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米分扑ル文学游乐园规则怪谈(4)(“所以,我来验证,你来帮…)
首页
更新于 23-03-28 19:07:28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女生一脸认真,说完人畜无害地眨了眨眼,继续道:“帽子先生,我今年十九岁,成长路线很普通,上个月才刚上大一。不论是我的父母还是我自己,都希望我能获得美好的品格,但是要做到十全十美很难呀。”

“所以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怎样才算合格的勇敢、智慧、善良、精明?”她问得轻声细语,很像学生在办公室向老师请教问题时的样子。

叶汐听到一半就放心地转回了头:小姑娘可以!还知道举一反三,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发挥中心思想呢!

帽子先生气得磨牙:“行……但我还是不会给你礼物的!”

口气坚决地说完,帽子先生离开女生的头顶,转向第六位游客。

这种结果叶汐毫不意外,从之前的购物中心规则怪谈里她就意识到,受规则约束的不止是他们这些“外来者”,还有npc。

所以在这里,他们只要不让帽子先生抓到漏洞、不表现出它厌恶的品质,它就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至于能不能得到礼物,反倒是小事,大家在规则之境里要达成的目标本来也不是攒道具,能活着就已经很好了。

因此倘若不能获得“认可”,那么让自己居于“认可”和“厌恶”之间的中间段,也很不错。

与之平行的规则之境里,肖冷代领的队伍在进入魔法洞穴时同样因为人脸识别问题触犯了规则,但这人比陈莹惠运气好一些,守护神机制被触发,双胞胎弟弟替他送了命,所以坐到矿车上的还是10个人。

肖冷在掌握话语权的问题上轻车熟路,发现从门口到矿车的路上没有任何有用信息,就很自然地直接坐上了矿车的第一个位置。

当帽子先生唱着歌飘来落到他头上的时候,他说:“帽子先生,您全知全能,获得您的认可是一件非常荣幸的事情。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希望可以不从您这里得到任何奖励。”

“你什么意思?”帽子先生在他头上摇摇晃晃,语气里存着显而易见的质问。

肖冷慢吞吞道:“人类是容易自满的,从您这里获得认可,会让我不知天高地厚。所以我宁可不得到这份认可,让自己有动力成为更好的人,如果未来有一天我自觉能达到您的要求了,再回来经受您的考验也不迟。”

他说话时语气带着笑,并没有体现多少“真诚”,但……

“你很谦逊。”帽子先生咂一咂嘴,“谦逊是件好事,比那些狂妄自大的人类好多了!”

它一边说一边转身,从肖冷身后跳下去:“那么就按你说的吧,我的朋友,希望你能成为更好的人。”

“好,非常感谢您给我机会,帽子先生。”肖冷礼貌地颔首,甚至专门回过头,目送帽子先生去考验下一位游客。

……然后,可怜的帽子先生就面对了一车有样学样的“谦逊”游客,情绪愈渐暴躁。

肖冷安然坐在第一节车厢里,抱臂静等全队过关。

叶汐这边,帽子先生同样被一个又一个“真诚”的游客搞得气急败坏。

虽然真诚是它最喜欢的品质,但这些人明显在模仿前面那位可爱的小姐,这让它的心情很是不好。

这些狡猾的人类!

如果它可以为所欲为,它一定会把这些混蛋都杀了,可是有规则在,比它更全知全能的“祂”在无声地监视这一切,除非这些狡猾的人类露出明显的破绽,否则它绝不能仅凭自己的判断就惩罚他们——哪怕它很清楚它的判断是对的,这些狡猾的人类就是在模仿,也不行!

现在它只能庆幸,自己制定的规则还有“中间地带”,面对这些老狐狸,他虽然不能杀之而后快,但也不非得送给他们礼物。

否则它一定会被活活气死的!

当最后那位与叶汐互换作为的女士也过关之后,帽子先生已经被气到胸闷气短——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因为它根本没有胸腔,可它就是感觉自己自己喘不上气了。

直到再度路过叶汐身边,它看到这位真正展露真诚的人类心情才稍微好转了一点。它停在离叶汐车厢几步的位置,故作平静地清清嗓子:“好了,你们这些还不算太糟糕的人类,已经在帽子先生的魔法洞穴停留很久了。”

“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这句话仿佛触动了什么机关,周遭的油灯倏然熄灭,一切归于黑暗。

接着,连成一串的矿车再度驶起来,车轮与铁轨摩擦发出笨拙粗粝的响声,一车人在车子里晃晃悠悠地继续前行。

帽子先生也就此折返它来时的洞穴深处了,大家都听到它在骂骂咧咧:“糟糕,人类真是个糟糕的物种!又狡猾,又善于伪装!”

