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米分扑ル文学游乐园规则怪谈(6)(所有人同一时间做出动作,…)
首页
更新于 23-03-29 22:15:10
      A+ A-
目录 到封面 下载

守护神选项下方,游戏规则随之浮现出来,一共十条:

“儿童游戏规则:

1.不可以中断游戏;

2.不可以一直输;

3.不可以一直赢;

4.不可以不耐烦;

5.不要让他感觉你在让着他;

6.如果他高兴,你不要敷衍;

7.如果他生气,你不要害怕;

8.如果他的要求合理,你可以满足;

9.如果他的要求过分,你最好拒绝;

10.大人是大人,小孩是小孩。”

一直以来,规则之境与参与者之间好像有一些不成文的“默契”,很多参与者进入规则之境后会使用化名,规则之境也不会贸然暴露他们的真名。

但这回,或许是因为大家虽然都在规则之境里却并不处于同一空间,横竖都见不着面,规则之境在显示守护神时都直接将对方的真名显示了出来,而且是全组可见。

同样全组可见的还有下方的十条规则。

领队的红兔子早已停下脚步配合大家看热闹,其他队员站在肖冷身后几步远的地方,看着一条条浮现出来的规则,噤若寒蝉:“这、这都什么啊……”

一个斯文瘦弱的男生连声音都在哆嗦:“又不能一直输、又不能一直赢,好不能让他感觉你在让着他,也不能中断游戏……”

“最后那条又是什么鬼啊?‘大人是大人,小孩是小孩’,这不废话吗?这也算规则?”

旁边的年轻女孩轻吸冷气:“这规则……这规则读起来像歌谣似的,嘶……恐怖歌谣最让人瘆得慌了,赵先生你当心啊……”

胡子拉碴的年长大叔踟蹰片刻,沉声劝道:“赵先生,要不用守护神吧?虽然……良心上过不去,但这种你死我活的关头也是没办法了。再说,提示里不是说了,这不是必死局,没准儿你的守护神能顺利过关呢?对大家都好。”

“是啊是啊。”队员们纷纷附和,还有人怕肖冷狠不下心,忙不迭地补充说,“你是我们这队的主心骨,我们通关全靠你了!赵先生,你得活着啊!”

在他们七嘴八舌的过程中,立在肖冷面前的小男孩始终仰头望着他。他似乎是有意给肖冷读规则的时间,不急不躁,也并不理会后面游客的叽叽喳喳,好像他只看得到肖冷,只在等他一个人的回复。

肖冷的目光定在“叶汐”两个字上,凝视半晌,嘴角勾起一缕浅笑。

他在入园时绑定了叶汐,但他的确没想到,叶汐也会绑定他。

然后他在那句守护神的提问下果断敲下“否”,两行字随即消失,连带着那个名字一起消失不见。

肖冷的视线在原先写着名字的位置又停留了两秒才恋恋不舍地移开,他在小男孩面前蹲下身,两个人目光相触的一刹,原本悬浮在空气里的10条规则也消散了。

所有游客都绷紧神经,肖冷笑道:“你想玩什么游戏呢?”

小男孩开心起来:“我们来玩——猜影子!”

“猜影子?”肖冷微微偏头,似乎不懂这个游戏。

“嗯,就是……”小男孩抬起双手,右手握住左手的大拇指,左手食指与中指间一张一合了两下,问肖冷,“叔叔你看,这是什么?”

肖冷看了眼被阳光投射在地上的剪影,对着一目了然的答案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才说:“是马?”

“对!是马!叔叔真聪明!”小男孩开心地鼓起掌来。

游客们松了口气——原来只是这样一个弱智小游戏啊!

两只手做出来的剪影,再难能有多难?看来只要掌握好有输有赢的步调就不会出问题。

那一沓规则多少有点故弄玄虚了。

.

