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龙!(蛋崽破壳啦。...)
首页
更新于 22-11-17 00:36:39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剑尊产生一丝七情六欲,混沌就开始卖力蛊惑他,“元衡,你和乾坤阵一本同源,一面对着混沌一面对着人间,为何要偏心人间镇压混沌?”

剑尊只默默地用元神之力加固一个又一个被冲开的阵法缝隙,丝毫不搭理它。

他从诞生那天起的使命就是镇守,不让魔气进入人间,不让人类进入魔域。

混沌:归于混沌不好吗?你不用再被迫镇守,不用一个人守在这冰冷的剑渊,你可以和心爱的人去任何想去的地方。凭什么他们可以飞升,却要你留在这里承受一切?

剑尊依然没有回应。

他从来就不是被迫的,他是自愿的,任由对方怎么蛊惑他都不为所动。

混沌:若是你的道侣因此离开你,嫌弃你,你也无怨无悔吗?

剑尊:对。

他的青青,随时都可以离开,可以去任何她想去的地方。

他们可以分开千年万年,只要他的爱在,她就会回来。

那声音还想继续蛊惑他。

剑尊元神微现波澜,问道:谢鸾就是被你蛊惑堕落的吧。

谢鸾,应该说谢家某位老祖,天生的剑修,被上一任守门人选为继承人。

可惜他在千年如一日的镇守中被魔域蛊惑,生出巨大的怨气和不甘,不但不想镇守魔域,还妄图打开乾坤大阵让两界归一。

当初数十位老祖联合都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杀死一半,是小小的元衡打败了他。

虽然老祖们瞒着他是大阵元灵这个事实,可其实元衡一直都知道。

作为大阵元灵,他遵循自己的使命阻止任何试图打开大阵破坏大阵的力量。

大阵有神的意志——一旦闭合,永不开启,所以无论是谁,根本无法打开,就连阵法自己也不能。

打败谢鸾以后,他将之丢进剑渊由大阵镇压,让魔气侵蚀他的元神和肉身,如今怕是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

他知道谢鸾肯定在外藏有分神,自己元神出窍那段时间遇到的邪修就是谢鸾控制的,他妄图将魔草种在小谢川的身体里。

因为小谢川完美继承了其父母的血脉优点,且有返祖特征,能够很好的蕴养魔草。

小谢川却宁死不从。

自己也是受到谢鸾的启发才想要培育混元草的。

“元衡,我是你的父亲,你却亲手弑父,你不配为剑尊!”剑渊里突然传出另外一道声音,那声音暴戾、绝望。

那是谢鸾即将被化掉的最后一丝元神。

见剑尊不答,谢鸾继续喊道:“你身上流淌着我的血脉,元衡,你会后悔的!”

剑尊;“从不!”

谢鸾开始疯狂地诅咒、挣扎、尖叫,最后声音渐渐消失。

这是他元神即将消失的回光返照,数千年被镇在混沌中消磨,从前日天日地的性子也变得癫狂,甚至……怕消亡。

不是希望天地重归混沌么,为何自己先归于混沌的时候还会害怕?

剑尊依然心无波澜。

他的神识扫过剑渊,扫过问虚山,向远处扩散,又在近处收拢,其中一抹神识落在桑青青身上,温柔地触碰她。

在剑渊呆了一些日子,桑青青继续和护卫队一起下山搜查被种魔草的修士。

她和谢凤、谢游等人相处久了,也渐渐生出好感,而谢凤对她尤其特别。

可能因为她是谢川的道侣,哪怕成年谢川是剑尊所化,可因为用着那个名字,所以谢凤总是不自觉地把桑青青当成自己人。

她邀请桑青青去谢家小住,可以参观剑尊小时候居住的地方。

谢家住在问虚山玉华、启明、照鹤等五座山峰,他们和剑渊组成天地乾坤大阵的中阵。

谢凤轻声细语道:“谢家生来就为镇守剑渊存在的。”

