颜和天机真人正想办法和忘剑掌门商讨此事呢。

既如此他们先等等,剑尊老人家亲自赶走桑青青,那不是更好?

不少人暗搓搓地期盼着剑尊把桑青青赶出去,最好把云隐门弟子一起赶出去,免得他们来打秋风!

桑黎黎和海冰音则盼着剑尊看出桑青青是邪修,她那颗蛋也是邪物,被剑尊一剑斩掉才好呢。

他们企盼的剑尊识破桑青青邪修身份,一怒之下将她赶走的画面并没有出现,而是剑尊在落霞小院儿被桑青青嫌弃。

桑青青也是惊讶得很,剑尊破天荒离开剑渊来自己这里,想干嘛?

她嫌剑尊挡着自己的阳光,又嫌他站在那里太亮眼,如此盛世美颜却是块石头,气人不?

这要是别人家道侣,如此高颜值,再石头人她也能看得津津有味,可这是她道侣呀,没心没肺的,她能不气么?

剑尊往一边树影里让了让,站在那里观察她,看看自己以前能把秘密藏在她哪里。

抽取记忆藏起来,这肯定要用元神之力,其他是没用的。

会不会是之前自己替换小木人元神碎片的那缕元神之力?

还是上植修课的时候他把玩的那一丝元神之力?那丝元神之力最后去哪里了?他想了想,竟然没有明确的记忆。

他打量她,看看她身上能有什么元神之力幻化的东西。

桑青青立刻感觉到他的打量,他眼神那么直白,她感觉不到才不正常呢。

她瞪了他一眼,“你看什么?是觉得我好看,特意跑过来看吗?”

后面赶来的厉羽躲在一边笑。

不管是剑尊元衡,还是谢渊公子,都被夫人吃得死死的。

厉羽判断,剑尊也就做谢川和夫人初遇的时候可能有过一段风光日子吧。

剑尊直接朝她挥挥衣袖,这样她身上元神之力变化的东西就会消失,重新变成那一丝元神之力。

可惜,桑青青什么变化都没,反而因为他那一挥衣袖有所怀疑,“你干嘛?”

剑尊直截了当:“我在你空间留了一丝元神之力,能给我看看吗?”

桑青青也没小气,就把谢川小人又拿出来给他,“好好看看!”

剑尊看了一眼,并不是,这就是单纯的元神之力,没有藏什么秘密。

那在哪里呢?

他又开始上下打量她。

桑青青:“元衡!你再这样我生气了!”

厉羽眼皮一跳,还没人敢这么凶巴巴的直呼剑尊其名呢。

不过剑尊其实没什么脾气,就算人家凶他也不会当回事,只是因为他太厉害,地位太尊崇,其他人不敢罢了。

果然,剑尊依然没生气,反而问她有没有别的元神之力。

桑青青说没有,看他一副不信的眼神,她故意道:“当然有,我不告诉你。”

剑尊微微挑眉。

厉羽看得仔细,哟,剑尊竟然有异样了。

不过剑尊下一句就让厉羽觉得他真该回去当石头,只听剑尊道:“那我也有办法搜出来的,虽然你有海天门圣女的红莲印保护元神,不过我不伤害你却也能知道你的秘密。”啧啧,听听剑尊这危险的发言。

他看剑尊抬手,似乎要对桑青青做什么,便立刻传音:“公子。”

剑尊看他,“嗯?”

厉羽传音:“公子若是想要什么,得想办法讨好夫人,让她主动给,而不是强取。”

剑尊:“我并不会伤害她。”

厉羽:“那也不行呀,她是公子道侣,不是其他什么阿猫阿狗,不只是元神不能伤害,感情也不能伤害。”

剑尊:“这样会伤害她感情?”

厉羽点点头。

剑尊虽然自己没感情,可桑青青是她的责任,那她的感情也许很宝贵,真的不能伤害。

他只得作罢,先行告辞。

厉羽还得替剑尊给桑青青道歉,“夫人,剑尊现在比公子初遇您的时候还要……那啥一些。”

至于那啥是啥意思,桑青青秒懂。

行,她不跟剑尊生气,你生气他都不知道你为什么生气,还觉得你气性大伤身体呢。

厉羽追着回了剑渊,经历了谢渊公子的变化以后,他和剑尊之间比从前随意很多,他从来就不怕剑尊。

他笑道:“公子,想办法哄呀。”

剑尊:“怎么哄?”

厉羽哗啦掏出上数百本话本,什么破镜重圆,什么暗度陈仓,什么火葬场三十六计。

剑尊:“我都看过。”

厉羽:“公子现在只记得内容,没领会精髓和精神。公子要揣摩夫人的心思,喜好,顺着她,哄着她,等她情意绵绵再跟她提小小的要求,她自然会答应。”

剑尊微微蹙眉,听着怎么如此复杂困难?