在红兔子的带领下,叶汐所在的小队步入绿野餐厅。之前的怪谈经验让所有人在进入餐厅时屏住呼吸,打起精神环顾四周,以便对周遭环境做一些初步判断。

叶汐也同样看了眼周遭的环境。这是一间面积很大的餐厅,分为内外两个厅,内厅是用餐区,他们所在的外厅用于点餐,围绕弧形墙壁设有4个点餐窗口,中间很空旷,和旋转木马一样铺设了许多s形栅栏供游客排队。两个用于承重的粗重立柱分立在两侧,立柱旁边放有铁架,铁架上整齐码放了许多蓝色的打印纸页。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就是绿野餐厅的规则页了。

大家相视一望,一齐走过去,叶汐最先拿起来看,的确是规则页。

“——为保障各位游客的用餐环境,请严格遵守以下规则:”

“1.绿野餐厅只在白天营业,如果发现天色变黑,请迅速躲进桌下,不要睁眼,不要往上看;

2.鱼肉鲜嫩,牛肉劲道,猪肉紧实,兔子肉做什么就是什么味道;

3.音乐开始时享受美味,音乐停止时阖目祈祷。只有鼓点举杯欢庆,笛声响起饮一口汤;

4.橙汁是黄色的,蓝莓汁是蓝色的,葡萄汁是紫色的,这些都可以喝;

5.西瓜汁是红色的,务必加冰后再喝;

6.用餐后请将餐盘交给位于餐饮区左侧的工作人员,将汤碗交给右侧的工作人员;

7.请在导游的带领下离开绿野餐厅。”

王心冉窒息地感叹:“这个规则之境,比我之前参与过的新手副本古怪多了。”

叶汐不禁看她一眼,默默羡慕她竟然只进过一次规则之境。

王心冉没能get到她的羡慕,以为叶汐是没能理解她的意思,伸手指了指第三条:“你看这条……虽然不能算是押韵吧,但读起来也挺朗朗上口的。刚才帽子先生的唱歌和叨逼叨也是这种调调,这种台词放在规则之境里就很……就很……”

叶汐心领神会地点点头:“就很诡异,看起来比正常的规则描述更瘆得慌?”

“对。”王心冉发表感言,“看着特邪乎,吓人。”

叶汐笑笑,继续认真审视起规则来。

规则画风吓人不要紧,读起来没有矛盾点就好。叶汐从头到尾读了一遍,初步判断包括诡异的第三条规则在内的前几条规则都没什么问题,至少看起来不是明晃晃的假规则。

存在疑点的,是第5和第6条。

第5条规则说“西瓜汁是红色的,务必加冰后再喝”,这似乎很正常,可在第4条罗列了三种“可以喝”的过之后单独把西瓜汁罗列出来就变得古怪。

看起来就像原先并不存在这条规则,是“祂”将这条规则加了上去。

至于第6条,叶汐的疑点在于,都是用过的脏盘子脏碗,真的需要这么讲究地分别交给不同的工作人员吗?

再从具体的操作来看,第5条是的问题是可以规避的,只要他们不喝红色果汁应该就不会有问题——这一点甚至不用叶汐点名,蓝桂仪看过规则就先说出了这个想法,队友们纷纷点头。

叶汐见此心里有点爽,这回的队友要么有经验要么有智商,比之前购物中心意外百出的状况好多了。

于是她没有为第5条规则浪费道具,不动声色地启用【鉴别犬】,验证第6条规则。

熟悉的验证动画过去,叶汐抬了抬眼皮:“大家先点餐吧,还有什么问题,一会儿边吃边聊……对了,保险起见,饮品、汤品记得都点一份。”

虽然规则对顾客的点单没有直接做出要求,但既提到“举杯欢庆”又提及“饮一口汤”,对顾客来说最安全的办法就是饮品和汤品都有。

“好。”队友们纷纷点头,各自前往窗口排队。

在陈莹惠、欧卫群、张彬宾先后丧命之后,队伍里现在还剩七个人。大厅里的四个点餐窗口中有三个与大门间的距离都差不多,第四个稍稍偏一点,大家点餐时很自然地分散走向前三个,叶汐正好拉着王心冉去第四个。

王心冉光看她的举动就知道有事,打量着她问:“怎么了?”

