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丹灵(这卧虎藏龙的小宗门。...)
首页
更新于 22-11-13 00:24:5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剑尊也只是觉得她会喜欢得第一,毕竟每次考核弟子们都力争上游,他觉得她应该也如此。

这些日子的耳鬓厮磨,让他养成随时观察她的习惯,知道她怎么样是高兴,怎么样是愉悦,怎么样是不爽,怎么样是撒娇……

哪怕他自己没有感觉,也对她的情绪了若指掌,渐渐地,他也形成了自己的条件反射。

条件反射多了,也会产生一丝丝的感觉,虽然他不能明显地感受到,那变化却是在的。

一开始的演、讨好,慢慢地就变成习惯,变成下意识的行为。

这让桑青青有一种错觉,让她觉得他已经重新爱上她,重新变成谢渊,只是比谢渊更加克制、内敛。

他不会说从前的那些甜言蜜语和让她面红心跳的情话,但是也不再说扫兴的话,那些明显的让他看起来没有七情六欲的话,他都没再说过。

他眼神虽然不灼热,看她的时候却也比半年前带着温柔光芒,至少她觉得如此。

她和他说话的时候,他不管做什么都会停下来看向她,她有需要帮忙的时候,他都会及时出现。

他拥抱她的时候不再是硬邦邦的,现在会放轻力道,让她感觉到类似温柔的对待。

哪怕是演出来的,她也喜欢,因为他肯演她,就说明他在意她呀,他怎么不去演别人呢?

她很高兴,因为现在他和谢渊的时候有一些像了。

只要自己活得够久,恋人就会回来的。

转眼到了考核比试的日子。

考核分为文试和武试,文试只需要按照要求来做,比如画符、施展法术、练剑、布阵、控制灵植、炼丹、驭兽等等,武试则需要去考核秘境进行闯关。不同修为、不同功法的弟子进去以后,面对的是不同的考核模式。

每个进学弟子都必须参加考核。

比试则不强制,愿意参加比试的弟子自行报名,可以上台与其他弟子轮番切磋比试。

这是专门给好斗的弟子准备的项目,尤其那些时刻准备战斗的剑修们。

桑青青不热衷和人斗法,自然不报名。

这一年桑青青不但修为进步很快,已经筑基中期,她操控灵植的本领也非常厉害。

文试灵植弟子们每人拿到一颗黑黢黢的种子,种子还散发着莹莹绿光。

考核老师解释一下规则,“这是一枚专门用来考核的灵籽,不易被催发,却能很好的反映你们的修为。像你们筑基初期的弟子,就要催发出一条鞭子,中期弟子则要粗一倍,长一倍,后期的再翻倍。”

一般的鞭子差不多是拇指粗即可。

桑青青掂量了一下,按照谢渊教的用元神之力沟通灵植。

她的元神之力并不能外放,更不能像剑尊那样用来打架战斗,她只能用来沟通灵植。

旁边桑黎黎和几个弟子也在掂量。

桑黎黎努力几次,才把种子催发芽,然后生出细弱的一条藤。

她虽然是筑基一层,可她是靠丹药堆起来才筑基的,修为很虚,比那些自己实打实修炼起来的要差很多。

最终她使出吃奶的力气也只能把种子催发成筷子那么大。

考核老师微微蹙眉,这弟子来浪费资源的吧?

桑黎黎羞窘的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其他弟子有达标的又不达标的。

轮到桑青青了。

一般灵植师要驾驭自己的灵植那是非常容易的,即便桑黎黎也能将她的大嘴花催发成树,可这种陌生的种子却很难一下子驯化。

桑青青之前已经用元神之力和种子沟通过。

她当初很弱的时候都能沟通收服小绿,后来筑基以后更培育诸多新品灵植出来,早就和植物越发亲和。

一经沟通,那种子立刻就有回应。

桑青青默默地道:小黑子,请你尽情长大吧。

她默念完就把自己的元神之力和灵力不要钱地注入进去,一点都没吝啬,反正现在有剑尊帮忙双修,她不缺灵力。

大方的!

“呼啦”周围的人只觉得一阵飓风掀起,忙运功稳住身形,然后惊讶地看着塞满屋子的灵植。

这……也太……过分了吧!

桑青青也吓一跳,小黑也太……能炫耀了吧。

我说尽情长大的意思,就是如果我的力量不行,你尽力而为,别让我太丢人就行,要是够呢你也别太出挑,差不多就行。

考核老师都惊了,说是三倍拇指粗就可以,结果桑青青给催发了腰粗!

你……金丹修士也没这本事呀!

