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祭司(呜呜,崽崽变丑了,娘亲不...)
首页
更新于 22-11-13 21:31:22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桑青青和云闲找到云卷。

云卷是真的卷,她来到灵剑宗以后如鱼得水,可算有正儿八经的剑修陪她练剑,不怕打坏人家要赔,不怕自己受伤太重没有疗伤药恢复太慢耽误修炼,这里简直就是她的天堂。

桑青青等人来这里主要是上课修炼,她主要是切磋打架,修为也是蹭蹭涨。

这会儿她正和一名剑修在切磋。

让桑青青惊讶的那命剑修竟然是花珂。

自从他们来到灵剑宗她就没见过花珂,没想到在这里看见。

花珂看起来比从前稳重许多,神情也越发清冷,剑法自然更加狠辣,招招致命,看得人眼花缭乱。

云卷却半点不怕,反而越打越兴奋,剑招也越来越快,最后只有剑光不见人影。

剑修切磋向来只用剑,不屑用符箓法器以及其他辅助手段,因为他们满心满眼只有自己的剑,绝对不会借助外力。

桑青青虽然没学剑术,但是就这么看着也是一场视觉盛宴。

她悄悄问云闲:“为什么有些剑修招式很慢很慢,往往一招搞定,而有些剑修就很快很快?”

有些人半天出一招,云卷和花珂却能在一秒钟挥出……几十剑。

云闲朝她倾了倾身体,小声道:“一是功法不同,二是修为不同。越是……”

剑渊之上,剑尊微微蹙眉,关于剑术她为什么不来问他呢?云闲一个符修,他懂剑术?

还真是一个敢问一个敢说,而且都不用神识沟通,竟然头靠着头交谈,周围都是剑修,一个个听得目瞪口呆。

他们断然不信剑尊弟子的道侣,怎么会不懂剑?

一个优秀的灵植师和一个优秀的符师,在那里煞有介事的说剑,说得周围的剑修都眼神发直。

旁边的谢游忍不住了,他笑着靠近两人,给桑青青行礼。

桑青青忙还礼,和他寒暄两句,“你比完了?”

谢游笑道:“我筑基巅峰,不好和他们当场切磋,我们有另外切磋的场合。”

他恭喜桑青青和云闲。

桑青青笑着接受,还顺口问候谢家祖父。

谢游:“祖父他老人家知道你在剑渊,也挺高兴的。”

不高兴能怎么的,还能阻止剑尊弟子找谁当道侣?

他又不是喜欢多管闲事的老头子。

聊了一会儿,谢游:“祖父说如果嫂嫂愿意,有空也可以去家里坐坐。”

谢家也住在问虚山上,只不过问虚山地盘太大,他们所在的几座山峰距离剑渊比较远。

桑青青如何和谢渊在一起,常出入剑渊,谢家人没有允许和要事自然不会随意打扰她。

谢游一边和桑青青说话,余光瞥了一眼云卷和花珂,笑道:“这俩不分胜负,还是让她们结束吧。”

话音刚落,台上正在斗剑的两人突然发生变化。

只见花珂一剑带着雷霆之力朝着云卷刺去,这一剑比之前的剑招慢了很多,不像她一贯的风格。

云卷回剑格挡。

“咔嚓”一声,云卷的剑竟然直接断裂,裂口处溢出如墨的黑气,黑气又顺着断剑朝着云卷缠上去。

云卷似是没料到自己的本命剑竟然会被折断,瞬间愣住,有些不敢置信。

周围观战的也惊呼一声,切磋而已,又不是搏命,没人会把对手的本命剑折断。

花珂过分了!

桑青青却大惊,那黑气分明就是魔气!

云卷可受不住!

桑青青心念一动,妖藤瞬间射出,她顺着妖藤之力就将那一丝魔气吸入空间,顺势握了一下云卷的手臂,把那一丝魔气也悉数收走。

云卷在剑断的那一瞬间感觉自己神识好像被什么禁锢住,身体也变得凝滞不灵活。

现在魔气被桑青青收走,她瞬间恢复清醒,“花珂!”她握着半截断剑朝着花珂刺去。

对面的花珂神情突然变得冰冷呆滞,眼中有妖异的光芒闪出。

桑青青看得分明,妖藤将云卷缠回来,“云卷,冷静!”