“当然,他们之中也有比较可爱的,刚才那位小姐就很可爱!”

“但是,这样可爱的人类实在是太少了!绝大多数都面目可憎!”

“我真后悔把规则制定成这个样子!否则这些阴险狡诈的家伙,就都可以死在我手里了!世界将变得多么美好!”

“啧……我都有点后悔了!早知如此还不如继续帮‘祂’!祂虽然有点偏执,但比起人类真是可爱多了!”

碎碎念的声音渐行渐远,叶汐扭头看了看声音远去的方向,觉得如果语言可以被具象化,那这位帽子先生离开的背影应该拖着一大串弹幕才对。

这种脑补差点让她笑出声,然后,她就注意到了帽子先生最后的那句话。

——“早知如此还不如继续帮‘祂’”?

叶汐神色微凝,从口袋里摸出全无信号的手机,打开备忘录,将这句话和之前模糊探知的疑点一起记了下来。

矿车沿着轨道在漆黑的洞穴里继续行驶,过了大约七八分钟,洞口的明亮才重新出现在眼前。

终于到出口了。红兔子等在那里,在车子停稳后迎上来,一眼看到第二节车厢里欧卫群的尸体,有些夸张地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位朋友运气不太好呢。”

说完,又欢乐地展开双臂:“来吧,各位游客,我们现在就前往下!一!站!”

下一秒,他的视线猛然停驻在叶汐身上。

叶汐正将帽子先生送给她的那枚挂坠挂在脖子上,刚刚扣好后面的锁扣,红兔子跳到面前,想要伸手触碰又激动到不敢碰,不敢置信地颤声询问:“你你你……你从哪里拿到的这个?这是帽子先生给你的礼物吗?”

“是的。”叶汐点点头,如实相告,“帽子先生说我很真诚,就把这条项链给了我。”

“天啊,天啊!”红兔子捂住脸,“帽子先生竟然送出了这种礼物!真让人难以置信!”

刚才只是动作夸张,现在连语气都夸张起来,叶汐看得好笑:“我也很感谢帽子先生。”

“小姑娘,你真可以啊。”适才主动与她换座位的阿姨笑吟吟地跟上来,拍拍她的肩头,“要不是你,我真不知道该怎么答题,肯定出不来了!唉,还好跟你换座位……”

阿姨的话引得大家都扭头看过来。

可以说,当下的幸存者里除了让妻子替死的张彬宾和学霸苏苏,其他人都是靠模仿叶汐才活下来的。

如果说在进入魔法洞穴之前大家相互都还没什么信任,现在经历了一轮游戏之后,他们已经对叶汐产生了一种敬佩和依赖。

作为苏苏的学霸在敬佩和依赖之外,还多了一些理智的探索欲,她走到叶汐身边,思索着问她:“你是真的那样想,还是发现那样能通关,才故意那样说?”

“当然是为了通关。”叶汐笑笑,坦然将自己对规则的逻辑分析讲了一遍,从帽子先生的喜恶到规则里透露出的“中间地带”,一一分析给了其他游客。

好几个人在听完之后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

刚才他们模仿叶汐只是为了赶紧离开那个鬼地方,根本没去深究她的说辞为什么能得到帽子先生的认可。甚至有人简单粗暴地认为她只是运气够好,所以在提问的过程中让帽子先生觉得她很真诚。

现在听完她的分析才知道,原来人家获得隐藏奖励跟运气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是凭实力拆解的规则!

其他人还在回味她刚才的分析,学霸苏又抛出了新的疑问:“对了……不是每个人都有‘守护神’机制吗?大家或者跟家人同行、或者跟朋友同游,把自己设定为对方的守护神,也应该会有人成为自己的守护神。为什么只有那位张先生的守护神出现了,陈莹惠和欧卫群都直接死了?”

苏苏一边说,一边皱起眉头:“是不是还有什么特殊机制,红兔子没说清楚?”

“啊,什么?”走在前面领队的红兔子听到有人议论他,转过身,绿眼睛转了一圈,“不会哦!红兔子是最最最称职的导游,自己知道的一切信息,都不会隐瞒游客哦!”

