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结局(一家四口。...)
首页
更新于 22-11-17 00:38:55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桑青青:“什么财主?我们得去看看你爹。”

她呆在宗祠里,看着这里黑气浓郁,却不知道外面什么样,就怕这事儿对剑尊有影响,想先去看看他。

蛋崽兴奋道:“我爹和我一样,没事的。”

他把桑青青驮到自己背上,一声自以为悠远清冽的长啸——实则奶声奶气,这和他自己以为的非常威严的龙吟略有出入。

到了巨龙眼下,蛋崽将娘亲往前送了送,“老祖,这是我娘亲,你有给我俩的见面礼,啊,还有我爹呢,他在那边山上。”他用尾巴尖指了指剑渊的方向,“都交给我娘存着。”

巨龙想笑,却怕把桑青青给吹跑了,只能闷笑,巨大的龙头一抖一抖的,龙须也飘来飘去。

他吐出一片龙鳞,那龙鳞见风长,变成一面悬崖峭壁般大的龙鳞,他又吐出一颗珠子,而后吐出一颗灵光闪闪的绿色种子,“还于故人。”

那颗种子直接没入桑青青体内。

桑青青惊讶地感受到自己体内瞬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巨龙约莫时间,自己太过巨大,不能过久逗留。

他对蛋崽道:“孩子,我们等你上界来!”

说完他就慢慢地往后退、往后退,一点点地消失远去。

最后只留下一声浑厚的龙吟,还有哗哗不断的灵雨,覆盖问虚山方圆数千里。

灵雨过处,黑气消弭。

而被魔草寄生过的人们,也恢复了原样,好像大梦一场,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傻乎乎地站在雨里大张着嘴巴接雨水。

啊,这是灵雨,不接怎么行,赶紧接,还得拿出所有容器来接!

一场灵雨,是来自混沌大妖的馈赠,让无数人进阶,修为精进。

待巨龙离去以后,天光透亮,世界焕然一新。

而蛋崽也在问虚山上四处“吸”黑气,然后吸来的黑气就被头上的混元草给转化为灵气。

蛋崽:“你慢点转化啦,我肚子饿,要留一点的。”

混元草便乖乖地收拢,不再往外散发灵气。

桑青青急忙冲上剑渊,“元衡,你看到蛋崽了吗?他是一条龙哎,老祖还来看望他呢。”

剑尊却没有任何回应。

桑青青上前紧紧地抱住他,将谢鸾种在她元神中的混元草顺着剑尊的白发种进剑渊去。自从和巨龙给的建木种子种子融合以后,她已经拥有了深不可测的修为并且知古通今,知道怎么化解眼前的麻烦。

剑尊为了守住乾坤阵,为了保护她不被混元草扎穿,将自己重新与阵法合二为一。

她将建木种子丢进剑渊,让它在此生根发芽,在她的催发下,建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拔高,开山裂石,向着天空生长。

一直忙着吸收黑气的蛋崽这才注意到剑渊的变化,他立刻飞上山顶,“娘亲,爹,快看我!”

他合身扑到建木上,头发和爪子一起用力,爬到桑青青身边安慰她,“娘亲,我用力吸用力吸,那个黑气变少了,爹就会浮上来的。”

桑青青笑了笑,“好,我们一起努力。”

混沌吸收人的邪念以壮大,她培育的混元草却可以将混沌之气转化为灵气。

虽然天下间欲念不断,混沌之气不会消失,只要混元草不灭,灵气便也源源不绝。

如此生生不息,天下不会重归混沌,人们依然能过平常的日子。

而他们一家三口,哦,姑且算四口吧,也能长相厮守,永不分离。

……

自从修真界重现真龙,建木长于剑渊,桑青青培育了混元草以后,修真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五大门派不再秘密镇守各自的阵法,大家也不再畏惧魔气,哪怕不慎沾染一些魔气,赶紧服用化魔丸即可解决。