外面通过传影器观察的忘剑等人也直接被惊动,纷纷把神识投过来。

忘剑啪啪啪鼓掌,骄傲得很,“没曾想数千年后,修真界又出一天赋异禀的灵植师!修真界大幸事!”

他还不忘传音恭喜剑尊,“有些金丹在操控灵植方面也没有青青出色,满分弟子!”

不愧是剑尊道侣。

剑尊虽然没来现场,却一直通过传影器关注这边,闻言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浅笑。

厉羽都看呆了,谁见过石头人剑尊笑?

夫人不在跟前,这可不是演的!

厉羽:“公子,您现在心情如何?”

剑尊:“如常。”

厉羽:“比半年前呢?”

剑尊:“一样。”

厉羽:嗯,嘴硬这点其实是一如既往的。

接下来桑青青要去秘境进行武试,同行的有四十人。

前来进学的弟子有上千名,考核自然也是分开的。

剑尊给忘剑传音,让桑青青略等一下。

忘剑不解,传音给剑尊问何事。

剑尊:“她的路线和考核没问题吧。”

忘剑一怔,元衡居然主动关心别人,这可是破天荒头一遭。他笑道:“元衡放心,秘境经过多少年的考核,自然是安全的。”

剑尊神识扫过,海冰音、桑黎黎几个和桑青青不对付的弟子也在其中。

他自然记得第一堂灵植课她们几个对桑青青不友善,后来蛋崽还打过她们。

虽然知道她们几个不是桑青青的对手,且她有星芒剑保护不会有危险,可他也不想让她们惹她不高兴。

她不高兴,他得哄好久呢,不能让人给自己添乱。

剑尊要求把桑青青和她们几个分开,另外他要亲自检查一下桑青青的考核项目,免得有什么会吓到她的。

忘剑都无语了。

剑尊却觉得自己没问题,他只是在尽道侣的本分,如果他还是谢渊,那他肯定会幻化一个普通弟子陪着她进去,生怕她有闪失。现在他没有那种担心的情绪,自然不会如此,不过该有的检查还是要有的。

结果剑尊亲自一检查,秘境里有一棵近似魔化的妖植,不知道有人故意放进去的还是秘境的妖植受剑渊魔气影响导致的。

外人并不知道桑青青其实不怕少量魔气,近似魔化妖植其实没有真正的魔气,只是吓人而已。

那也不能吓到她。

其他倒是没什么。

桑青青的武试也毫无悬念。

她就跟刷满了植物好感度一样,进了秘境先收集灵植,还把适合这里的灵植给种上。

遇到拦路的妖兽,她都不用自己的妖藤,就近调动灵植就能把它们给捆起来,或者变成灵植牢笼层层将它们困住。

嗯,遇到一窝很毒的毒火蜂,结果正好送到她心窝上,收进空间一批,立刻和她原有的野蜂捉对厮杀,双方各有损伤,还有一些一见钟情直接就进洞房的,她空间的灵蜂直接升级了。

空间里的蛋崽急的呀,一个劲地蹦跶要出来帮娘亲,结果都没用武之地。

爹可叮嘱过他,让他跟着娘亲保护她呢,可他压根就没捞着发挥呢。

不过桑黎黎等人没那么好运,哪怕筑基修士也被毒火蜂蛰得满头包,幸亏找到蜂巢,挖点蜂蜜涂上解毒。

桑青青还编织了灵草网,帮他们隔绝追杀的毒火蜂,否则他们还不定被蛰成什么样呢。

桑青青跟去郊游采风一样去秘境溜达一圈,收获不少灵植,外加进化的灵蜂。

心满意足!

忘剑亲自给她颁发优秀灵植师的令牌,以后她可以靠这个令牌行走修真界,也可以在各大城池、门派受到优待,想找工作都可以。

当然,忘剑觉得桑青青是元衡道侣,这些都没必要,这就是一个荣誉。

桑青青却很高兴,笑得非常灿烂,还冲着剑渊的方向眨了眨眼。

剑尊看到了。

他随即生出一个念头,蛋崽那么皮定然是随她的。

厉羽连声恭喜他,“公子教导有方,夫人格外出色。”

剑尊:“她挺高兴。”