苏苏眉心轻跳,虽然没说什么,但打量红兔子的目光里显然没多少信任。

叶汐的视线在苏苏与红兔子之间一荡,颔首:“我相信这位导游。”

红兔子看到有人帮自己说话,高傲地哼了一声,这才转回去,大步流星地继续带队。

游客们为了听叶汐的分析,已经不约而同地都围在了她的四周,她被圈在中间,这样她说什么大家都听得见。

叶汐对这种状况很满意,这个意味着她已经在团队里有了话语权,之后她再说话就不怕没人听了,保护队友的难度显著降低。

她于是趁热打铁地巩固自己的靠谱印象,气定神闲地继续分析道:“没有触发守护神机制,可能是因为守护神已经先一步死亡了。刚才进入游乐园时导游说的是每半个小时有一波游客进场,大家都能在里面选出自己要守护的人,可没说每一组游客的游玩顺序、进度都一样。”

“所以,陈莹惠和欧卫群的守护神先一步遇到了危险也说不定。”

“有道理……”苏苏沉吟着点头,气氛变得有些沉重。

游乐园里大家互不相识,会选定自己的“守护神”注定只能是和自己一起去环游影城乐园游玩的熟人。

这种情况下,人的感情会直接影响选择。欧卫群和陈莹惠的守护神悄无声息的死去,很可能意味着他们在生死关头决定自己承担一切,并没有让欧卫群和陈莹惠顶包。

这两位“守护神”的身份,他们不得而知。或许是父母,也或许是兄弟、是闺蜜。

那欧卫群和陈莹惠在临死前是也在毅然决然地让自己面对死亡,还是曾期待过守护神机制被触发,让对方替他们去死呢?

这也不得而知了。

游客间气氛凝重,身为导游的红兔子无知无觉地在前面蹦蹦跳跳地引路,让那种怪异感被反衬得更厉害了。

叶汐很快就发觉刚才推妻子挡墙的张彬宾无形中遭到了其他人的孤立,大家一起随意地在路上走着,但离张彬宾近的游客总会有意无意地避开,好像只要凑近他一点,自己就也会遭遇不测一样。

已经掌握了话语权的叶汐对此选择冷眼旁观。

虽然她是肩负保护群众的任务进入的规则之境,但对这种人,她也并不想多费心力,只要按部就班地走流程就好了。

一个能为了自保还没入园就开始筹谋送妻子去死的人,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绝对不会顾及他们这些“陌生人”的死活,每个人都有可能被他推出去替死。

在这种前提下,她没有为了断绝后患直接琢磨怎么让他死,就已经很克制了。

这种不友善张彬宾自己也感觉到了。规则之境本来就危机四伏、处处是坑,被队友孤立无疑会让情况变得更危险。张彬宾心惊胆战,迟疑再三,终于还是决定解释一下。

他的视线扫了一圈,落在队伍里那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男士身上,硬着头皮叹气:“唉,我承认我不是个东西,可、可我也没办法啊……那种情况下,两个人总得死一个,有多少人能放弃自己,让别人活?”

张彬宾这番解释其实很聪明,他没有强行为自己开脱,而是说自己不是东西,再用反问让对方将心比心。

在刚才那种情况下,的确不会有多少人选择放弃自己的命让对方活。

但很可惜,他选择解释的队友是个观察细致的人。

听到张彬宾的解释,沈涛很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得了吧,我看你早就预判到了你和你妻子会达成双选。为了自己的安全,你巴不得早点遇到危险让她先死了吧?”

“拒绝跟那位李四小姐换座的时候,恐怕也有一部分这方面的考虑。假如真的是前面更安全,你这样固然可以最大程度地规避风险,但万一她是真的想在前面试错,你就没办法让你妻子先死了。这样如果你妻子先一步遇到危险,死的可能就是你了,对吧?”

“我……”张彬宾哑口无言。

他很清楚,在看到“李四小姐”完美过关、后面的游客开始有样学样的时候他的确松了口气。

——假如他之前跟“李四小姐”换了位置,后面不学她就会显得突兀,而在这期间,倘若她的妻子也遇到同样的难题,队伍里可不一定有这样的大佬能带她平安过关,他就必须承担死亡风险了。

这种“自知之明”让张彬宾一时心虚,而这份又无疑印证了沈涛的猜测。就连其他队友的神情也变了一变,看他的样子仿佛在看一个瘟神。

叶汐对这一切佯作未觉,视线投向不远处,看向树林间冒出来的一抹红色。

这似乎是一个欧式风格的红色圆顶,很像马戏团帐篷的那种顶子,殷红的底色上描绘着非常精致的金色纹路,款式很经典,哪怕在游乐园里,它也是某种象征性的存在。

叶汐在短暂的回忆之后很快做出猜测,询问红兔子:“请问,接下来是不是要去旋转木马?”

