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护妻(桑青青乃吾道侣,蛋崽为吾...)
首页
更新于 22-11-14 21:11:35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剑渊作为天地乾坤大阵的阵眼,连接五处阵法,每一处阵法有异动都会在剑渊呈现出来。

魔气突然力量翻倍增长,这对剑渊的冲击非常严重。

剑尊只能选择闭关来专心加强封印的力量。

只要他守住剑渊,魔域的魔气就不能冲破封印散入修真界,而邪修们用来培育魔草的魔气,数量终归有限,虽然危险却不能酿成大害。

修真盟只需要找到那些魔气,想办法将之封回封印之下即可。

修真盟有专职封印长老们,他们各有师门传承,负责加固弥补封印缝隙,能够对付少量魔气。

不过现在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桑青青可以带着蛋崽去收取那些散溢的魔气,或者让蛋崽消化掉,或者送回剑渊由剑尊重新镇压回去。

老祖们特意见过桑青青,针对蛋崽的事情和她聊过,他们的意思蛋崽因为传承自祖先血脉,具有大妖吸食各种气的本能。不过这种吸食终归有限,超过他生长所需,他便不会继续吸食,因为魔气太多也会对他造成伤害。

其实剑尊小时候也是可以吸食魔气的,只不过能吸食的数量远远小于蛋崽,且在稍大些以后吸食的魔气只能留在他的体内,并不会变成他的修为,久而久之就成为一种负担,会和剑渊的魔气一起冲击他的元神封印。

想起老祖们说的,桑青青就一阵揪心的疼。

现在谢渊又要闭关,这说明事态很严重。

她揪着剑尊的衣袖,“你闭关的时候,我和蛋崽还能看你吗?”

剑尊握住她的手,“当然。我闭关就和平时无异,阵法不会阻拦你们,只不过你双修的时间要改为三个月一次。”

桑青青哪里还想双修,他那么艰难地镇守剑渊,她哪里还舍得让他分神陪她双修,“我可以吃药的。”

剑尊:“不用,我已经安排好。”

他只负责镇守剑渊,至于外面邪修们散布的魔气就得靠修真盟其他人的努力。

陪道侣双修的时间,他自然还是有的。

即便外面事态真的很紧张危机,在剑尊脸上也看不到半点急切和担忧,除了因为魔气力量增强他不得不长时间打坐封印对抗以外,其他也没什么异样。

当然,异样还是有的,他之前一天只需要花一两个时辰打坐来检查加固各地封印,其他时间就可以陪桑青青。

现在他不能再陪她吃饭喝茶、培育花草,也不能再陪蛋崽亲子游戏。

他突然感觉有一丝不爽,还想那个一劳永逸的办法。

随着陪伴桑青青的时间越来越多,她越来越开心,他被抽取的那些关键记忆也开始松动,他已经知道更多自己之前藏起来的秘密。

他,在做谢川的时候,真的很勇,也很邪气,他居然把两颗魔草种子养在自己的元神中,用他强大浩瀚的元神之力来蕴养炼化那两颗种子。

等他现在恢复那段记忆,再搜寻元神中细如尘埃的种子已然不见。

或许因为他元神之力太过强大,那细小的种子已经被炼化。

至于培育好的十几棵魔草,他拿走两棵也是植入自己元神中,想让魔草活在他的元神中扎根吸取封印的魔气。

可惜他的元神太过强大,又是专门用来封印魔域的,魔草根本不能存活太久。

那两棵魔草在他元神中没过多久就化为了魔气,不复存在。

也许天底下无人可以培育真正的混元草——那种能够将魔气转化为灵气的仙草。

那他只能这样日复一日,千年、万年如一日地守在剑渊。

这是他的宿命,如今亦是他的选择。

有她的世界,让他觉得很好,他愿意为她守护这片安宁。

从前他看风是风,看雨是雨,看花是花,因为她,他知道吹过的风有千万种不同,落下的雨也带着情意,日升日落都有意义,花开花落也是人生。

他想让她自由自在地修炼,培育灵植,做她喜欢的美食,让她去往天下每一个想去之处,让她做每一件她想做之事。

他守护她的天空,她点亮他的心海。

从此注定的使命都变得有了意义。

为了这份意义,他愿意化为山,为千千万万像她一样的人能平安。

他又看了她一眼,然后缓缓合眸,开始入定。

桑青青凑上前亲了亲他微凉的唇,低声道:“谢渊,即便我是小土坷垃,也能让山垫高一寸,也要帮你撑住这天。”