考前辅导很有必要。

桑青青没参加弟子之间的比试,她考核完就去看师弟师妹们。

云闲云卷也没问题,文试武试都是优秀通过。

云闲在一边等她,云卷早就和人参加比试去了。

这种能光明正大比试打架的机会,云卷是绝对不会错过的。

桑青青和云闲聊了几句,然后一起去看云沧、云琼和云舒考核。

云琼虽然没有优秀,却也良好,这丫头聪明得很,天分也不错,就是不那么用功。

她现在和花小鱼一起,倒是也能多修炼。

云舒他们考核也只有文试,不过他们这些外行看不懂,毕竟考核也不是外行看的那种算卦准不准的热闹。

几个人一起盯着云沧那边考核的传影器看。

云沧是炼丹师,只考核炼丹水平,只有文试没有武试。

云沧他们在炼筑基丹,这是最直观的考核方式,看他们能不能炼成功。

在修真界能够成功炼出筑基丹的修士才会被认可成为正式炼丹师。

因为只有筑基以后才是真正地迈入修真大道,之前炼气不过是锤炼身体和经脉为后面做准备而已。

桑青青看得很紧张,云琼和花小鱼也一左一右拉着她的胳膊,暗暗使劲。

桑黎黎还在一边讥讽,“像这种十炉九废的,当炼丹师也太可笑。”

桑青青瞥了她一眼,你满头包还没消呢就好意思笑话别人。

云闲安慰他们,“不用担心,师弟这一年进益很大,肯定会成功的。”

桑青青张开空间,蛋崽和小暴躁、小绿都关切地注意云沧。

炼丹花费时间比较久,所以大部分人都不在这边观看,都去看弟子们的比试去了。

又过了大半天,总共已经五天,炼丹房上空突然有雷云凝聚,天空都黑压压的。

考核老师们都注意到,纷纷查看怎么回事。

忘剑掌控全局,他惊喜道:“竟然有弟子炼丹大成!”

他眼观炼丹房,竟然看不出哪个丹炉有如此造化。

没想到炼制筑基丹而已,竟然有弟子能引动丹云,看来要生出丹纹了。

炼丹能否引动丹云,跟炼丹师修为高低无关,而是看他的天赋。

另外炼制珍稀丹药的时候如果丹药品阶过高还会遇到雷劫。

考核老师们已经张开法器,若是丹云引动雷电,他们也能帮忙阻挡一二。

云沧则是急得满头大汗,这一年他一直都在学习炼制筑基丹,可从没成功过。他这一次考核也是硬着头皮参加的,炼毁了就得给师姐丢人。

云隐门没啥,可师姐是谢渊道侣啊。

他紧张地盯着丹炉,默默数着时间,生怕过了开炉时间,火候太大又炼废掉。

他一直盯着自己丹炉,热汗滚滚而下落在丹炉上,汗珠顺着缝隙溜进去,发出滋啦的声音。

过了片刻,丹炉里发出哔啵哔啵的响声,云沧寻思应该好了吧。

他想探头看看。他还没筑基,修为又低,所以还不能外放神识帮他炼丹……

他觉得自己真是个废物啊。

哔啵哔啵声音越来越响,他觉得奇怪,寻思肯定报废了,不会爆/炸吧?

要不要把丹炉打开看看?

就在这时候丹炉盖子突然自己弹起来,一下子打在他脸上,把他鼻子打得生疼,一股鼻血喷出来,溅到丹炉里。

“咔嚓”炼丹房上空雷声清脆,三道紫色的雷电直直地劈下来,“咔嚓!”

两道雷电悉数劈在云沧的丹炉里。

“啊——不要劈坏我丹炉!”云沧以为海天门弟子使坏故意搞他,连忙合身扑上去保护自己的丹炉。

后至的那道天雷直接劈在了云沧身上。

他啊一声,一个跟头栽倒在地。

丹炉也被他弄撒,里面骨碌碌滚出二十几粒灵光闪闪的筑基丹来。

皆为仙品!

考核老师也吓一跳,都没来得及出手抢救,就看到云沧被天雷击中。

他忙飞身过去查看,拿出疗伤丹要给云沧喂。

云沧被他扶起来,吐出一口热气,哭道:“老师,有人暗中害弟子,您要给我做主,让他们赔我丹炉!”

考核老师见他被雷劈的头发呈爆/炸状,满脸满身黑灰,眼白和牙齿却分外白,看着都好笑。

他笑道:“云沧,你没事吧?”

云沧:“呜呜……赔我丹炉。”

老师:“你丹炉没事,筑基丹也成了。”

云沧不敢置信,“真的?”

老师点头,“自然不会骗你。”

云沧猛地跳起来,喊道:“师姐,师姐,我成功了!”

外面的桑青青几个原本担心得不行,都往炼丹房跑呢,半路看见丹成师弟无恙,他们也高兴得笑起来。

云沧把自己的筑基丹捡起来,装在旁边的特制灵木盒里,高兴得见牙不见眼。

考核老师拍拍他,“云沧,恭喜你筑基成功。”

云沧:“我筑基丹炼成了,嘿嘿,嘿嘿,什么?我筑基也成功了?”