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

每一个谢家人,尤其是资质出众的弟子,都肩负着生育更优秀后代的责任。

原本她的小谢川是个非常优秀的孩子,她想让他参加考核也许可以有幸成为剑尊的弟子,将来成为镇守剑渊的接班人。

桑青青跟着她走过谢家宗祠大堂,那里供奉着历代谢家先祖和为了镇守剑渊死去的谢家子弟,而长廊上则挂着为灵剑宗和修真界做出巨大贡献的子弟。

桑青青在这里看到了谢渊小时候的一些影像,他母亲是灵剑宗老祖请来的高阶妖修,父亲则是上一代镇守剑渊的谢鸾。

在谢渊之前,谢鸾是修真界最出色的剑修,由他做父亲可以给孩子更好的传承。

可惜谢鸾早就被蛊惑堕落,一心只想入魔,谢家半数老祖以及谢渊的母亲都是为他所杀。

桑青青看得很仔细,谢渊小时候长得真……可爱。

他居然是一张肉嘟嘟的小圆脸,乌溜溜的大眼睛,鼻子略矮,嘴巴也不大,一双浓眉却格外出挑。

虽然没有七情六欲,可小谢渊并非扑克脸,反而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

桑青青一眼就喜欢了,她想蛋崽肯定也长成这样,这么可爱的孩子,谁不喜欢呢。

再想想现在的剑尊,清冷淡漠,秀长微挑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尖尖的下颌,跟眼前这个小谢渊判若两人呀。

她忍不住把小谢渊的影像都给用法器录下来,回头等蛋崽醒来给他看,让蛋崽照这个样子长。

不过蛋崽肯定会把那两条长眉毛一高一低地挑起来,毕竟蛋崽那么调皮!

她看得入迷,待想和谢凤说话的时候突然发现空气好像……凝固了。

谢凤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另外一个人影却出现在她身后。

那是谢游。

桑青青立刻想闪入空间,却发现空间竟然不能沟通。

谢游缓缓走来,眼神狂热地盯着她,“你不用挣扎,在我的绝对领域内,你什么都做不了!”

桑青青镇定地看着他,“你不是谢游,你是……谢鸾。”

她已经听剑尊说过。

谢鸾笑了笑,缓缓踱步,元衡妄图灭杀他,怎么可能,他可是谢家老祖!所有谢家后人都和他流着相同的血脉,可以完美地容纳他,毫无滞涩,他可以在谢家子弟身上来来去去,且不会被任何人发现,哪怕元衡也不行。

当然,此前他首要任务是寻找建木元灵,从未用谢家子弟的身份搞事儿,自然也不会暴露。

找到建木元灵培育魔草,对他来说那就是弹指间的事儿!

他看着眼前的桑青青,眼神越发疯狂,啧啧道:“我还想元衡怎么会找这样一个普通的道侣,竟然是建木元灵。看来天意就是重归混沌,所以让元衡将你送到我眼前!”

他仔仔细细地打量桑青青,一双眼睛里旋涡不断变幻,探视着桑青青的过往命运。

“啧啧,你早就来到修真界,我竟然不知。我若是知晓,岂能等到现在?”

“原来凌云那多管闲事的跟着你呢,怪不得我屡次召唤失败,哼,若非我行动不便,岂能让他逍遥?”

“不过他已经油尽灯枯,再也不能给我添乱!”

他嘴里说着桑青青不明所以的话,却一步步地朝她靠近。

桑青青知道自己跑不掉,仗着自己戴着星芒剑,只要谢鸾不能一招灭杀她,剑尊就知晓的。

她冷冷道:“这是在问虚山,剑尊就在这里,你居然敢现身!”

谢鸾哼了一声,“你喜欢他?他只是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封印,你喜欢他有什么意思?”