当她不够爱他的时候,风吹草动就能让她打退堂鼓,花珂的几声威胁就会让她逃离。

而今她足够爱他,就算天崩地裂,也不能让她退却。

她会与他共进退,她不会丢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这离天堂和地狱最近的剑渊枯守。

她会陪他守护下去,给他七情六欲,给他欢乐和酸楚,让他也能体会什么是乐不思蜀,让他知道无聊和有趣,让他……

他给她一个天下,她给他一个家。

她把一方息壤从空间挪出来放在剑尊身边,那上面长着一株三尺高的仙珠草,茂盛茁壮,蕴含着灼灼光华。

她让仙珠草陪在他身边,仙珠草的气息可以蕴养他的元神。

哪怕只有微乎其微的用处,那也是好的。

桑青青把蛋崽收在自己空间里,离开剑渊去找忘剑。

厉羽都被打发出去探查那些被种魔草的人,她也得为修真界出点力,不能只坐享其成。

修真盟已经进入戒备状态,老祖们临时炼化出最新的探测法器,用来探测修士们身体里是否被种上魔草的种子。

可惜他们只能探测魔草已经破壳而出开始散发魔气的情况,没有破壳的并不能探测出来。

桑青青毛遂自荐,“掌门,我对被种魔草的人有一种特殊的感应。”

她因为特殊体质的缘故,能够亲和植物,还能修炼一些灵植的本领。这是她无意中跟着小绿学的,平时侍弄花草,培育灵植,小绿也有帮忙,她耳濡目染学会一些。

她对魔气、阴气、灵气等非常敏感,有天然的亲和和排斥,就和植物一样。

她也不怕魔气,但是她本能的厌恶魔气,因为它总让她有一种一切要化为乌有的感觉。

当时看花珂和云卷比试,她就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和厌恶,只是她为人温柔宽厚,很少敌视别人,所以只以为自己记恨花珂当初威胁自己。

后来花珂魔草失控,她才知道应该是魔气的缘故。

她其实很讨厌魔气,住在剑渊的时候不舒服,因为剑渊的魔气时不时就让她生出一种生于混沌,终于混沌,所有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功的想法。

不过她对谢渊的爱,将那种不舒服压过去了,她很少由着自己的性子沉浸负面情绪。

忘剑惊讶地看着她,“青青居然如此厉害。”

不愧是剑尊道侣,看来冥冥中自有天意。

忘剑组织一支护卫队专门保护桑青青,听她指挥,跟着她去探测魔气。

护卫队长是忘剑曾经的关门小弟子,也是谢家人,名叫谢凤。

谢凤一身英气,不苟言笑,冷着脸让年轻弟子们都犯怵。

她是谢家最出色的女弟子,却在十六岁那年与半妖翦容相爱私奔,生下一名男婴,后来不知为何主动回到谢家,招赘、生子,而后闭关到最近几日。

她是谢川的母亲。

应该说是小谢川的母亲,毕竟剑尊只借用他的身份而没借用他的身体。

桑青青已经听剑尊讲过那段往事,所以见到谢凤也没有太多的波澜。

护卫队里还有谢游、蔺之星等熟人,其他的基本不太熟。

花小鱼也想陪她,却被谢凤拒绝,嫌弃她修为太差。

倒是云卷,被谢凤提拔到护卫队,跟着执行任务。

云卷的本命剑被花珂用魔气折断,这段时间灵剑宗剑修老师教她融合修补之术,只不过对她来说还有些难,所以本命剑不得用,用了一把忘剑送的极品灵剑。

也幸亏她向来靠自己拼,剑的威力不算大,元神和本命剑的羁绊也不是特别深,所以本命剑断并没有影响她的修为。

否则本命剑断就得要她一半命。

谢凤脸上没有笑模样,对其他弟子包括谢游都非常冷淡,唯独看到桑青青脸色温柔几分,想笑却似是不知道怎么笑一样,唇角的肌肉牵动一下,“你好,我是谢凤。”

旁边谢游怕桑青青紧张,忙代为介绍,“嫂嫂,这是……母亲。”

当初谢渊只是不许他扮谢川的样子,却没有否认谢川的存在,更没阻止桑青青和谢家相认,他觉得应该没问题。

他是不知道谢渊曾经用他的身份顶着谢川的脸去鳌山的事儿。

桑青青给谢凤行礼,“见过谢夫人。”