观战的剑修们也纷纷劝架,有指责花珂的,有让桑青青不要插手剑修比试的。

很快负责维持秩序的老师们赶过来,“怎么回事?”

花珂突然发出一声尖啸,一股浓郁的黑气从她口中喷出,桑青青立刻挡住云卷,张开空间吸收那股黑气,可最近的两名老师还是被黑气扫到,瞬间两眼一团漆黑。

就在众人大惊失色的时候,一股磅礴的灵力笼罩比武台,不但将花珂和两名老师制住,同时将黑气一扫而空,而后揽着桑青青消失在空气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除了周围的少数剑修,其他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有个剑修喊道:“魔气,那是魔气!”

谢游立刻阻止他,“别瞎说。”

很快忘剑和厉羽等人匆忙赶来,将花珂和两名老师带走,又说了几句话安抚众人,让他们继续比试。

桑黎黎一直盯着桑青青呢,她立刻找到海冰音和酹月道姑几人,颤声道:“魔、魔气,那是魔气!花珂和桑青青都会放魔气!”

桑黎黎吓得浑身哆嗦,“她、她是邪修,是邪修!”

天机真人自从被酹月道姑找来以后就一直留在灵剑宗当授课老师,他怀疑桑青青自然也一直盯着。

那是魔气,他第一时间就认出来。

只是他也不敢靠前,毕竟他只会按照既定的功法缝补封印却不会凭空对付魔气。

可那个桑青青她居然第一时间将魔气控制住。

这普天之下,除了剑尊谁还能如此控制魔气?

她肯定是邪修。

桑青青被剑尊带回剑渊。

她急切道:“谢渊,花珂为什么会吐魔气?普通人不是不能容纳魔气吗?”

即便是高阶修士被魔气感染都会发狂的。

剑尊伸手,在他掌心跳动着一团黑气,如同一团黑色的火焰,火焰中间有一棵妖异的草在舒展。

那是魔草。

这株魔草应该发育不良,只有细弱的三根叶子,在魔气中摇摆。

桑青青:“这是?”

剑尊:“种在她心脏里的。”

桑青青瞪圆了眼睛,“种在心脏里?”

剑尊微微颔首,依然面无表情,没有半点关切和着急,“看来有一帮强大的邪修也种出了魔草。”

只不过他种魔草是为了研究让魔草将魔气转化为灵气,他们却是为了在修真界释放魔气。

也许妖兽森林封印裂缝,魔气外泄,也是他们的阴谋。

只要有剑尊存在,天地乾坤大阵的五处封印基本就不会被打开,也不会让魔气泄露。

即便是有泄露,也会很快就被封住。

他做谢川的时候妖兽森林封印突然被冲开一缝导致魔气泄露,他原本要去封印的,可妖兽暴动冲过桑青青他们的住处,他只能先去救她。

最后他肉身和元神合二为一,爆发出巨大的元神之力,将魔气逼回去,顺便草草封印,然后元神回到剑渊的法身。

现在看到花珂体内拔出的魔草,剑尊立刻就想清当初的问题所在。

他去救桑青青的时候,那些邪修可能就把魔气引走去培育魔草了。

他们要想种魔草,肯定要有魔气做引子。

可普通人,哪怕是邪修,他也没有那个本领藏匿魔气而不受损。

剑尊立刻将神识覆盖问虚山所有区域,在场的人也一个都不放过,除了花珂,其他人体内并没有藏匿魔草。

花珂被忘剑他们带去布有阵法密室,可惜她元神尽毁全无清醒的可能,彻底沦为魔草的容器。

剑尊和厉羽传音,让他搜寻花珂元神,看看能否获得些许信息。

可惜花珂元神尽毁,没有留下任何记忆信息。

忘剑亲自去找洁瑜,她正在闭关,对此事全无知晓。

她在花珂得罪谢渊以后就回山门和掌门请罪,之后带着花珂去外面闭关思过,顺便指点花珂修炼。

也是临近考核比试的时候,她才带着花珂回来。

回来以后,她也没关注比试,只管自己闭关修炼,哪里知道花珂会出现这种意外?