他说着手上动作却不停,从自己元神吐出一枚细微如尘却莹莹发光的种子,那枚细小的种子朝着桑青青飘去。

桑青青屏息,封住自己五感,不想让它进入自己体内。

那枚种子却直接从她眉心之间钻了进去。

桑青青立刻感觉有东西进了自己元神。

谢鸾激动得两手发抖,从他决定入魔开始,他就在酝酿、筹谋、等待,他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艰辛和痛苦才能脱离剑渊。

他把自己一点元神藏在外面,任何人都找不到的东海海底,本体却被谢渊灭杀。

他们怎么可能体会他作为一个剑渊守门人,一个天生的剑修,一个坚持正义的人,放下从前的信仰和责任选择入魔,要经历怎样的痛苦和折磨?

他们不知道,他们只会说他堕落,被魔蛊惑。

其实有什么魔呢?

魔从来都在自己的心里。

数千年时光一个人孤独地守在剑渊,旁人却不能理解,他们只会责怪他镇守不力,只会劝他抛弃七情六欲好好镇守。

他又不是石头,如何一个人呆在剑渊,每天只是修炼、封印?

第一个千年,他尚且能坚持,第二个千年他就开始动摇,第三个千年他就开始怨恨。

魔来自于他的怨念。

他想生而为人,我为何要如此辛苦?我为何要如此痛苦?我为何要为他人做嫁衣裳?

那千千万万的人,为何不来镇守剑渊?

那些高高在上的人,为何不来镇守剑渊?

牺牲他一个,成全千万人。

凭什么!

他凭什么要牺牲?

凭什么人生而不同?

那不如大家都一样,重归混沌,再也差别。

谁也不能再赋予谁生来就有的责任。

谢鸾的神态越来越癫狂,双眼赤红,目眦欲裂地瞪着桑青青,对着她叽里哇啦地念咒语。

桑青青:“……”

她闭上双眸,看着自己元神中的种子探出细如烟的脚脚,看着它努力地撑开身体。

她并没有感觉到疼痛,甚至还觉得挺亲切的。

谢鸾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不断地向她输送能量,让魔草种子生根发芽,然后吸收她的元神之力。

他盯着桑青青满脸诧异,“你……没感觉吗?”

按说她不是应该痛苦哀嚎,应该因为被魔草吸食元神和生命力而痛不欲生么?

她怎么毫无感觉?

桑青青:“有呀,这小草挺可爱的。它挺喜欢我的。”

不枉她是亲和植物的体质。

谢鸾不敢置信,越发往她身上输入能量,只要魔草长成,全修真界被他种下的魔草就会受到感召,集体萌发!

到时候整个修真界就会被魔草扎成筛子,全部往外释放魔气,魔气将占领人间界!

元衡守着剑渊有什么用!

天地乾坤大阵固若金汤有什么用!

只要自己种成魔草,人人都可以成为散发魔气的存在!

他要这世间所有的色彩都重归混沌!

他要这世间所有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男女老少……统统归于混沌。

人世间,再也没有任何差别!

谁也不用担责任,谁也不用再抱怨,谁也不能再强迫谁!

彻底的自由加彻底的平等!

而他将会在混沌中永生,真正的不死不灭!

他会成为真正的魔尊!

桑青青元神中的魔草迅速地生根发芽,探出一片细长的叶子,两片、三片,很快便成为一株似兰非兰的植物,叶片细长,身姿秀美。

谢鸾虽然觉得她状态不对,却也没有多想,只要魔草长成扎根魔域吸食魔气即可,至于她是死是活并不重要。

很快他身体里的魔草种子迅速萌发,长大,旁边谢凤也不例外。

与此同时,落霞峰上被隔离的数百人也纷纷觉察异样,他们先是浑身发痒,最后心口绞痛仿佛有什么破壳而出,而后在一瞬间魔草长成,他们七窍开始往外冒黑气。

有人惊慌尖叫,有人失声痛哭,有人大把吞服丹药,还有人就地打坐……

很快,他们开始失去意识,只被动地往外散发黑气。

而谢家所在的几座山峰上,谢家子弟也纷纷出现异样。

他们当中很多人都被谢鸾悄悄种过魔种,如今受到感召,立刻破壳萌发!

魔草成长的速度非常快,短短时间内就开始成熟,向四周扩散细如微尘的种子,感染周围其他人!

