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诛邪剑【结局一】(建木元灵。...)
首页
更新于 22-11-16 00:02:41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桑青青他们在灵剑宗方圆数千里附近活动,果然又找到数十个被种了魔草的散修。

为了不引起恐慌,他们用修真盟要举办散修进修班的方式将他们骗过去,回头一起带上灵剑宗落霞峰。

如此过了一阵子,再没有找到新的被种魔草的人。

奇怪的是他们没有找到任何种魔草的可疑邪修。

按照剑尊和老祖们的说法,要想把魔草种在人体内,其实是非常麻烦的事情,需要特殊功法,且种魔草的人力量得非常强大。

放眼修真界有几个邪修有如此本领?

这也是老祖们头疼的问题,他们放开强大的神识也想不透还有谁能布如此大的局。

此前毫无征兆,现在突然爆发出来,这说明已经暗中谋划很多年。

修真盟竟然毫无察觉?

东海某海岛,邪修老巢正进行一场诡异而盛大地祭奠。九条猩红的血河顺着既定的轨道往中心汇聚,成为一个血池,无数的元神被丢进血池中炼化,发出凄惨的声音,其间一朵水晶血莲花正缓缓绽放,妖异邪恶,血魔大阵缓缓开启。

随着大阵缓慢启动,天空黑云盖顶,浓得像是倒扣过来的海,周边海域却安静得如同镜面,没有一丝波纹。

海天一片死寂。

大祭司控制着邪九的身体,狂热地注视着血莲花,这是他等待上万年的梦想。

即将实现!

等莲花完全盛开,建木元灵就会从血池中诞生,他就可以把魔草种子种在它的里面。

只有建木元灵才能培育出真正的混元草,扎根魔域,吸食魔气而生,最后建木和魔草会合二为一,靠着强大的魔气冲破天界,直捣仙界!

从此,人间界和仙界会回到最初的最初——一片混沌。

天地始于混沌,终于混沌,再也不需要分三六九等,再也不需要赋予谁天生的宿命!

他激动得眼泪直流,忍不住仰天狂笑。

邪九:这个死疯子,怎么才能把身体还给我。老子不想死在这里!

他终究没忍住好奇心,用神识问道:“你是怎么把魔草种在他们体内的?”

这厮连个身体也没有,甚至都没有正经的元神,只是……意识而已。

大祭司陷入半癫狂的状态,他得意道:“我已经布局上万年,有一个只有我知道的秘密。魔草种子只要不破壳,是可以由父母传给子孙后代的,如此只要不破壳便不会被他们查出来,特别是谢家人,他们血脉特殊,最适合魔草寄生,即便是元衡也不能察觉。等建木元灵的魔草长成之时,就是全修真界魔草破壳而出之日!”

养在宿主体内的魔草,现在破壳都会发育不良,终将失败。

而等建木元灵养育的魔草长成,那么全天下的魔草都会受到感应,获得力量,瞬间就可以吸干宿主破体而出,让他们成为活动魔草,向修真界散发不尽的魔气!

从此,修真界和魔域就会合二为一!

邪九已经破罐子破摔,“你怎么不往自己身体里种?”

大祭司缓缓一笑,“你怎知我没在自己身体里种?我不但给自己种,我还给谢家人种,我还给元衡种,哈哈哈哈!”

随着血莲花的绽放,周围越来越静,整片天地海域仿佛被人按下停止键一样凝固起来。

天空中漆黑的云仿佛浓墨,随时都能压下来。

海域也停止了流动,其间的海兽们被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被禁锢其中。

突然,不知道谁按下了开始按钮,天空浓郁缓缓涌动,越来越快,海域也随之出现一个巨大的旋涡。漆黑、妖异、深不可测,让人心惊胆战。

大祭司站在血池前,不断地催动咒语,血池中的元神逐渐消失,化为黑气。

他尖啸一声,“元灵现!”

“呀!”桑青青突然心口一痛,感觉有什么攒住了自己的心脏,仿佛要将她生生拽出去。

她疼得蜷缩成团。

他们在周边探查以后,晚上就在一个叫青桐镇的地方休息。

她和云卷一个房间,房间内布了阵法非常安全。

谢凤还在她隔壁打坐,神识笼着周围方圆百里的位置,有风吹草动都瞒不过她。

可桑青青还是痛得要命,发不出声音,也没人知道。

她觉得自己要死了。

她突然想起来一些自己此前不知道的事情,前世她和爸妈开车从奶奶家回城里,原本很晴朗的天气突然就阴云密布,爸爸喊了一声“我怎么看不见了”然后就出了车祸。

那时候她就是这样痛的,痛得好像要被人生生揪出来一样。

而穿越到修真界以后,十八岁那年她也痛过一次。

醒来师父站在她的床头,问她是不是做噩梦。

她说自己疼得直打滚,喊师父师弟师妹,却没人应她。

师父却说她一直躺在那里,睡得很平稳,一点都没有异样。

现在是不是也如此?