洁瑜丢失爱徒,痛惜不已,又急切地想要抓住元凶,便把自己和花珂所到之处仔细讲了一遍。

她们并没有去荒僻之地,不过是问虚山附近,根本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忘剑给修真盟和五大门派掌门分别发了密函,将此事告知,让他们配合严密检查可能被种魔草之人。

一旦有可疑人物,即可缉拿送往灵剑宗。

宁愿错拿再放,不肯放过一个可疑人物。

因为一旦让他们在外面释放魔气,那将是整个修真界的灾难!

忘剑等人关心的是谁有这个本领能弄到魔气,魔草种子,还能将其培养活。

除了剑尊,也只有他和几位老祖,可那怎么可能!

他又没有元神出走没有记忆的时刻。

而桑青青对此也十分不解,她和植物非常亲和,也很容易种活植物,独独这魔草,在她空间里也是半死不活的,即便吸收魔气也是一丝丝,释放也是一丝丝,根本没有什么用处。

可那些邪修怎么就把它种在了花珂的心脏里?

普通人的身体怎么可能承受得住?

也许就是承受不住才这样的?

想起花珂直接被魔草控制的惨状,她心里很不好受。

花珂虽然看不惯她,可那也只是维持她自己认为的秩序而已,两个也没有什么仇怨。

她让厉羽帮忙讲情,尽量把花珂的身体和元神保住,兴许就有奇迹出现,可以让她活过来呢?

剑尊看她神情,判断这是难过,便摸了摸她的头,“有我呢,别怕。”

桑青青靠进他怀里,剑尊便张开双臂抱紧她。

过了一会儿,蛋崽非要从空间出来,桑青青便把他放出来,告诉他发生了不好的事儿,让他也注意别乱跑。

蛋崽:“可是娘亲,我又不怕那些黏牙的黑气。”

桑青青严肃道:“可娘亲怕坏人把你抓走呀,万一他们要把你当做容器种那些魔草呢?”

蛋崽:“他们打不开我的蛋壳啊?”

桑青青:这倒是。

反正只要环境不好,做娘的就习惯性地把孩子拘在身边不让他乱跑。

蛋崽是不知道危险的,他也感受不到恐惧或者紧张,不让他出去玩他就无聊,要爹陪玩。

剑尊同样感受不到害怕和紧张,不管发生什么他丝毫不乱,很顺手地就开始亲子游戏。

桑青青发现原来她才是最着急的那个,恨不得立刻抓住那些邪修,将他们绳之以法,将那些魔草清除殆尽,免得祸害修真界。

剑尊主动安抚她,“不用怕,只要魔草再破壳一株,我就能感知到他们的所在。”

结果敌人似乎也知道花珂暴露得不巧,会被剑尊等人盯上,所以此后一直没有修士再喷魔气。

这事儿表面上平静下来,各门派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进学的弟子们也返回各自门派,都一路平安没有发生什么状况。