“我验了第六条规则,前半段是假的。餐盘和汤碗应该都要交给右侧的工作人员,你一会儿还得跟我打配合。”

“哦……”王心冉点着头又看了眼手里的规则页,继而面色微变,“这配合不太好打啊……”

这条规则不像之前旋转木马那里要求“大声喝止”游客可以直接用逻辑说服其他人,在这条规则里,“左侧”和“右侧”是一个看起来完全对等的关系,怀疑这条规则有假很合理,但凭什么断定“左侧”有问题,而不是“右侧”?

而且凭之前的经验来看,假若一条规则半真半假,就连叶汐印象里也是“后半段假”的概率更高,前半段假的情况应该是第一次遇到。

这种情况下,她们拿不出足够理由让大家相信左侧存在危险,仅凭刚建立起来的大佬形象恐怕不够。

叶汐倒不担心:“咱们一会儿先配合着让大家意识到这条规则有问题,然后他们不敢贸然去交餐盘,就可以了。”

“……也对啊!”王心冉顺着她的思路一想,恍然大悟。

叶汐颔了颔首,又往前走了两步,点餐窗口后的服务员热情地向她招手:“您好,欢迎光临。”

叶汐走上前,服务员笑吟吟地将餐单摆到她面前。

叶汐扫了一眼,餐单的模式和很多快餐厅一样,简单地分为主菜、小食、汤品、饮品、甜品几类,叶汐在看到“甜品”两个字的时候鬼使神差地想到一个人,不禁失笑。

“您看,我们的三文鱼拌饭、五花肉盖饭、三杯鸡乌冬面还有烤鸭卷都卖得很好,套餐赠送一份例汤或者饮品,您可以再单点一份小食,一般就够吃了。”

服务员礼貌地介绍,和普通快餐厅的服务员别无二致。

叶汐一边看菜单,一边将视线往规则页上瞟。

“鱼肉鲜嫩,牛肉劲道,猪肉紧实,兔子肉做什么就是什么味道”——她合理推测,这条规则很可能意味着除了鱼肉、牛肉、猪肉以外的肉,都是兔子肉。

而兔子肉应该是有问题的。

此外还存在另一个可能,不过在点餐环节不好进行验证。

叶汐挑挑拣拣地点餐:“我要一份三文鱼盖饭,配葡萄汁,再单点一份味增汤,加一小份酱牛肉。”

“好的,一共128元。饮品加冰吗?”

叶汐看了眼规则,回复:“不加冰。”

服务员打出小票递给她,叶汐伸手接过,打开钱包,毫不意外地看到里面再次出现了几张规则之境专用货币。

等她付完钱,服务员也已经配好餐,和餐具一起整齐地摆在餐盘里递给她。

然后轮到王心冉点餐,王心冉的思路简单粗暴又安全:“跟她要一样的。”

“好的,一共128元。”服务员又完成一轮收钱、配餐,一方餐盘递给王心冉。

两个端着餐盘穿过内外厅之间的小过道,走进用餐区。已经有几名队友先一步到了,刚坐下来。

两个人走过去跟他们坐到一起,很快,剩下的两个也都过来了。

七个人餐品在长桌上堆了满满一桌子,看起来十分热闹。琳琅满目的美食有效地让大家紧绷的神经得到了些许放松,沈涛哑笑着感慨:“你别说,规则之境虽然吓人,但里面提供的吃的都还不错哈!”