“嗯?”红兔子扭过头看她一眼,连连点头,“是呀是呀,前面那个棚子……”他指向叶汐注意到的那个红顶,“那就是旋转木马了!”

——主规则里,有一条关于旋转木马的规则。

不过刚才大家又看了魔法洞穴的分区规则,主规则现在大家都不太记得清了。听到红兔子的答案,游客们不约而同地都摸出主规则的那页纸,找寻那条相关规则。

“7.旋转木马的每个骑乘装置仅限1人乘坐,如您在在骑乘过程中发现某个装置上乘坐了2位及以上游客,请大声喝止。”

骑乘装置有人数限制是很正常的事,不过……

叶汐的目光落在后半句话上,觉得逻辑不通。

在她迟疑的同时,刚读完规则的苏苏快步凑上来:“李小姐,这个规则是不是……”

叶汐蓦地回头,一把捂住苏苏的嘴。

她猜到学霸也看出了同样的疑点,但红兔子刚才专门强调自己是“最最最最称职”的导游,可能是真的,更可能是一个古怪的人设。

如果是后者,被它听到她们质疑规则有问题,显然不明智。

叶汐于是按着苏苏的嘴压住了脚步,示意其他游客先走,其他游客对此也心领神会,任由两位大佬先行讨论。

她们就这样顺理成章地走到了队尾,苏苏明白叶汐的意思,也压低了声音,语不传六耳地道:“李小姐,我觉得这条规则至少有一半是假的。”

叶汐颔首,自顾将她还没说的分析续上:“骑乘设备限制人数的初衷是为了游客的安全,但如果让游客喝止违规者,就很奇怪了。”

“对!”苏苏重重点头,手指托了一下那副标志性的黑框眼镜,“不过,是不是也有可能限乘人数有误?有可能多人乘坐才是安全的?”

叶汐想了想:“可能性不大。”

“也是,旋转木马嘛,要坐两个人有点强人所难了。”苏苏拧着眉,纠结得要死,“但我又怕……规则之境就不走寻常路,万一常规思维才是坑怎么办啊?假如咱们刚才判断错了,帽子先生刚才给我的道具能救我一次,其他人可就……”

她眼中流露出痛苦,低下头,沙哑道:“虽然我知道在规则之境里想完全不死人根本不现实,可是如果能尽量规避风险,那还是……”

叶汐在她说话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地打量她的神情,在确定苏苏这副悲天悯人的情绪不像演的之后,她问:“你信任我吗?”

苏苏抬眸看了她一眼,一边点头一边给出理由:“刚才在魔法洞穴,你看起来是真的在为大家试错。我信任你。”

叶汐颔首:“那我可以信任你吗?”

学霸秒懂,并不费力气说服她信任自己,而是将声音压得更低,在保证其他游客都听不到的前提下开诚布公地告诉她:“我真名其实叫王心冉,《最强大脑》第七、第十季的选手,r中本部icc项目ap物理教师,身份证号是……”

“可以了!”叶汐失笑。

她只是想要个对方的态度,并不想真的套她的个人信息。

再说,就算对方把个人信息都给她,她如果不能活着出去也就无法验证,所以在规则之境里就算不能轻信别人,疑神疑鬼也得适可而止。

自己觉得对方可信,就可以了。

叶汐缓了口气,作为交换,她也适当地透露了个人信息:“我是‘好运者’,有道具可以验证规则真假。但如果仅凭我自己,验证之后可能难以说服别人相信我,同时还有可能暴露自己好运者的身份,招惹麻烦。”

“所以,我来验证,你来帮我打个配合。”

“没问题!”王心冉答得很干脆,她紧紧攥住叶汐的手,这种强者结盟的感觉让她激动得有点抖。

叶汐深呼吸,目光再次落在规则页的第7条上,心思转动,启用【鉴别犬(2级)】。

熟悉的德牧动画再次出现,由于升过级,它看上去比以前更健壮沉稳了一些。它在纸页上跑了一圈,最后停在叶汐想要识别的那条规则一端,鼻子按在字迹上,从头嗅到尾。

途经第一个分句的时候,规则没有出现任何变化。但再往后,字迹就被标成了红色,然后被划掉了。

“‘如您在在骑乘过程中发现某个装置上乘坐了2位及以上游客,请大声喝止’这句是假的。”叶汐缓了口气,目光抬起来,落在前方队友们的身上。

发现内容少了说明你看到的不是完整内容。完整内容请移步粉(扑)兒小説

目录 到封面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