化魔丸为云隐门云沧大丹师独门炼制,成分主要是混元草。

虽然是独家炼制却也丝毫不贵,甚至时常免费散发,大丹师说了只要不是为非作歹之人,就可以定期获得化魔丸。

若是愿意助人为乐,帮助重建云隐门,那无限量免费供应化魔丸。

一时间云隐门名声鹊起,成为修真界仅次于五大门派的第六大门派。

凡人、修士,纷纷跋山涉水前来云隐门朝拜、进学、切磋,还有些自愿入门,为云隐门鞍前马后地忙碌。

而云隐门也从来不藏私,他们开办修真班,凡是前来进学的弟子皆一视同仁,哪怕没有灵根的凡人也可以学习呼吸吐纳之法以便长寿、健康。

山路上,人们摩肩接踵,纷纷吆喝着去云隐门拜山。

“我说你们走错路了,这是去灵剑宗的,不是云隐门!”

“那云隐门应该往哪里走?”

“走走走,就是这里,你们不知道吧,云隐门和灵剑宗不分家。他们云隐门没有自己的山头,常年借用灵剑宗的山头讲课。”

“快走快走,去晚了没地了,今天云闲符师要授课的,我最爱听他授课。”

“我得去让云舒大刮师帮我算一卦,我师兄找她算了一卦,得知自己前世竟然是白熊,这会儿他改修妖道,十年不松动的瓶颈一下子活动开了,嗖嗖就筑基成功!”

“快点快点,我也要去算算我的根脚,看看要选个什么功法最合适。”

等他们进了灵剑宗的通天门,那高耸入云的石阶,爬得爬到腿断。

据说要想拜入灵剑宗就得腿着爬上去,爬不上去的一律不收。

哎呀,幸亏咱们不想拜入灵剑宗,还是去云隐门好,不需要爬通天门。

瞅瞅,那边就有专门的飞船,能直达云隐门所在的三处山峰。

就是大家伙儿得齐心协力运力,有灵力的输入灵力,没有灵力的就卖力气划桨,然后这飞船就忽忽悠悠地飞过去。

飞到半途,有人大喊:“快看,快看,东北边有一棵大树,好大好大的树,铺天盖地的。”

有消息灵通的修士赶紧卖弄,“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那是建木,是上古神树。”

“你吹牛呢?上古神树现在还能见着?”

“嗯呐,建木神树是剑尊的道侣,要尊称桑仙子、青青仙子才行,可不能没礼貌地大呼小叫说什么‘啊,快看那棵树’,有点见识吧。”

“啊——快看,那里有条龙,龙,是真的,不是影像!”

“哎呀呀,你们这些没见识的,那是剑尊和桑仙子的儿子蛋崽。”

“那明明是龙,什么蛋崽,你个不懂四六的,快别瞎说!”

众人纷纷在飞船上朝着青龙跪拜,大声喊着:“拜见真龙,求真龙保佑我能进阶/筑基……”

蛋崽听见人家喊他,嗖就飞过去,由于速度太快,头发缠在他脑袋上挡住了眼睛,让他原本的威武形象大打折扣。

众人沉默了一瞬。

蛋崽一爪子扯着头发,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故作威严道:“呃~”呃了一会儿不知道要说什么,想到自己见到长辈就想要见面礼,那这些人如此崇拜自己,岂不是也得给点见面礼?

他爪子一挥,下了一阵灵豆雨,灵石豆子噼里啪啦地掉在飞船内。

众人惊呆了,真龙的意思是让他们磕灵豆进阶?