原本云闲等人要返回鳌山,以为此事耽搁下来,之后又接到云自在符鹤,让他们陪着桑青青留在问虚山不必急着返还。

他们就留在灵剑宗继续进学。

桑青青觉得他们受灵剑宗恩惠,自然也要有所付出,所以就召集同门开了个会,让大家一起研究化解魔气入体的丹药。

当初花小鱼被阴气控制,她能帮忙吸出来,可魔气却不能。

如果不是当时她动作快,云卷若是被魔气入体,她就无能为力。

被魔气入体的修士,基本都会逐渐发狂,直到六亲不认,嗜杀成狂,最后也化为魔气。

如果不能在化魔之前将他们体内的魔气化掉,那就真的无药可救。

目前修真界各大派也只有消魔丸,如果少量魔气入体,服用以后可以帮忙压制魔气,修士若是能用自身的修为将魔气冲出体外,那就还有救。

当然代价也非常惨烈,跌境界是常规。

枯叶道姑就是从元婴跌到金丹才保住性命。

如今又有两位金丹老师被魔气冲到,怕是要跌回炼气且再也无法进阶。

幸运的是花珂体内的魔草散发的魔气是被稀释过的,并非像封印直接泄露出来的那么霸道。

花珂体内的魔草发育不良,并未长成,虽然看起魔气浓郁,可其实浓度不高。

那些黑气大部分就是黑气而已,其中也只有一丝魔气。

桑青青鼓励云沧,“师弟,你是天生的丹修,这种无人能炼制的丹药只有你可以。忘剑掌门说了,灵剑宗的草药房随便你用,如果缺什么只管说,其他几大门派有的也会给你送过来。”

云沧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师姐,你、你也太抬举我了。”

虽然他炼制出仙品筑基丹,可云沧半点也不相信自己是天生丹修,他觉得自己就是运气好,突然来那么一下子,并不是真的厉害。

他真的没有自信啊,后来他又炼制筑基丹,就没有出仙品,全是正常的筑基丹,那一次就是碰巧了。

可能雷云打了个盹,劈叉了!

桑青青不管,不许他退缩,让他只管和灵剑宗、海天门的炼丹师们商讨切磋,早日把更好的化解魔气的丹药炼出来。

她道:“你想,如果没有这个,那多危险?万一哪天我们几个被魔气入体呢?”

云沧吓得脸色惨白,忙摆手,“师姐,不可以!”

桑青青拍拍他,“那就加油。要我把妖猴儿和小暴躁他们留给你吗?”

这些家伙儿会对云沧进行羞辱式儿鼓励,能激发云沧的潜能。

云沧还怪想他们的,他点点头答应了。

众人:“……”

该说不说,云沧是真的实心眼。

距离剑渊非常遥远的东海某无名岛上,一群身穿黑斗篷的人正在忙碌着。

其中一人浑身都裹在漆黑的斗篷中,不但面容不显,连四肢都不露一丝。

他愤怒地低吼,“废物,蠢货!我跟你们说过,魔草只能种在谢家人身体里!”

谢家人血脉中有大妖传承,他们就是为镇守魔域而生的,将魔草种在他们体内,既不会被元衡发现,又不会因为失去控制而自爆。

花珂就是因为容器不适合,魔草养不住而自爆了。

结果花珂这么一暴露,导致他们的种魔草行动被迫暂停。

隐在那群邪修中的邪九懊悔不已,特么的,他怎么就误入歧途了?

他在溶洞被桑青青吓跑以后,修真盟就对他展开通缉,将他赶得老鼠洞都没有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地。

最后没法,只能通过毒五的身份找到这帮邪修寻求庇护之地。

他只是想不用负报应因果地跟着收集阴灵和阴尸,可不想搞什么称霸修真界、颠覆剑渊的造反行动啊。

这些邪修太邪性了,他们居然培育魔草,想在修真界散发魔气,关键他们自己也会死于魔气呀,失去了自己的元神,没有了自我意识,你就称霸修真界有个屁用?

他们修炼不是为了追求长生吗?你变成魔气,倒是长生了,可没有自我的长生,还不如块石头呢!

不行,得跑!

为首的黑衣人又开始嗡嗡地说道:“血魔传送阵准备好了吗?”

一人上前行礼回道:“回禀大祭司,还差五十名修士。”

一共一千五百名最低筑基修为的修士元神、肉身,全部投入血魔阵中,炼化之后阵法就会启动。

黑衣大祭司道:“魔王托梦,建木元灵会降生在云桑城桑家,所以这五十个修士全部用桑家填补。”

用与之有亲缘关系的修士填补,能增加建木元灵从血魔阵中降生的几率。

建木生于混沌,沟通天地,待天地分离以后成为沟通天地人三界的通道。

经历巫妖大战、神魔大战、仙界飞升等之后,建木几经枯萎再生,后来随着仙界飞升脱离了人间界。

如今的修真界是没有建木存在的,所以如今要想飞升也极其困难。

不过相传建木生而有灵,它是有元灵的。

黑衣大祭司凭借数万年的积累,已经收集到很多建木元灵的信息,他利用邪术让其在人间轮回,基本上每一世都不会活过十八岁。

原本六年前建木元灵就该在血魔阵中降临,可不知为何竟然出现意外,元灵未曾出现。

这一次绝对不能再出意外!