他轻轻一跳,竟然“砰”地撞上了炼丹房的屋顶,吓得他赶紧掉下来。

他之前刚炼气八层啊,现在直接筑基……二层!

简直比做梦还不可思议!

这雷云来得蹊跷,不只是在场的老师们纳闷,忘剑自然也不例外。

他把情况传给小群老祖们,希望他们能判断一下。

老祖一:“忘剑你是不是学艺不精?这么点小事儿还让我们看?你自己看不出吗?”

忘剑:“师尊赎罪,弟子怎么看不出。”

老祖二:“他根脚奇特,你看不出也正常。他不是普通人,而是丹灵投胎,肉胎太过愚笨,禁锢了他的灵识。”

忘剑这才明白,若是丹灵化形,那他肯定可以看出端倪,投胎就难说。

但凡投胎就会受到天道约束,再强大的能量也受肉身约束发挥不出来。

元衡是特例。

所以修真界对付一些棘手的邪修或者魔头,会抽出他们元神,施加禁制然后送他们投胎,一代代来削弱他们的力量,最终也会将其灭杀掉。

忘剑也不忘给剑尊道喜:“不愧是元衡道侣的同门,一个天生符修,一个出色的剑修,还有一个丹灵转世的炼丹师,这云隐门卧虎藏龙啊,元衡早就看出来了吧?”

剑尊淡淡道:“不曾。”

他从不开灵目去看人家根脚或者其他隐私,除非有除魔需要,否则他也没那个兴趣。

云沧也获得优秀炼丹师的称号。

他抱着那块令牌,在桑青青几个面前哭得稀里哗啦,丝毫不管人家会不会笑话。他很想像以前那样弯下高大的身躯,把大脑袋搁在师姐肩膀上痛快哭一场,让师姐安慰他。

不过这一次不知道为啥,他大脑袋怎么也搁不到师姐肩膀上。

桑青青以为他一直给自己鞠躬呢,笑道:“云沧,师父说得没错,你是天生的炼丹师,你好好炼,以后给师父连飞仙丹。”

飞仙丹可以让师父直接把掉的境界补回去,不过据说最近一千年已经无人能炼出来。

桑青青觉得师弟肯定可以!

云沧腼腆地笑,没多少信心,他抱着自己丹炉,得意道:“都是谢公子送我的丹炉好。”

云沧晋级炼丹师,且炼出仙品筑基丹,自然引发很大的轰动。

各大门派都想拉拢他,诸多炼丹师也蜂拥而上将他围起来。

云沧:“师姐,师姐……”

桑青青让他放心去,多交朋友,多交流,炼丹水平也会进步的。

云琼瞅瞅云闲的优秀符师、阵法师令牌,再看看师姐的,想想云卷肯定也是优秀剑修,仿佛只有自己是个拖后腿的。

呜呜……她受刺激了。

云琼没脸见人,拉着花小鱼去修炼了。

嗯,花小鱼也是良好,没混上优秀。

云闲看向桑青青:“师姐,我陪你走走,还是回去?”

桑青青正在兴头上,“我们去看云卷和人打架。”

路上云闲道:“师姐,比试完,我就带他们回鳌山吧。”

桑青青犹豫了一下,“听掌门的意思,你们想留在这里继续学习也可以的。”

师父把他们领进门,更高深的基本就不怎么教了,所以他们进展要慢很多。

来灵剑宗一年,比他们此前好几年的进展还快。

桑青青其实很想让云自在也过来,忘剑之前就盛情邀请过,只是云自在不肯,说他在鳌山很好没人管他,现在灵石随便花,他逍遥得很呢。

云闲已经看出来,当初来灵剑宗的时候师姐还磨磨蹭蹭的,现在她已经不想离开这里。

应该是不想离开谢渊吧。

虽然桑青青没说,可他已经猜到剑尊就是谢渊。

云闲:“我们拿到这个身份,以后可以赚更多灵石,也可以收弟子,咱们云隐门会壮大起来的。”

桑青青点点头,“还是要多来进学,大门派的传承要厉害一些。”

云闲同意,就算五大门派,他们每年都派弟子互相去学习呢。

他们这才筑基而已,当然还得继续学习,争取早日结丹。

剑渊上,剑尊盯着桑青青和云闲,问厉羽:“她为何还不回来?”

厉羽:“夫人要去看师妹比赛。”

剑尊:“她师弟筑基成功,她好像非常高兴。”

看着似乎更高兴一些。

厉羽:“公子别吃醋,夫人为您都不肯回鳌山了。”

剑尊一本正经:“我知道吃醋的意思,我并没有。”

厉羽:我信不信呢。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