她明明痛得抽筋扒皮一样,身体却看不出丝毫异样?

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做梦吗?

慢慢地,她感觉自己好像被硬生生从身体里拽了出来,有一股残忍而凶猛的力量拽着她,要把她生生拉出去。

正在房间打坐的谢凤突然感应到什么,她长身而起,神识扫视过桑青青的房间,发现桑青青正睡得深沉,没有一点动静。她轻轻唤道:“青青?”

桑青青却毫无回应。

谢凤立刻觉得不对,她瞬间冲入桑青青的房间。

鳌山。

云自在站在半空,云影盘变幻到最大,那是一座九层高塔,塔尖一颗耀眼的珠子,正放射着明亮的光芒。

塔内一点莹莹淡绿色的光芒跳动不已,如火苗一般,却逐渐黯淡下去。

云自在催发全身灵力,嘴角鲜血长流,他喃喃道:“乖徒儿,你可要撑住!只要师父在,谁也不能把你抓走!”

他一口鲜血喷在九层灵塔上,灵塔瞬间迸发出刺眼的光芒,里面淡绿色光团也随之亮了两分。

云自在站在狂风中怒吼:“狗日的谢鸾,只要老子在一日,你就休想得逞!”

他口中流出的鲜血越来越多,知道如此下去自己终将陨落,却不肯松懈一丝一毫。

每个人都有生来肩负的使命,他们师徒代代守护建木元灵,决不能让宵小们得逞!

尤其谢鸾那个狗日的!

可惜他们师徒一代陨落传承另一代,不能对人言,不能泄露任何信息。

这么多年来,他一个人苦苦地撑着,每和谢鸾暗中较劲一次,修为就大跌一次。

现在建木元灵和剑尊元衡有了干系,即便自己陨落,他谢鸾也休想得逞!

就在云自在几乎撑不住的时候,天际划过一到耀眼的金光,那道光芒如此耀眼如此明亮,几乎将整个夜空染成金色。

云自在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吐血,“诛邪剑!谢鸾,你永远都抓不到建木元灵!”

随着天际那道金光划过,桑青青瞬间回到自己身体内,一道温柔又坚定的力量拂过她的身心,让她所有的不适感都消失无形。

她睡得很香,一切仿佛没有发生过。

谢凤惊讶地看着夜空闪过的金光,那是——诛邪剑光!

当年她卡在金丹瓶颈,有幸得见诛邪剑,顿悟,顺利结元婴。

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又有幸见到,却不知道哪个幸运儿又会借机顿悟,修为大增。

剑渊。

剑尊一直在打坐,不断加固大阵封印。

突然之间他感觉大阵下面又有异动,这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凶猛地冲击过来,竟然让他一时间抵挡不住,魔气瞬间外泄。

就在他将魔气镇压回去的时候,他觉察到桑青青的异样。

他曾经在她身上留下两道元神之力的印记,但凡她有恙他立刻就能觉察。

虽然她身边没有危机,可他能感受到她正在拼命挣扎,非常难受。

如果是正常时候,他会以为她做了噩梦,可在他最艰难的时刻反而越发觉得这是敌人的阴谋。

魔域拖住他,邪修们对她动手,想用她来威胁自己么?

他此刻不能离开剑渊,却也不能坐视她身陷危机。

没有七情六欲的剑尊,这一刻感受到什么叫关心急切,可他分身乏术,保护剑渊就不能保护她。

他不能失去她!

这种急迫的感觉在他元神中掀起惊涛飓浪,原本一直沉寂的诛邪剑闪过一道微光,慢慢地开始复苏。

“元衡,我的老朋友。”它向剑尊打了一声招呼。

剑尊双目眺望道侣的方向,诛邪剑横空出世,划过天际。

金光耀眼!

全修真界的人都看到了,那一剑横过天际,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那一剑,将浓夜都劈开!

那一剑,驱散所有邪恶力量!

做噩梦的孩子都将睡得格外香甜!