“多谢真龙指点迷津!”众人纷纷跪拜。

蛋崽嗯嗯啊啊地点头,“嗖”地朝着剑渊飞去。

他得去看看爹醒了没。

娘说爹要睡至少一百年,可他不信,因为他经常偷偷看到娘靠在爹身上低声说悄悄话。

他钻到剑渊底下去看过,爹根本就不在那里。

定然是醒了,跟自己躲猫猫呢。

他在半空化形成人,变成一个粉雕玉琢的奶娃娃,头上两个稚嫩的龙角,穿着一件闪闪发光的龙鳞肚兜,那是巨龙送他的鳞片,他自己学习炼化的。嗯,他还有一条向后翘起来的小龙尾巴,就和龙角一样,他总是没有办法把尾巴变没。

不过有这个尾巴也挺好能帮他保持平衡。

他手脚上戴着云琼编的铃铛,额头是娘送的建木精华串,老祖掌门等送的项圈臂钏,腰间挂着一个小锦囊里面是云沧给他炼的仙丹糖豆和云自在送他的小云影盘,脚上有云闲给他布的阵法,

反正孩子身上啊,灵光闪闪,就是座移动的宝库。

谁要是不开眼想抢他,那可真是羊入虎口。

他一蹦一跳上了剑渊,先去悬崖那里往下瞅瞅,喊两嗓子,“谢鸾,谢鸾,你还在吗?”

谢鸾又又被关在剑渊了,这一次没给他丢进剑渊底部被混沌消磨,而是给他锁在崖壁上,魔气上涨的时候他就被侵蚀,魔气下跌灵气浓郁的时候他又能缓缓。

一开始他还叽叽歪歪呢,结果爹娘也不理他,只有蛋崽会和他对话。

可蛋崽比他还能叽叽歪歪呢,最后说得谢鸾十分自闭,嘴巴也不张,一声都不吭。

蛋崽就觉得他挺没意思呢。

自己肉身的爹是剑尊,祖先是巨龙,跟谢鸾有半个灵石关系啊?

他扯了扯头发,对长在自己头上的混元草道:“这指定是你亲祖父。”

小混元自然不肯承认,“我和你一样是母亲怀胎生出来的,怎么的是我祖父不是你祖父?”

蛋崽扯了扯他,“你瞅瞅,你坐在我脑袋瓜子上,谢鸾也挂在山壁上,你俩是不是一样?一模一样,你别不承认,他就是你亲祖父!”

小混元急了,开始用力地往上拔自己,“你别拦着我,我要把我自己拔下来!”

蛋崽:“哎哟哟,你脾气怎么这么坏,我就说两句,你就开始薅我头皮!”

两小只打着嘴架就到了建木底下。

大树高高地隐入云中,树冠层层叠叠,最下这一层将整个剑渊都盖住,再上一层又盖住问虚山,再大一层盖住范围更多。

蛋崽飞老高老高的位置,都没飞到树顶呢。

桑青青正在树下煎茶,茶香袅袅,灵气四溢,引得灵花盛开,百年来朝。

小混元草呜呜哭着,“母亲,蛋崽欺负我。”

桑青青凝眸瞧着他俩,这俩孩子,嗯,她有俩孩子,原本以为只有蛋崽一个,后来发现蛋崽和混元草共生。混元草有元灵神识,虽然本体是混元草,可它还是会化形成人的,那就也是她和元衡的孩子。

桑青青给他们倒了两杯茶,“蛋崽,怎么又欺负小草?”

混元草只是元灵,不像蛋崽一样知道自己的性别,所以桑青青也不知道它是男是女。

蛋崽可冤枉呢,“娘,我听他们说父母有了俩孩子,就会偏心,你可不能偏心的。小混混他薅我头皮,可疼呢。”

小混元将一根草耷拉到茶盏中,吸溜吸溜地喝茶,喝得美不滋滋儿的。

蛋崽:“娘,我爹是不是该醒啦。我想爹陪我玩啦。”

虽然他没有蛋壳了,但是他现在有更多好玩的要和爹玩呢。

虽然云闲云沧蔺之星等人也陪他玩儿,可那都不是爹呀,爹陪玩是最开心的。

桑青青看了看旁边的剑尊,他这一沉睡又是五十年。

原说要一百年来着,不过她觉得应该不用。

她如今元神强大,能帮他大大减轻阵法的压力,而且修真界如今也不怕魔气散溢,他现在不需要承受冲击只需要恢复自己即可。

再有蛋崽和混元帮忙,估计剑尊快要苏醒了。

这时候蛋崽头上的小混元突然吭哧吭哧地用力,然后“biu”揪下自己一片叶子。

“啊!”蛋崽吃疼,“娘亲,他又薅我头发!”