“……”叶汐想说,那你是没经历过剩饭剩菜的副本。

她拿起塑料勺闷头将三文鱼拌饭拌匀,竖着耳朵确认了一下bgm没问题就吃了一口,鱼肉的鲜香嫩滑在唇齿间蔓延。

好像没什么问题。

叶汐抬眸看了眼陆续开始动筷子的队友们,想了想,还是提醒:“假如吃到的鱼肉不鲜嫩、牛肉不劲道、猪肉不紧实,就不要吃了,可能是兔子肉做的。”

“咳——”坐在叶汐对面的姜悠冷不丁地呛住了。

姜悠就是在魔法洞穴里坐在叶汐后面的那个女生,刚才点餐的时候,她也意识到鱼肉、牛肉、猪肉之外的肉类可能都不安全,在确认餐单上没有全素餐品可以点选之后,她挑了一个目测在安全范围内的番茄牛腩配米饭。

叶汐说话的时候,她第一块牛腩刚搭着米饭送进嘴里,现在……

“咳咳咳!”姜悠转过身,弯腰冲没人的地方一通猛咳,拼命将呛进嗓子的饭粒、汤汁都咳出来,局促地跟旁边的蓝桂仪说了声“不好意思”,然后又端起水杯来漱口。

她这一通忙碌看得大家一愣一愣的,等她将漱口的水吐进空碗,蓝桂仪拍着她的后背哑音询问:“味道不对?”

“……味道对,是牛肉。”姜悠抚着胸口平复惊惧,“但、但口感不对,一点都不劲道,像什么我说不清楚,但反正不像牛腩……”

姜悠说完既后怕又感激地看向叶汐:“你怎么发现这个不对劲的?我还以为那条规则的意思是……其他肉类不要点,但鱼肉牛肉猪肉是安全的。”

“我原先也这样想。”确认自己碗里的三文鱼没问题,叶汐安然地又吃了口拌饭,“但是有个细节。”

姜悠和旁边的蓝桂仪面面相觑:“什么细节?”

叶汐低垂眼帘,对着规则一字不落地念道:“‘鱼肉鲜嫩,牛肉劲道,猪肉紧实,兔子肉做什么就是什么味道’。”而后抬了抬眼皮,“‘鲜嫩、劲道、紧实’,这三个词,是描述‘味道’的么?”

“……”一桌子人懵了三秒。

吕梅迟疑:“这是口感?”

“嗯。”叶汐略含赞许的点头,“这意味着,兔子肉可以模仿其他味道,但模仿不出口感。”

“不过我也不太确定,原本想尝尝自己的拌饭再做判断,可我的拌饭吃起来没有问题。”

“刚才提那一嘴,也就是保险起见的做法而已。”叶汐说得轻描淡写。

沈涛仰在椅背上盯着她抱拳:“大佬大佬……我还觉得自己够谨慎了,但真没注意到口感和味道的差别!”

叶汐一哂:“歪打正着而已。”

沈涛心情复杂,觉得这位李四小姐过于谦虚。

但叶汐真的觉得自己是“歪打正着”。

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她对文字必然有异于常人的敏感,规则里透露的这一点点用词细节算是撞在她的专业技能上了。

在她正要去咬第三口饭的时候,音乐突然停止。

叶汐立刻放下勺子,十指相扣在面前、闭上眼睛,做出祈祷的姿态。

……祈祷大家都能顺利离开这个规则之境。

王心冉、蓝桂仪、沈涛、姜悠、吕梅原本没注意声音变化,但看到她的举动也迅速做出反应,侧耳倾听发觉声音的确消失,四个人马上做出祈祷的样子。

刚吃了口面的李正见状一愣。

他耳边依旧能听到bgm,大家的反应让他在短暂的迟疑后认定自己产生了幻听,于是同样紧闭双眼,开始祈祷。

祈祷……

和大家一样,李正下意识地祈祷,自己能顺利离开这个鬼地方。

“什么……鬼地方?”漆黑中,沙哑的嗓音贴在李正耳际,除了声音,李正还感觉到有一股凉涔涔的寒风触在脖颈间。

这声音大概是想刺激他睁眼,然后在没有bgm的情况下,他就会遇到危险。

李正这样想着,眼睛闭得更紧了。

“其实留在这里,或许也不错……哈哈哈……”那个声音变得更加清晰,阴恻恻地笑声很像童话故事里那种经典老巫婆的笑。

“这里的生活轻松快乐,没有压力、没有悲伤。每个人都有自己满意的住处、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食物、还有……永远的健康。”