灵剑宗护山大阵全面开启,不是为了御敌,而是为了防止魔气散溢。

数万里之遥的摘星楼,一个附属小门派,突然集体发狂,开始向外喷涌黑气。

更远的白玉京,海天门、云桑城……

妖兽森林妖兽再次躁动……

修真界每一处地域,都有人被魔草种子干扰,开始成为魔草散布魔气的工具。

天空黑气聚集,浓如沥青,阳光都不能照射进分毫。

天地归于黑暗。

剑渊之上,剑尊了解到外面的情况,却不为所动。

他的使命就是镇守剑渊。

魔草散发的魔气,不足以灭世,可一旦他动摇,魔草就会扎根魔域吸食魔气,乾坤大阵就形同虚设,那才是最致命的。

他不能让魔草扎破她的元神深入魔域,他不会给任何人伤害她的机会。

剑尊的乌发慢慢变长,犹如黑色的缎带一般探入剑渊底部,而后乌黑的头发开始慢慢地变白,仿佛被什么把那黑亮的光泽吸走一样。

乾坤大阵,依旧固若金汤!

灵剑宗老祖们纷纷出动,另外四大派也纷纷启动阵法。

就在大家以为外面一片炼狱的时候,灵剑宗突然又起变化。

全修真界都好像听见了一声龙吟,那声音仿佛是从远古传来的叹息,又好似在欢迎新生,振奋人心。

可抬头是浓浓的黑气,哪里会有龙吟?

龙那是上古时期才有的大妖,如今修真界早已经绝迹。

此时谢家宗祠内,谢鸾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桑青青,她身上为什么会有功德金光?

这种功德金光不是只有神仙才会有吗?

她一个建木元灵,何德何能,居然有功德金光?

不过也无所谓了,功德金光可以保护她不被魔草吸食,却不能阻止魔草现世。

这时候他又听见一个奇怪的声音,那是从桑青青身上传出来的。

“娘亲,娘亲,崽崽睡醒了,啊哈哈,崽崽睡得好香呀!”

“娘亲,什么这么香啊,快让崽崽出来,你可不能偷吃哟!”

桑青青也很惊讶,空间被禁锢,崽崽居然能传音出来?

她试了试,她依然不能控制空间。

眼前空气一阵扭曲波动,如水纹一样泛起涟漪,“哒哒哒”,蛋崽竟然就那么跑了出来。

他站在桑青青身边,如一个不倒翁一样摇来摇去,看看桑青青,又看看那边的谢鸾。

他好奇道:“咦,原来大家都一样吗?哈哈,原来你们和我长一样的头发,不是只有我丑啦。”

谢鸾死死地瞪着蛋崽,“你是乾坤大阵和建木元灵的孩子,你还传承了大妖的血脉,你……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蛋崽笑嘻嘻道:“我叫蛋崽啊,我爹是谢渊,我娘是桑青青呀,你是谁呀?”

他哒哒蹦到谢鸾跟前。

谢鸾:“我是你祖父。”

蛋崽歪了歪身子,似是打量谢鸾,他不喜欢谢鸾,他哒哒跑到谢凤身边。

谢凤正在往外散发魔气。

蛋崽:“呀,我刚吃撑醒过来,可不能再吃了。”

不过这个人对娘亲很好哎,要不,蛋崽还是帮她吸一吸吧。

他凑过去贴着谢凤的手就把她的魔气给洗干净。

结果被他一吸,原本谢凤体内正招摇的魔草一下子就枯萎,最后消失不见。

谢鸾:“怎么可能,你是什么东西!”

蛋崽:“哎,你是个老糊涂吗?我说了我叫蛋崽嘛。”

谢鸾突然不再对桑青青发功,反而对着蛋崽开始念咒。

谢凤一恢复自由就想护着桑青青和蛋崽,可在谢鸾的绝对领域内她的剑根本无用。

她试图逼出元神,实在不行,她就自爆元神和谢鸾同归于尽。

只是蛋崽和桑青青怎么办?