血池中即将绽放的血莲花,竟然散发出圣洁的光芒,那光能净化世间所有污秽,能荡涤所有邪恶和阴暗。

大祭司狂热地看着,双眼一眨不眨,嘴里念念有词:“元灵至,魔草现,混沌起,天地终。”

他激动地浑身发抖,伸出干枯的双手,想要第一时间拥抱血池中诞生的建木元灵。

血池开始翻涌、冒泡,咕嘟咕嘟仿佛烧开了一样。

大祭司看到最先漂浮起来的秀发,接着就是她光洁的额头,然后是…………没有然后。

“啪叽”血莲花碎了!

血池迅速冰冻,瞬间结为厚厚的红色冰层。

整个血魔大阵瞬间被摧毁,再也不能启动。

原本浓云汹涌的天空,旋涡涌动的大海,全都恢复平静。

周围死一般寂静。

画面仿佛被静止。

大祭司也仿佛变成雕塑,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

失败了?失败了!又失败了!

在数千年时间里,他召唤建木元灵上千次!

上千次啊!

竟然每一次都失败!

这一次是他距离成功最近的一次,没想到又失败了!

啊啊啊啊————————————

他抓狂的心再一次暴走。

失败一次不可怕,十次百次也能让自己保持冷静。

可一千次,他终于更疯了。

他把自己撞在坚硬的血冰池上,把胳膊撞断,把肋骨撞断,把双腿全都撞断,然后开始疯狂地撞击自己的脑袋。

邪九已经从自己的身体里飘出来,冷眼看着这个比自己还疯的疯子。

幸好他的身体是可以复活的,毕竟自己本就是死人。

大祭司突然从血冰池上站起来,虽然只剩下一个头颅,他却还是做出站立的挺拔姿态。

他微微一笑,无妨,他还有其他的机会。

他是谢鸾,天地人三界中人族谢家最优秀的子弟,天地乾坤大阵最优秀的守护人,他镇守魔域的时间比元衡还要早还要长。

他对谢家的了解自然也比他们更多。

他还觉察到这一次为什么距离成功最近,是因为建木元灵离他最近!

从前它在另外世界,要想过来就得打开时空之门,而这一次她就在修真界!

哈哈哈哈,他瞬间重拾希望,他甚至还能定位它的所在。

他一定会抓到它的!

他冲出山洞,在黑夜中化为一道流星,朝着桑青青等人休息的青桐镇掠去。

桑青青睡醒以后,见谢凤坐在自己床前。

她忙起身,“谢夫人,你有事怎么不叫醒我?”

谢凤摇摇头,“无事,你做噩梦了?”

桑青青:“嗯,突然浑身很痛,不过后来又好了,睡得还挺踏实。”

醒来后她发现自己的元神不知道为什么更加凝实,比以前更强大数倍!

谢凤也没有和她多说,反而问道:“青青,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桑青青笑道:“只要能回答的,我肯定告诉你。”

谢凤垂下眼睫,低声问道:“谢川……是怎么死的?”桑青青一怔,立刻明白谢凤不知道小谢川的事儿。这个剑尊告诉过她,也没说让她保密,她也从没随便对人说,不过谢凤是谢川的亲娘,有权知道儿子的真正死因。

桑青青便将小谢川的事情告诉她。

谢凤听得瞳孔猛得收缩,她听忘剑说谢川是死于妖兽潮,而且已经金丹,虽然难过却也没有特别难受,毕竟剑修出门在外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可她怎么都没想到儿子竟然是在六岁的时候被邪修害死的。

她强忍着泪水,泪水却还是潸然滑落。

桑青青把手帕递给她,“夫人请节哀。小谢川虽然小,可他是个富有正义感,不肯向邪恶屈服的孩子。您应该以他为荣。”

谢凤咬破了嘴唇,尝到血腥气,脑海里浮现出来的却是小谢川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粉粉的一团,生下来就对她笑,细细的小手指勾着她的头发不撒手,那么可爱的孩子却被那人硬生生抢走,还对她下了血咒让她不能对人言,否则孩子立刻就会死去。

却不料,血咒还在,她的孩子却早就没了。

她没有接手帕,直接用衣袖胡乱抹了一把眼泪,起身离去。

桑青青他们又在外面逗留一阵子,快到双修日子的时候接到剑尊信符,催她回去双修。

桑青青也惦记他,想回去看看独自在剑渊支撑的人。

回到剑渊,桑青青直奔寝殿,剑尊在那里打坐。

他坐在那里,脊背挺拔,犹如一尊玉雕,原本没有一丝神情的眉眼在她到来以后变得柔和起来。

桑青青却一眼看到他乌黑的长发中竟然有一缕白发!