“留下吧、留下吧……”耳边的声音充满魅惑,“只要你回答一声‘好’,你就能获得永远的幸福……”

永远的幸福……

残存的理智让李正隐隐感觉事情不对,可下一瞬,他脑海里浮现出了故去已久的爷爷奶奶。

爷爷奶奶对他很好。他们离世的时候都已经八十多岁了,按理来说属于“寿终正寝”,可他还是很想他们。

现在,他们相互搀扶着站在一片美好的夕阳下,正含着笑向他招手。

奶奶慈祥地喊他说:“小正,过来啊,回家吃饭了。”

李正的脚步变得不受控制,浑浑噩噩地迈出一步,薄唇翕动:“好……”

叶汐闭着眼睛,在一片静谧中听到不远处发出两声椅子挪动的轻微声响,但不敢睁眼查看。

死寂又持续了将近半分钟,乐曲重新响起来,曲调悠扬婉转,带着一点点轻微的沙意……

是竹笛!

叶汐迅速睁开眼,端碗喝汤。

这回其他人的反应也很快。先后放下汤碗后,大家先后注意到李正。

李正丢了魂一样地步步前行,此时已经走到餐厅的出口处,但仍没有止步的意思,精神恍惚地迈了出去。

“李正!”沈涛想要冲上去阻拦,被蓝桂仪一把拉住:“别去!”

规则最后一条说:请在导游的带领下离开绿野餐厅。

沈涛反应过来,只能顿住脚,眼睁睁看着李正走出去,双腿一软,无力地倒回椅子上:“又没了一个……”

叶汐怔忪良久:“怎么回事……”她低语呢喃。

李正没有和大家一起祈祷?

不应该啊,他们一共七个人,其中六个都在祈祷,动作明显到不可能忽视。

叶汐正不明所以,耳边萦绕的笛声在某一个音节后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激烈的鼓点。

“鼓点,举杯!”叶汐当机立断地拿起饮品杯。

她想和坐在对面的姜悠碰杯,迎上的却是姜悠的茫然:“哪有鼓点?”

姜悠哑了哑:“这不是正常音乐吗?”

叶汐眼底一颤:“听到鼓点的举杯,没听到的不要动。”

这句话说完,沈涛、王心冉、吕梅分别举杯与她碰了一下,蓝桂仪、姜悠心惊胆战地没有动。

……大家这回都知道李正为什么会遇险了。

“都自己提高警惕吧。”叶汐咬了咬牙,“按照自己听到的声音应对,别盲目跟风。”

“操!”沈涛忍不住爆了粗,“这狗餐厅……竟然还能让大家听到的声音不一样!”

很快鼓点消散,bgm恢复正常。之后的几分钟里,大家虽然提心吊胆,但也算安心地吃了一会儿,直至周围的光线明显地由亮转暗。

王心冉窒息地扭头看了眼窗户,然后忐忑不安地询问大家:“咱们看到的白天黑夜,不会也不一样吧?”

“……反正我看着也黑了。”沈涛哑笑。

所有人同一时间做出动作,按照规则要求藏进桌下。

没过多久,周遭就彻底黑了。不仅天色,就连餐厅里的灯光也完全熄灭,即便闭着眼睛,他们都能感觉到这种光线变化。

发现内容少了说明你看到的不是完整内容。完整内容请移步粉(扑)兒小説

目录 到封面 下载