只有建木元灵才能容纳天地间所有的气,即便是最初的混沌之气,而魔气本身就是混沌之气吸收人间怨气、戾气等邪恶之气而生的。

只要人类不灭,此等魔气就不会消失,混沌终将再度强大,最终让天地归于混沌!

他说到激动处,突然爆发出一阵猛烈地咳嗽,整个人都蜷缩起来,最终如同晒干的咸鱼一样干瘪下去。

“不、不……”他发出浑浊的声音,随即一声爆喝,在场所有人全都陷入呆滞状态。

邪九眼瞅着这一幕,震惊得不行,这里不能待了,这都是些疯子。

他想悄悄溜掉,却突然觉得寸步难行,身体也越来越沉,仿若压了三座大山一般。

黑衣大祭司喘息着,“这么多信徒,也就你这身体还堪用一用。”

这些人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他,哪怕仅仅是元神寄生。

他并没有对邪九进行夺舍也没有抹去原有的意识,只是共生在他的体内,却又强横霸道地主宰着他,让他根本无法反抗。

黑衣大祭司重获身体,力量顿时强大起来,“找到建木元灵,用它培育魔草,魔草成则魔尊降临!”

信众们黑压压地匍匐下去,狂热地喊着:“魔尊降临,魔尊降临!”

邪九的意识并没有消失,他恼恨地直接开骂:“一群疯子,魔气就是气,它怎么变魔尊?你想当魔尊你就当,非要说什么降临!”

可惜他也只能自己想想,毕竟身体被大祭司掌控,他连自己的嘴巴都掌控不了。

与此同时,剑渊深处的声音又开始震动,“元衡,天地始于混沌,终于混沌,你再挣扎也只是徒劳无功!”

意识发出声音,声音带动魔域震荡,剑渊和剑尊的元神便同时受到冲击。

是更强于以往的力量!

魔域的力量正在非常快速地增强!

剑尊合眸压制魔气。

坐在旁边的桑青青立刻觉察剑尊的细微异样,她没说话,只是静静地握住他的手。

如果他魔气外溢,她就第一时间帮他收走。

只是他明明感觉不到痛,为什么还会紧蹙眉头?

在周围练习吐火吐水的蛋崽也感觉到爹的异样,他对能量波动特别敏感,瞬间就知道爹体内魔气超标。

他哒哒哒跑过去,贴在剑尊身上就开始“啊呜啊呜”起来。

这一啊呜就是一个月。

剑尊合眸打坐一个月,桑青青陪他一个月,蛋崽啊呜了一个月。

他一边呜呜说黏牙,累得崽崽腮帮子疼,一边还不肯停下来。

桑青青一直瞅着没觉得,待回过神发现蛋崽似乎……长大了一圈。

原本蛋崽到打坐的谢渊胸口,现在……居然到他嘴巴了。

桑青青急了,“崽崽,别撑着呀。”

蛋崽打了个饱嗝,骨碌躺在地上来回滚了滚,最后滚到桑青青手边求摸摸。

桑青青摸摸他,虽然孩子还有蛋壳,可她怎么觉得他累得不轻呢?

蛋崽:“呜呜,娘亲,崽崽的头发变得好奇怪,呜呜,好丑,娘亲会嫌弃的。”

桑青青看看他光溜溜的蛋壳,她一直没见过蛋崽壳内的样子呢。

剑尊也就看过一次,在蛋崽吃了大量魔气以后,里面黑黢黢的,能阻隔一切神识窥探,他也看不清了。

蛋壳内的蛋崽揪着自己乱草一样的头发,呜呜呜个不停,爹和娘的头发又长又黑,又亮又滑,怎么崽崽的头发像杂草。

哎,崽崽好愁。

可是厚厚的头发包着他,让他好舒服啊,舒服地没一会儿就打起了小呼噜。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