不过是一息之间,那边蛋崽“啊——砰!”他以为谢鸾和海冰音一样,要靠声音来攻击自己,所以果断跳起来砸向谢鸾。

他虽然身体重,却非常灵活,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谢鸾竟然被他砸中,当场就碎了半边膀子。

桑青青:“蛋崽,那是谢游的身体,别砸死他。”

蛋崽:“呀,哎呀,头疼。”

他咕噜滚在地上,开始左右打转,“爹,爹,蛋崽头好疼,快给崽崽呼呼。”

上一次海冰音让他头疼,剑尊帮他奏乐,他变舒服了,就还想要。

谢鸾虽然身受重伤,却无动于衷,站在那里狂笑不止,“混沌世界,来啦!”

他哈哈哈一直狂笑不止,闹得蛋崽直喊脑瓜子疼。

桑青青如今元神比从前强大很多,她就学着剑尊的样子用曲子来安慰蛋崽。

蛋崽突然弹跳起来,对着四周墙壁和地板开始砰砰地猛烈撞击,然后他的蛋壳出现了裂纹。

显示一道,随即蛛网一样扩散,很快遍布全部蛋壳。

“哔啵”,蛋壳发出细碎的声音,那声音越来越密,最后“咔嚓”裂开,一道金光差点闪瞎谢鸾的眼。

碎裂的蛋壳里包裹着一团湿漉漉的……水草?慢慢地水草一点点长开,露出里面的……

“哟吼~”一条小龙突然蹦出来,他丈许长,不会飞,在宗祠内一蹦一跳,还不会几只脚轮流蹦,只会一起蹦。

他一蹦就把宗祠内散发的黑气给吸掉,一蹦就吸掉,然后他海藻一般的头发就开始散发灵气。

他蹦到桑青青身边,用大脑袋拱拱她,让她摸自己的头,“娘亲,崽崽好不好看?”

桑青青抱住他,欢喜道:“好看,这是娘亲见过最好看的崽崽啦。”

就是说好的乌溜溜的大眼睛呢。

蛋崽立刻转了转自己水灵灵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她。

蛋崽把桑青青圈住放在安全的地方,然后朝着谢鸾龇牙咧嘴,又是水又是火的招呼。

他不怕谢鸾的绝对领域,反而能肆无忌惮地对付谢鸾。

桑青青还得提醒他别玩坏谢游的身体。

谢鸾元神本就只剩下一个绝对领域,如今被蛋崽破掉,便没了其他本领。

他却不甘心!

他已经找到建木元灵,他已经让建木元灵培育成了魔草!

为什么,却又生出这样一个奇奇怪怪的丑龙,丑龙头上为什么还顶着一个如此大的混元草!

那棵混元草,居然还能将魔气转化为灵气!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蛋崽几只爪子轮流在地上哒哒哒,他道:“你不是我祖父吗?你的本领我当然也会啦。”他鼓起腮帮子,对着谢鸾一吹,“定!”

绝对领域!

谢鸾发现自己居然不能动了!

他不甘心,不甘心!他想去往谢凤的体内,想去外面看看是不是已经变成混沌的世界。

祠堂被蛋崽控制,外面却没被他控制,外面肯定已经变成混沌的世界。

他刚想行动,那边谢凤却比他更快,在他元神出体的同时制住他。

谢凤冷冷道:“谢鸾,当年你躲在我的身体里装神弄鬼欺骗于我,又害死我孩儿,我谢凤即便元神自爆也不会放过你!”

小时候她一出生脑海里就有一个声音,那个声音说是她的老祖,会教她修炼,教她变强。

却不料,那就是谢鸾,谢家头号大祸害!

桑青青赶紧给谢游喂丹药,可别让他无辜枉死了。

天空中遥遥传来一声龙吟,蛋崽立刻知道怎么回事,这是留在他血脉中的传承,他欢呼一声就跳起来。

这一蹦,直接蹦出宗祠,跃上天空。

外面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元衡、灵剑宗老祖们,都无能为力啦,这天下还是他谢鸾最牛叉!