小混元不说话,只管用力,我要努力化形,努力长出自己的腿和手,我要努力……

“扑通”一个小娃娃从蛋崽头上跌下来,小小的拳头大,落在地上一副茫然无措的样子。

桑青青和蛋崽都看呆了,这是……小混元?

小娃娃落在地上见风就长,很快长到三四岁的样子。

蛋崽却是五六岁的样子,他比了比个头,嗯,自己比小混元大,满意了。

小混元发现自己比蛋崽矮,顿时有些不爽,吭哧吭哧还要长。

桑青青立刻觉察到魔气迅速涌动,朝着这边卷过来,应该是小混元搞的。

随着魔气被他吃掉,小混元的身体又大了一圈,有五岁的样子。

累得他面红耳赤,再也长不动了,只得作罢。

比蛋崽还是矮了一点点。

蛋崽:“哈哈哈哈,你耍赖也不如我高哦。”

桑青青将小混元抱起来,“来,娘亲给你吃点助消化的灵草。”

如今她空间内有一株高大的仙珠草,她发现拿来当消化草不错,对蛋崽尤其有用,对小混元肯定也有用。

母子三人正说笑呢,小师妹的声音从远处山峰传来。

“师姐,师姐,我帮你卜了一卦,你道侣要回来了!”

桑青青刚要说你十卦九不准的,结果就见元神化人从剑尊的身体里走出来。

他乌发雪颜,唇角含笑,眉眼间尽是缱绻情意。

“青青,怎么我睡了五十年,你又生个崽儿?”

“爹!”蛋崽和小混元抢着扑上去,蛋崽化成球八爪鱼一样挂在谢渊胸前,小混元则变成一条草绒绒的围脖围在谢渊颈上。

谢渊无奈地看向桑青青,这和他预想的不同呀,原本他想自己苏醒归来,怎么也得给青青一个浪漫又感人的重逢画面。

结果被俩小子一搞什么气氛都没了,他想给他们再重新塞回蛋壳去。

他向桑青青求助,“青青。”

桑青青莞尔,上前挠了挠俩孩子的命门,他俩嘎嘎直笑,然后缩成团就被桑青青拉下来直接丢去掌门山峰。

让掌门帮忙看孩子去吧。

蛋崽和小混元落在掌门山峰,接待他们的是一个眉目如画的青年,一身正气,年纪轻轻就已经结婴。

这是当年的小谢川。

剑尊没有任由他魂飞魄散,而是保留了他一丝元神送他入轮回,让他在人世间休养生息。

原本他可能需要十世才会觉醒。

没想到这一次魔草大爆发他直接觉醒恢复记忆,然后筑基成功,回到灵剑宗,结丹、结婴,在谢凤跟前侍奉。

忘剑则将他当成下一任掌门培养。

小谢川微微一笑,朝着剑渊方向拱手,他知道剑尊回来了。

剑渊之上,建木之下。

谢渊终于抱住了自己的道侣,他成功地用两滴爱点燃了自己无波无澜的元神之海,让浩瀚的元神变成爱她的海洋。

桑青青仰头看他,心里涌动着满满的幸福。

当年她还是元灵的时候就对他格外亲和,原来他做金色小光团的时候就吸引到她了呀。

谢渊垂眸看看自己的道侣,虽然元神之力浩瀚强大,可她的肉身还没结丹呢。

他俯身将她抱起来,低笑道:“咱们还是赶紧双修吧,争取一口气给你修上元婴。”

桑青青:“!!!”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