什么心思,什么喜好,什么情意绵绵。

这都是他没有的。

厉羽开始上手边演边比划,反正务必让石头人学会讨女孩子欢心。

从眼神到动作到首饰到声音高低……

剑尊倒是做得十分到位,就是……

厉羽叹口气,看来剑尊真的不行,不管动作语言多到位,这眼神表情都没的,那也没用啊,人家夫人又不是傻子。

算了,教剑尊修炼演技也行,演得像也是有用的。

剑尊学习能力满点。

训练通宵,第二日剑尊又下山了。

全宗门又一阵震动!

这一次不只是灵剑宗,其他宗门听说以后也连夜赶来,想着瞻仰剑尊高大形象,若是能得指点一二,这辈子就稳了啊。

可惜,剑尊哪里没去,又去了落霞小院儿。

众大佬们:“……”这到底是为何啊?

今儿剑尊一见面就送桑青青一堆灵石,还有好看的法袍、发簪发钗等法器,他是不知道好看不好看的,厉羽挑的说好看。

桑青青起初挺高兴,以为他谢渊浓度提高了,结果看他那无波无澜的眼神,立刻起身,“我上课去了,你们慢慢坐。”

她还气呼呼地给剑尊上了一大壶茶,“喝完再走!”

然后顾自飞走了。

剑尊就坐在她小院儿里喝茶,那壶是一位老祖送给蛋崽的乾坤壶,据说能装乾坤之中的所有水,当然这是夸张,但是装一条灵脉不成问题。

剑尊就坐在那里一杯接一杯地喝,从太阳初升喝到太阳落山,桑青青姗姗归来,他还在喝。

桑青青叹口气,“喝出味道了么?”

剑尊如实相告,“没有。”

不过他能觉察到元神有变化,之前的元神旧伤自然还是难受的,只是他没了感觉就觉察不到疼。

元神疼的时候会有一些症状,现在那症状略有减缓,可见吃她的食物的确对元神有好处。

只是他元神太强大,不是那么明显。

他突然有点怀念以前有痛感的时候,这样就能感觉到痛感减轻是什么感觉。

桑青青坐在他对面,“你不撑么?”

剑尊朝她笑了笑,“不撑。”

他笑起来太过好看,桑青青一下子晃神,虽然知道他没感情,笑不达眼底,可她还是好喜欢。

她心软了,“你想要什么?”

剑尊毫不隐瞒,说他以前做谢川和谢渊时候留在她身上的,可惜他自己抽取封存的记忆他竟不知道是什么。

桑青青听得匪夷所思,你自己做的事儿,你自己不知道?我咋不信呢?你抽取记忆,也不能把你抽取记忆之后放哪里这个动作忘记吧?

可惜,剑尊就是不知道。

桑青青也不知道啊,谢渊又没告诉她。

剑尊:“能再给我些吃食么?”

桑青青摆出一桌子,让他随便吃。

剑尊便坐在那里慢条斯理地吃起来,他吃相非常优雅,虽然没有七情六欲,却一点都不死板,说他是石头人那是说心,而非说他的外形。

桑青青看着看着,就感觉看到了谢川和谢渊。

想起那些甜蜜的往事,她的眼睛亮起来,温柔又缱绻。

剑尊看了她一眼,似乎被她眼中的亮光感染到,记忆里某个画面突然也亮了一下,仿佛黑白画被涂抹上色彩。

那是他在海苍城请她吃大餐的情景,她和云闲一起,她把大餐收起来给他布了一桌子可口的美食,当时他很开心。

就是那种开心他只能用客观的语句来描述,却不能用心情感受出来。

当时的她表情带着几分羞涩和惊讶,却没有这会儿的情意绵绵。

情意绵绵是他根据厉羽说的判断出来的。

吃完饭,他就提出要和她双修。

桑青青的脸竟然红了,还不到双修时间,他干嘛突然说这个?

他明明没有那种需求,他又不是以前的样子。

剑尊在讨好她,因为厉羽说了,讨好道侣就不能什么都按部就班,比如说双修,不能只等时间到才双修,而是看气氛,如果她情意绵绵就要双修。

剑尊判断,她现在情意绵绵就可以双修,那样她会更加开心。

果然,桑青青一改之前的挑剔和故意针对,在他抱住她的时候柔顺地软在他怀里。

她伏在他肩头上,柔声地唤他:“谢渊。”

声音软媚入骨,剑尊竟然觉得好听,堪比琴音。

他不知道什么是好听,可名曲总归是好听的,他能类比一下。

她雪白耳廓上那一粒嫣红的小痣越发鲜艳夺目。

剑尊无师自通地想,亲亲它,也许她会更情意绵绵吧。

他便主动亲了亲那颗小痣。

果然怀里的人儿身体轻颤,温度都升高了,有些发烫的趋势。

他便又亲了一下。

视线落在她锁骨处的同心印上,觉得那一处好像比从前更鲜艳,也应该亲亲它。

他怀疑这是不是他元神之力幻化的,可惜运功试了试,没消掉。

于是这一场双修下来,桑青青有大半时间没运功,剑尊原本想提醒她来着,但是厉羽之前提醒过和夫人双修的时候少说不合时宜的话。

什么叫不合时宜?