云闲、云卷、云琼、花小鱼、蔺之星等人都被忘剑护在阵法中,他们没有被种魔草,却也不能碰魔气。

云沧依然在秘境里学炼丹,如今已经成了金丹。

云舒也在学卜算,她一直在算师姐为什么会生下一颗蛋,就这一个卦,她已经算了好几年。

运算量实在是太大啦!

师姐的命格怎么这么复杂啊,她好像……不只是桑青青这个身份呀,还有蛋崽,身份更复杂啊,他怎么好像是个双生胎啊,啊——头疼。

云舒累得身体一歪,倒在地上大口喘气,一副被掏空的模样。

她仿佛看到在混沌世界里,有两个小光团,一个是金色的,一个是绿色的。

金色的小光团很稳重,定在那里一动不动,绿色的却很活跃,先是小心翼翼地去蹭蹭金色小光团,似是害怕般立刻躲开,看金色小光团不凶自己,它就又凑过去蹭蹭。

云舒:“啊,我怎么看不见了?我是瞎了吗?师父,师姐,我是瞎了吗?啊啊啊啊——”

突然,“咔嚓”一道炸雷,随即电闪雷鸣,有紫色的雷电在黑气中穿梭,而后好像有几个巨大的闪着寒光的青褐色的爪子在黑气中若隐若现。

“嗤啦”那巨大的爪子竟然撕裂了黑气,慢慢地显现出一点点真身。

那、竟然、是、一条、巨大的、龙!!!

龙!!!

来自于混沌时期的大妖,巨龙,硕大的龙头比问虚山还要大上数倍,它的眼睛如同太阳一样耀眼明亮,比湖泊还要大!

他的嘴巴如同山间裂缝,闪烁着寒光,巨大得让人无法窥见全貌。

他飘动的龙须,如同天上垂下来的闪电,一根根粗如巨柱,却无比飘逸。

它发出一声悠长的龙息,温柔地询问:下界诞生了我的子孙,孩子,让老祖看看你。

这时候问虚山上一条青色的小龙盘旋飞舞,他……好像还不会飞,然后成功把自己打了个结。

他虽然是龙的模样,可他头上顶着一丛乱糟糟的水草一样的头发,头发无比茂密,看起来比他的龙身还要长,无风自动,如同缎带,也将他裹起来。

他张开嘴巴,“吸”,下面的黑气就被他吸入龙口,随即他海藻般的头发就开始散发莹莹清光,那是散溢出来的灵气。

他靠着一吸一呼,就跟在水中游泳一般在空中飘浮飞了起来。

“啊啊啊,娘亲娘亲,你快看,快看啊,我会飞了!”

“爹,爹,你快看,我会飞了!”

他飞过剑渊,看到了站在悬崖边上一动不动的剑尊,他满头白发如同白色的霜雪一般长长地垂入剑渊。

蛋崽:“我爹的头发也和我一样,真好,我们果然是一家人。”

空中的巨龙慈祥地看着这条连他一根龙须长都没有的小龙,真是一个活泼可爱的小家伙。

小龙虽然没有过来和他打招呼,可巨龙依然静静地看着他。

小龙把空中观察一圈,然后看到了巨龙,“哎呀~”他吓一跳,“好大一个大家伙,你是谁?”

巨龙:“我是你的老祖。”

小龙:“可是你和我长得不一样哎。”

巨龙竟然笑了笑,随即吐出一颗光华四溢的珠子,那颗珠子变成一条小龙,“这是我的元神,你瞧瞧是不是一样?”

这个小点,能看清了。

蛋崽围着小龙转了转,“是一样。可是你比我小,你得叫我大哥!”

巨龙哈哈大笑,龙息如飓风卷过,周边的黑气被一扫而空。

蛋崽:“哎呀,你等等,我去驮我娘亲来,你看看她。”

见长辈就有见面礼和宝贝,得赶紧把娘亲驮来,好让娘亲装啊。

他又欢呼着冲回去,“娘亲,快,快,大财主来了!”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