谢凤一怔,她出关以后拜见师尊,忘剑同她讲了一些事情,她知道桑青青曾是谢川的道侣。她原以为桑青青会叫她一声母亲的,谁知竟然只是谢夫人。

她敛下眸中的失落,淡淡地应了一声,“有事只管同我说。”

桑青青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打算从灵剑宗内门弟子入手,排查可疑弟子。另外修真盟组织的探测小分队,她也需要去排查一遍,免得有被种魔草的弟子混在当中。

谢凤:“走吧。”

修真盟总部就在灵剑宗,盟主是另外四家轮流当的,不过盟主也只对外发令而已,重大事件依然是灵剑宗为首。

灵剑宗平时不掺和修真盟的事儿,只要涉及魔气、魔物等便自动归灵剑宗处理。

桑青青领着护卫队巡逻几日,竟然在灵剑宗内门弟子中查出三名被种魔草的,如今魔草还没破壳,魔气没有散入他们的元神和身体中,所以他们没有任何异样,也不能被法器探查出来。

为了不引起混乱,忘剑把落霞峰腾空,让桑青青点出来的弟子去居住,再给他们安排一些任务。

这样他们只以为是被选拔执行任务的,并不知道具体事情。

而他们住在剑渊附近,可以被剑渊阵法覆盖,哪怕魔气真的外泄,也不会影响外面,会被剑渊阵法囊括其中,最后被剑尊将魔气封印回去。

当然,这会加重剑尊的压力,不过他已经镇守整个魔域,也不在意这额外的一点点。

这日桑青青正带着谢游云卷几个去修真盟那边检查,她看到海冰音和桑黎黎几个,突然觉得海冰音不对劲。

她身上有一种让桑青青非常排斥的感觉,这和以前截然不同。

桑青青示意谢游,“海冰音被种……草了。”

谢游微微蹙眉,“她一直在灵剑宗没走,也没出门,如何会被种上魔草?”

云卷:“这里有邪修内应?”

谢游却也不敢肯定。

桑青青怕海冰音看到自己会抵触,就让谢游带人去说。

很快谢游让人送海冰音过去,他则带人陪着桑青青继续巡逻。

谢游:“嫂嫂,你是如何判断他们被种魔草的?”

桑青青:“直……”她刚要说是自己直觉,直觉也是修士的一种能力,她的直觉来源于她的特殊体质和亲和植物的能力。她喜欢混元草,但是不喜欢侵染混元草的魔气。她怕这样说别人不信服,就改口道:“其实是剑尊教的。”

把一切都推给剑尊就好了。

谁还能质疑剑尊呢?

谢游果然深信不疑,神态都更加严肃起来,对桑青青也更加尊重。

桑青青还有点狐假虎威的心虚感。

老祖们正聚在一起商量怎么解决眼下的棘手问题。

灵剑宗的内应是谁,怎么挖出来。

这些被种魔草的弟子怎么办,一旦失控他们就会爆发,即便能靠着剑渊压住魔气不外散,可这些弟子就完了。

宗门培养一个优秀弟子极为不易,这样被戕害着实让人心疼。

忘剑:“希望能早日炼出化魔丸。”

炼制化魔丸不啻于一代宗师开宗立派,因为这是凭空开发出新单方,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这是大造化,非大气运者不能够。

他们不约而同地把希望寄托在云沧身上。

老祖们纷纷看向擅长炼丹的老祖三,他也正有此意,“我去教他炼丹。”

哎,他早就观察过,那小子虽然是丹灵转世,可肉身实在愚钝,这炼丹未必是教的事儿,只能让他一次次试错。

最好的办法……老祖三已经找到办法,决定带着云沧进那种时间比外面慢几十倍的小秘境去。

他把所有丹方、炼丹技法倾囊相授,然后就让云沧在里面炼。

忘剑:“师尊,且带上元衡曾经培育的几棵魔草。”

他拿出厉羽给他的魔草交给老祖。

老祖便光影一闪消失在空气中。随即云沧身边的空气一阵波动,“啵”的一声,他就被老祖拽走。

云沧:“啊——,怎么回事?”

老祖:“小子,我乃灵剑宗道通,带你去炼丹。”

道通?

云沧:“啊啊啊,那不是灵剑宗传说中的老祖?”

神龙见首不见尾,反正没人见过。

老祖:“对,就是本老祖。”

云沧:“老祖,请问你和我师祖比,哪个炼丹更厉害啊?”

老祖:“你师祖是哪个?”