她伸手轻轻摸了摸,心疼道:“元衡……”

剑尊神识与她传音,“别怕,不妨事的。”

诛邪剑威力巨大,所消耗的元神之力也更大。像他这等修为,已经是元神和肉身合二为一,所谓修为不仅仅指剑术、法力还包括元神之力和生命力。

他与大阵同在,只要大阵在,他就不死不灭。

桑青青没急着双修,而是把蛋崽放出来,这小家伙儿真的吃撑了,一直睡着呢。

她把自己一路的所见所谓告诉剑尊,包括谢凤以及自己之前很疼的事儿。

剑尊示意她坐到自己怀中来。

桑青青把蛋崽收起来,温顺地依偎在他怀里,虽然剑渊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有谢渊在这里就是她的家。

剑尊告诉她一些书上永远不会记载的东西,其实所谓魔气并非大家以为的邪恶。

魔气传承于混沌。

当初天地未开,一片混沌,于混沌中诞生了天神、大妖、建木、青莲等,天地分开以后又出现了人族。人族不能在混沌之气中生存,所以神便将混沌之气下沉存于另外一界。

随着人族兴旺,神、妖等陆续归隐,不复现身。

后来神发现,混沌可以吸收人类的邪恶之气,日益壮大,终将重新占据天地。

而混沌之气随天地诞生,是无法被消灭的。

为了维持天地现状,神降下修炼圣典,引导人类修行寻找真途,让他们克制情绪欲望,不要生出邪念,做无欲无求、无波无澜的仙。

只要飞升成功,就能成为人仙,就会放下欲念,与天地同寿,与大道无情。

一仙飞升,天道就会降下一次大净化,荡涤人间恶念累积的魔气。

可在修行途中,伴随着的也是越来越重的贪念,有人为求长生不惜更大的杀戮、更邪恶的修炼方式,比人类的邪恶之气有过之而无不及。

混沌之气也成为魔气,被一些邪修奉为毕生追求的大道。

他们认为投身混沌是比飞升更高阶的修行,届时将不死不灭,没有天赋门派的差距,万物平等。

十万年前因为魔草大爆发,魔气散入人间界,就连神仙都遭殃。

最后,他们用乾坤大阵彻底封死魔域,又将仙界和人间界分离,彻底切断来往通道。

从此成仙之路就越发艰难,只有寥寥无几的人才能通过天道认可,穿过仙门飞升仙界,而一旦进入仙界,就再也不能下界。

听完这个故事,桑青青噗嗤一笑,“其实仙人们也没修炼到无欲无求的境地吧。若是真的无欲无求,无畏无惧,为什么还要怕混沌之气重新占领仙界?说白了就是一群进入更高领域的人,想要独享好处罢了。”

他们把仙界和人间界分开,却把阵法留在这里镇压魔域,还让元衡当守门人。

怎么想怎么觉得他们那么自私呢?

你都大道无情了,你怎么还怕死?你不怕死,你怕什么混沌呀,无非就是怕被混沌抹杀掉自己的意识罢了。

要人类断绝七情六欲不生邪念,那怎么可能呢。

人类的基因就决定掠夺的本性。

饿肚子的时候要吃饱,吃饱了要吃好,吃好了要囤货,不缺吃的还要穿暖住好,最好还能懒着不用劳动就能过得好。

那仙人们修炼,炼气了还想筑基,筑基了还想结丹,最后还想飞升。

这简直就是最大的贪念。

他们都那么贪心,却让元衡不能有七情六欲,这简直太过分了!

听她在这里吐槽神仙,剑尊虽然是打坐入定的姿态,唇角却情不自禁弯了起来。

他不仅开始领会爱,也开始领会其他负面的情绪,甚至领会到了贪心的意义。所谓贪心,就是要了还想要更多。

她喜欢他,他就想要她爱他,她关心他,他就想要她更关注他,最好能一直一直对他这样好,能一直爱他,如此即便他独守剑渊也不会觉得孤独。

千年万年在她的爱面前,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给她讲一个故事,换来的她对他的心疼和维护,他感觉到了愉悦。

愉悦让他元神中被混沌之气侵蚀的大片大片的死寂重新燃起光亮,先是一点一点,如同星星般被点亮,慢慢地连成片,连成星图,最后汇集成星海。

一片璀璨!

桑青青累了,就睡在剑尊身边。

虽然她不喜欢剑渊,却不想离开他,想多陪陪他。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