就是你想指点她修炼功法或者其他的什么不会让她情意绵绵的话,都不要说。

最好说点她爱听的,如果不会说或者说不出,那你就别出声,只管亲亲她就好了。

厉羽虽然单身多少年,可人家看书多,看八卦多,看别的小情侣多啊!

在他年轻时候有那么几十年他和一对小情侣比邻而居过,那对小情侣那个肉麻,那个耳鬓厮磨。

嗯,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公子之前和夫人还卿卿我我黏黏糊糊的,奔着那个来就对了,夫人保管喜欢。

一回生二回熟,何况剑尊一点都不生,他有所有的记忆,照着那些流程来一遍就好。

他虽然没有感情和感觉,但是按照记忆,他会在亲吻她小红痣的时候重复一遍谢渊当时的心情,她这里格外可爱,亲吻她锁骨的时候他也会默念一句,这枚同心印和她非常般配。

她双修的时候羞涩可爱,她睡着的时候可爱,她撒娇的时候可爱,她生气的时候也可爱……剑尊尽职尽责地重复从前爱她时候的心境。

哦,他做谢川的时候,一开始也是没多少感觉的,可能他封印一部分元神,慢慢地就开始有感情了。

只是他不会表达,都压在心里。

也许现在封住元神可以继续爱她,可他不能,因为他需要元神之力来压制魔域。

剑尊很尽自己做道侣的本分,在桑青青睡着以后也抱着她躺在床上,并没有把她丢下自己回剑渊。

于是,第二日桑青青醒来的时候就满脸欢喜,抱着他亲了一下,咬他耳朵轻笑道:“谢渊,我会等你的。”

剑尊很想说我就是谢渊,你不用等,还想告诉她你咬我耳朵没用,我也不痒痒不怕疼,不过他很识趣地没说。

他已经知道自己少说话,少说让她不高兴的话,她笑容就会比以往多,且会情意绵绵。

她情意绵绵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元神就有异样,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恢复,有只字片语浮现在识海中。

原来让她高兴是恢复那些被抽取记忆的钥匙么?

于是剑尊开始了每天在落霞小院儿生活的日子,喝茶、吃饭、陪桑青青聊天、帮桑青青侍弄灵植,还要负责陪蛋崽亲子游戏,嗯,包括双修。

转眼一年时间过去,这些已经成为剑尊的习惯。

灵剑宗上下每天看着剑尊往落霞小院儿跑,大家从开始的震惊到最后越发震惊,因为谢渊怎么不见了?

天机真人、海无颜、酹月道姑几个暗搓搓关注了一年,终于忍不住找无垢峰主抱怨此事。

天机真人:“无垢道兄,剑尊此举是为何意呀?那是他徒儿的道侣,是不是得避嫌?”

无垢心道:那就是他道侣,他避什么嫌?倒是你们才该避嫌呢。

只是剑尊和谢渊是同一人这事儿之前掌门说保密,剑尊自己不公开,他当然不会泄露。

无垢:“剑尊之事,岂是我等能议论的?咱莫要多管,还是帮弟子准备学末考核吧。”

一年学期结束就要进行考核比试。

落霞小院儿里剑尊正一边陪蛋崽玩滚蛋蛋,一边对桑青青进行赛前辅导,告诉她考核和比试有什么区别以及一些注意事项。

厉羽:这关心夫人考试的模样绝对不是演出来的,我作证!

桑青青有个毛病,一说考试辅导就犯困,上辈子的惯性,这会儿也如此。她打哈欠,剑尊便停下来看她,待她打完再继续讲。

桑青青:“你不是怕我考试倒数给你丢人吧?你放心,我丢人也是给谢渊丢人,不会给你丢人的。”

剑尊露出一丝无奈的神态,“我就是谢渊。”

这一年他天天往落霞小院儿来,没人不知道他和桑青青的关系吧?

不过这是他自己的私事,所以从没想过要和谁解释。

蛋崽骨碌碌滚到桑青青身边,轻轻碰了碰她,笑嘻嘻道:“娘亲,考个大鸭蛋回来,嘿嘿。”

蛋崽虽然有自己的修炼传承,也会说话,可他其实不识字不会写,桑青青这半年多也教他修真界的文字,每次给他考试,蛋崽都会得个大鸭蛋。

自己得鸭蛋次数多了,蛋崽也知道大鸭蛋是零分的意思。

桑青青用手指戳了他一下,“你可是剑尊的孩子,考试还得大鸭蛋,不害臊。”

剑尊:“无妨,修真之人不学文法也没关系。”

元神强大到一定程度,自动领会,无须死学。

再者蛋崽不需要修炼其他功法,自然也无须看懂其他文字,即便要看,很多玉简也会直接把功法传送到学徒识海中,不需要识字。

桑青青看他对儿子要求如此低,对自己就赛前辅导,顿觉不公平,忍不住阴阳怪气:“不学识字,怎么看话本呀~”

不看话本,怎么找道侣?那不得做万年老光棍儿?

剑尊:“……”

厉羽:哈哈哈哈。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