云沧:“云隐门师祖啊,炼丹最厉害的那个,我师父说他炼废了好几千个丹炉成为一代炼丹大师……”

老祖:“胡编乱造,你们云隐门名不见经传,哪里来的厉害丹师,你给我好好炼丹。”

月余过去,桑青青一共找出二十八个被种魔草的弟子。

她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又一时间说不清。

这些被种魔草的弟子,不是外面魔气入侵,所以她和蛋崽是没有办法帮忙吸出来的,只能挖出他们的魔草。

可厉羽说魔草种子细如微尘,混在身体内根本无法被发现,只能等它们生根发芽。

只是一旦生根发芽,那宿主就被寄生控制,挖出来也基本形同废人。

不过厉羽判断对方应该没种成真的魔草,这些只是试种,他们也不敢轻易让魔草破壳生根发芽。因为一旦破壳魔草就不受控制,会自行生长,到时候很可能还是花珂那样。

这种危害有限,很容易就会被控制住。

最大的损失是人才的损失。

云闲被编入检测组帮忙,他主要绘制符箓和帮忙布阵。

他得空也找桑青青聊聊。

听完桑青青的话,云闲问道:“这里面有谢家子弟吗?”

桑青青摇头,“一个都没有,可能因为谢家住在问虚山内部,所以敌人没有机会下手。”

云闲:“那些出去执行任务的谢家子弟,也没有吗?”

桑青青摇头。

云闲:“也可能因为谢家血脉特殊的缘故,不能被种魔草吧。”

桑青青一想有可能,厉羽说剑尊也曾经培育魔草,还试图放在自己身体内,结果都被化掉了。

可能就是谢家血脉特殊的缘故?

若是如此,那谢家子弟倒是安全的。

又忙些时日,桑青青在灵剑宗和修真盟没有再找出被种魔草的弟子,她决定带队下山在附近看看。

其他门派太远,她不合适过去,但是周边的小门派以及散修还是可以看一下的。

正当他们要下山的时候,落霞峰突然闹起来。

海冰音不知道怎么得知他们被选过来不是执行任务,而是因为桑青青说他们被种魔草,他们是被选过来关押的!

海冰音一下子炸了,她给师父传信,海无颜联合其他被选弟子的师父、父母长辈等,一起在落霞峰抗议。

酹月道姑也在其中,她自从徒弟丹月死在飞船上,而桑青青和云闲却安然无恙,她就一直怀疑桑青青和邪修有勾结。

再加上桑青青先是和谢川在一起,还有一个蛋儿子,再和谢渊在一起,如今又赖在剑渊,败坏剑尊的名声,就着实不能忍!

虽然天机真人和无垢峰主等人组队去加固封印,并不在门派,可酹月道姑和海无颜组织了不少修士过来。

那些弟子的长辈倒并非一定来闹事,而是怀疑桑青青说被种了魔草就是真的?

有什么证据?

毕竟他们看起来一切如常!

上百人聚拢在掌门山峰要说法。

“忘剑掌门,请给我们一个交代,怎么能如此儿戏!”

“对呀,我们用检测法器照过,根本就没有变化,怎么能给他们关起来!”

“这肯定是邪修的阴谋,恐怕那女子就是邪修派来的!”

“邪修勾引剑尊弟子,妄图颠覆我们修真盟!”

有人带节奏,众人越说越激动,原本只是想来问清楚怎么回事的修士们也开始口出恶言,要求将妖女交出来给个说法。

“他们在那里!”酹月道姑的灵鸟看到桑青青等人的身影,她立刻示警。

一群人纷纷追上去,堵住桑青青等人的去路。

谢游立刻护住桑青青,又给谢凤发信号。

云卷则把剑一横,虽然面对高阶修士,却毫无惧色。

海无颜等人虽然气愤,却也不敢在灵剑宗动武,毕竟谢游等人可是谢家子弟。

谢游:“诸位前辈,有意见请去我们执法堂提,不要耽误我们执行任务。”

“谢游,这妖女来历不明,你为何护着她?”

谢游:“夫人乃剑尊弟子道侣,如何说来历不明?”

酹月道姑:“那谢川呢?”

谢游:“谢川乃家兄。”

海无颜:“谢游,我们已经查到,谢川乃谢凤与邪修所生,自然也是邪修,你一个晚辈挡不了如此大事,还是让谢巍和谢凤来说吧。”

当年谢凤的事情闹得很大,谢家就算想封锁消息,却也不能瞒过另外四大门派。

而灵剑宗高层商讨之后,认为谢凤年少无知被人蛊惑引诱而误入歧途,只要迷途知返便既往不咎。

谢凤返回家中,谢巍要求她招赘生下优秀继承人,而后闭关三十年不得出山。

如今她刚出关,恰逢灵剑宗用人之际,忘剑就将她招来。

忘剑也是考虑谢凤不想和其他人打交道,其他人可能也不服桑青青,所以才让她们组队。

谢凤当队长,还有谢游等,都是谢家熟人,执行任务也不会有任何龃龉。

哪里知道其他人倒是挑起矛盾针对他们。

谢凤来得很快,她面无表情地看着海无颜等人,冷冷道:“翦容乃半妖,并非邪修,我儿谢川更非邪修。”

有人问道:“那谢川呢?让他出来一见不就好了?”

又有人小声道:“谢川隐居妖兽森林,上一次妖兽暴动没了。”

吵吵的声音立刻小了下去。

谢凤面无表情,眼圈却泛红,紧紧地握住自己的剑,似乎这样才能让自己镇定些。

“可她、这个桑青青,莫名其妙出来的人,怎么有这么大的权力?”

海无颜等人又把矛盾对准桑青青。

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女修,她凭什么把那么多弟子关起来?

哦,就算她在考核中成为最优秀的灵植师,那又如何?

哦,她还有个师弟炼成仙品筑基丹?

那也不耽误海无颜和酹月道姑等人指责她。

他们对桑青青持有偏见,尤其桑黎黎等人见过她默默无闻可怜巴巴的情况,再者她是从拾荒那种荒僻之地来的,一个破落小门派弟子就和散修没什么区别。

她凭什么来修真界第一大派灵剑宗?

她凭什么成为剑尊弟子道侣?

她凭什么能断定谁被种了魔草?

他们不服。

谢凤想说你们不服气就去找掌门,去找老祖,在这里叽歪个屁?

依着她的性子,不服气就亮剑吧,大家用实力说话。

只是谢游提醒她不能打架,掌门新规定,任何人不能在门派私斗。

正在这时剑渊方向传来一声冷哼,随即众人便听到剑尊清冷淡漠的声音:“桑青青乃吾道侣,蛋崽为吾子,与汝等何干?”

声音不大,却如炸雷轰在众人耳边,直接把他们炸懵了。

海无颜不顾形象地张口结舌,刚才她听到什么?

剑尊说桑青青是他的道侣,那个蛋崽是他的孩子?

是吗?是吗?

旁边呆滞一片的众人用神态告诉她,是的。

他们也听到了。

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不说孩子是谢川的吗?”

“不说她是谢渊道侣吗?”

“谢渊不是剑尊弟子吗?”

“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们有一万个疑问,却也没胆子跟剑尊要解释,更不敢质问他你为何霸占弟子道侣之类的话。

海无颜和酹月道姑等人开始双腿发抖,之前仗着谢渊年轻,她们针对一下他的道侣没什么负担,毕竟谢渊也就剑尊弟子这么个名头。虽然天纵英才,可在修真界也没留下特别出彩的事迹。

修真界是靠实力说话的。

可……现在说桑青青是剑尊的道侣,他们的心态一下子就大转弯。

至于什么谢川谢渊,他们已经全然不去考虑,剑尊的事情无须跟任何人解释,他们更没资格去打听!

诛邪剑尊,除魔卫道,修真界第一剑修,他们仰望的存在,最尊崇的人,他们怀疑自己是邪修都不会怀疑剑尊是邪修。

那他的道侣,更不可能是邪修。

剑尊的道侣,那定然是深藏不露、高深莫测、来历不凡的!

他们居然……骂人家籍籍无名小女修,居然……指责人家是邪修。

几人越想越心惊,越想越胆颤。

“扑通”酹月道姑没撑住,跪下了。

一个跪地,其他就毫无负担,一个个跪得飞快。

“请剑尊原谅,我等并非故意为难尊夫人。”

海无颜带头,膝行后退,纷纷给桑青青等人让开路,“恭送夫人!”

桑青青:“……”

这些人怎么回事呀,带节奏针对她比谁都起劲,这会儿滑跪的样子又如此真诚,搞得她多能狐假虎威抖派头一样。

谢凤也没搭理他们,众人护送着桑青青快速下山。

海无颜几个还在那里高呼:“恭送夫人!”

整得跟□□一个派头。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